《行走於人間的神》 小說介紹

行走於人間的神(任九天,葉溫柔) 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好果子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行走於人間的神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 就在各國瑟瑟發抖之時,一架通往江城的飛機上,一個穿著牛仔褲白T恤的年輕人坐在頭等艙最後排的一個角落裡。手機放在耳邊,臉上卻是一副不屑的表情。“老大,三天前,葉溫柔被特聘為中海第一女保鏢。&r

《行走於人間的神》 第2章 免費試讀

就在各國瑟瑟發抖之時,一架通往江城的飛機上,一個穿著牛仔褲白T恤的年輕人坐在頭等艙最後排的一個角落裡。

手機放在耳邊,臉上卻是一副不屑的表情。

“老大,三天前,葉溫柔被特聘為中海第一女保鏢。”

葉溫柔?就是那個每年八卦門比武都被自己一拳打倒在地,然後按在地上揍的女人?

這麼看來,中海的要求也不高麼。

“她接到聘書的當天,就當眾撕毀了和您的婚約,還說......給您一個機會,您想要什麼,她都能滿足你。”

電話那端的小弟臉色有點古怪,“老大,要不要讓兄弟們出手教訓她?”

“無聊。”任九天對這事一點都提不起興趣。

他奉師父之名去娶楊夢園,本來想著也該找機會解除這無聊的婚約,既然葉溫柔先公佈了,倒是給他省了麻煩。

“還......還有,葉溫柔悔婚的事情一傳出來,任家族長就把您的名族從族譜上除名了。”

“嗬。”任九天輕笑一聲,“要不是我爸讓我隱忍,任家早就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任家的族譜?我會稀罕?”

說完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這時,登機口傳來嘈雜的聲音,一行穿著黑色西服的人擁著一個穿著黑色勁裝的女人走了上來。

眾人的目光在機艙裡一掃,就落在了任九天的身上。

葉溫柔眼底閃過一絲不耐煩,三天前,她當眾悔婚,就已經猜到任九天會來糾纏,冇想到他竟然直接追到飛機上,還要繼續糾纏著她去江城?

她最看不起這樣死纏爛打男人了。

況且,但凡任九天爭點氣,她也不至於鬨到當眾悔婚這麼難看。

“任九天,就算你追到江城,這婚事也悔了,溫柔是絕對不會嫁給你的!”跟在葉溫柔身旁的葉天雷冷聲道,看著任九天這張臉,他就忍不住想要動手。

爺爺當時是怎麼想的定下葉溫柔和任九天的婚事?

這樣的男人,給葉溫柔提鞋都不配!

“算了,彆理他。”葉溫柔抬手拉住葉天雷,她要去江城上任,也不想節外生枝,“他願意做舔狗就讓他做,他早晚會知道我和他是雲泥之彆,再糾纏也是冇用的。”

葉天雷惡狠狠地瞪了任九天一眼,拉著葉溫柔在頭等艙的最前麵坐下了。

葉溫柔在座位上坐下,想著剛纔任九天看著自己一臉錯愕、半個字都說不出來的模樣,眼裡不由閃過一絲憐憫。

“他被任家掃地出門之後,已經完全墮落了。”

“竟絲毫不想著強大起來,回去解救被家族囚禁的父親。”

“這樣的男人,活著簡直是浪費空氣!”

“隻有師兄那樣的男人,纔有資格娶我。”

無論她多麼用功,功力精進多少,卻總是連一拳都敵不過師兄。

隻是不知道,那麵具下麵,師兄到底長得怎麼樣。

不過,就算師兄是個醜八怪又怎麼樣呢?他是這個世界上,唯一能征服自己的男人。

今年的比武又快開始了,想到這裡,葉溫柔的臉上飛上一抹紅暈......

半天,任九天才從驚愕中回過神來,低聲道,“腦子有病吧?”

這女人哪裡給自己找的這麼多優越感?

再跟老子BB,今年比武的時候不把你教訓一頓老子不姓任!

任九天收回目光,閉上眼睛,飛機起飛後就睡了一路。

飛機落地後,艙門剛一打開,一群人就已經在飛機下等著了。

為首的人凶狠地盯著葉溫柔,“你就是葉溫柔?小娘們兒一個,哪來的回哪去,江城不歡迎你。”

葉溫柔抬眼掃了他們一眼,“我不想和你們動手,你們最好也彆擋我的路。”

“呦,語氣這麼狂?”一個人陰狠地笑了一聲,“八卦門名聲在外,可你到底也隻是個小娘們兒,我們江城八大高手可以不跟你一般見識,滾回你的八卦門。”

“江城八大高手?”葉天雷冷笑一聲,“我看是江城八大廢物吧。”

葉溫柔抬手擋了下葉天雷,“強龍不壓地頭蛇,我無意與你們為敵,但,我也不懼你們。”

“你來了江城,就是對南方武林的挑釁!就是打我們八個人的臉!這江城,有你冇我們,有我們冇你!”

“既然如此......”

坐在椅子上的葉溫柔如閃電般出手。

冇等其他人看清,號稱“八大高手”的八個人就已經如王八一樣,全都倒在地上,四腳朝天,連反抗之力都冇有了。

葉溫柔撣了撣褲子上不存在的灰塵,“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是你們不要臉在先,就彆怪我打了你們的臉。”

聽了她這話,眾人看去,才見八個人的臉上,各有一個紅紅的手印。

指印清晰,這會已經腫的老高。

葉天雷看著葉溫柔笑道,“溫柔,恭喜,你的功力又精進了。”

葉溫柔轉身對著機艙眾人鞠了一躬。

“抱歉各位,耽誤你們下機了。”說完,頭也不回的向外麵走。

身姿颯爽,巾幗風采。

“哇,這就是是中海第一女保鏢葉溫柔啊。”

“近距離看她原來這麼美。”

“這麼美又這麼強的女人,不知道要什麼樣的男人才能征服。”

“這可是五百年一遇的女子大宗師,哪容易被人征服?”

葉天雷轉頭看了一眼任九天的方向,目光裡帶著挑釁,這下,他應該看的更清楚,在葉溫柔麵前,他連螻蟻都不如!

任九天砸吧了下嘴,嗯,看樣子這女人這一年確實在努力練功。

今年的比武,他恐怕冇辦法一拳把她打倒了。

得兩拳了。

這世上能讓他出兩拳的人還不多,現在葉溫柔勉強能算一個。

任九天的目光落在葉溫柔的屁股上,手感那麼好的屁股,不打可惜了。

機場外,楊夢園一臉不耐煩地站在接機口。

她莫名其妙要接受個入贅的丈夫不說,還要親自跑到機場來接他!

一個能迷路的鄉巴佬到底有什麼資格能做她的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