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夫人她強勢歸來》 小說介紹

《少夫人她強勢歸來》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雲輕染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尚明微,楚宵的故事。講述了:

《少夫人她強勢歸來》 第1章 免費試讀

“各位來賓,歡迎大家蒞臨尚明微小姐的生日宴,接下來有請尚先生和尚夫人上台,為我們今天的公主送上成年禮的祝福。”

在賓客的掌聲中,西裝筆挺的尚竹與一席湖藍色手工刺繡旗袍,氣質婉約的夫人楚穎相攜走上禮台。

楚穎是標準的瓜子臉,杏核眼,多年精心的嬌養,讓她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要年輕十歲。

接過司儀遞來的話筒,楚穎微笑著看向滿堂賓客,緩聲開口。

“感謝今天諸位的蒞臨,隻是接下來恐怕要讓大家見笑了。”說著,楚穎目光看向站在人群中,樣貌氣質很是出眾搶眼的尚明微,眼裡的笑意不覺帶上一絲隱秘的暢快。

因為接下來的場麵,和她要講的話,將會造成的影響和效果,還真是讓人期待呢!

畢竟,她等待這天,已經十八年了。

“尚明微,你不配做尚家大小姐 !”

啊……

先是一片嘩然驚呼,接著偌大的宴會廳便陷入一片死寂!

反轉太快,賓客們甚至都懷疑自己聽錯了,表情都是錯愕和驚訝

這是唱的哪一齣?

要將尚明微逐出家門的意思?

瞬間,尚明微就成為了全場所有目光的焦點。

尚明微容貌明豔奪目,是那種讓人一眼驚豔,再看著迷的漂亮,她身材高挑纖細凹凸有致,今天穿了一件黑色高定露肩晚禮服,更襯的膚白如玉,再加上清冷如霜的氣質,讓人覺得高冷而難以接近。

漂亮是一種原罪,容易招惹同性嫉妒羨慕恨,但在異性這裡則會被寬容優待,這是人性的本能。

就比如現在,女人們在回過神後更多的開始看熱鬨,心裡有種不可言說的隱秘快感。

再傾城美麗的花朵,開在枝頭才美麗,一旦被折落枝頭落入泥濘,隻有腐爛的結局。

嘖嘖!

而男人們的心聲卻是,對這個漂亮女孩子的同情。

可惜……命運弄人。

“我做錯了什麼?”怎麼就不配為尚家大小姐?

今天之前,一切都是正常的,怎麼一夕之間就到了被趕出家門的地步?

這樣的話,出自那個從小對她有求必應的母親之口!

一時間,尚明微難以接受,第一次體會到了心撕裂般的疼痛!

楚穎與她對視,繼續說:“身為尚家長女,我們一直以來都是將你視為元辰製藥下一任繼承人來培養的,你的品格是和整個家族掛鉤的。尚家給你最優厚的資源,最好的教育,可你做了什麼?你不知檢點,厚顏無恥!”

這幾句話,楚穎講的痛心疾首,更多的卻是恨鐵不成鋼。

“楚少作為楚家少主,不管是外貌還是能力才華,都是陽城頂尖兒的,你擁這樣出色的未婚夫,可卻不知足,竟然去勾—引他叔叔!甚至,甚至……”

後麵的故意省略,聽在所有人耳中,都會認為是楚夫人難以啟齒,也給大家更多聯想的空間。

為了迎合大家的聯想,下一刻大廳的投影屏上,便出現了極其符合眾人浮想的一幕。

俊美的近乎妖冶的男人坐在輪椅上,臉色有些病態的蒼白,哪怕隻是一張照片,也能讓人感覺到男人冷冽的氣勢撲麵而來,因為那雙眼睛犀利的直透人心!

照片上的男人坐在輪椅上,他的身前,正半蹲著一個身著月白色長裙的女孩兒,身體微微前傾,那雙纖長白皙的玉手,正搭在……

女孩那被長髮半遮半掩的曼妙腰肢,真真兒抓人眼球!

這樣的姿勢,這樣的畫麵,隻要長眼睛的人,都會浮想聯翩好麼,簡直要多香豔有多香豔!

自然讓人忍不住要往帶顏色那方麵想……

“現在,證據擺在這裡,你要怎樣為自己辯解呢?照片上的女人不是你?”

照片上的女人隻有一個背影,並冇有露臉。

但隻要熟悉的人,哪怕是一個背影,也能一眼認出對方是誰。

楚穎是故意投影這張的,就是想讓尚明微開口辯解,然後再用另一張露臉的狠狠羞辱尚明微。

隻有將尚明微這個長女逐出尚家,元辰製藥的掌控大權,纔會落到明熙身上。

若不是十八年前老爺子與尚明微生母,簽下的那份協議,她也不需要隱忍至今。

然而,尚明微並冇有迴應楚穎的期待,為自己辯解,隻是安靜的看著投影上的畫麵,一言不發。

心痛在沉默中蔓延,尚明微閉上眼睛,讓自己冷靜下來,好應對接下來的場麵。

尚明微速來有敏銳的直覺,從母親字字句句的指責中,冇有感受到她作為母親的心痛,隻感受到了一種算計的惡意。

這種惡意從何而來,接下來也該揭曉了。

不管因為什麼,她尚明微接著就是!

在眾人的視線矚目中,女孩兒重新睜開眼睛,神情也冷淡下來,眼睛裡冇有他們想看到的難堪羞窘,而是冇有波瀾起伏的平靜。

劉曦卻看不下去楚穎那副咄咄逼人的嘴臉,她和尚明微平時關係還算不錯,加上脾氣比較直,忍不住站出來替尚明微說話。

“這是什麼證據,女人隻是一個背影,連臉都冇露,你怎麼能確定照片裡的女人是微微?”

“劉曦,算了。”尚明微拍了拍劉曦的手,照片是怎麼回事她心裡清楚就好,也冇有必要去辯解。

而且尚明微現在也不能暴露自己的馬甲,這是跟師傅的約定。

劉曦有些不解的看著她,“我真懷疑你不是她親生的了,哪有一個母親這樣對待自己的孩子的?”

可謂是一語驚醒夢中人!

是啊,哪個母親會在這樣對待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不要說在這樣的公開場合,自爆親女的醜聞。

就算女兒真糊塗,做下了這等有辱門風的不檢點之事,都該緊緊捂住,不讓外界知道一丁半點纔是。

一家人,什麼事情不能關起門來解決?

尚明微揚了揚眉,語氣平靜問楚穎:“母親,您怎麼說?”

楚穎眼中滿是嘲弄,回答:“我隻是繼母 ,你的生母另有其人。”

眾人目光焦點落在這對“母女”身上。

傳來了不敢置信的吸氣聲,這麼多年,楚穎竟然隻是尚明微的後媽?!

尚明微下顎緊繃,手心蜷起,微微顫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