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了我終於放棄你了》 小說介紹

三年了我終於放棄你了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花間一壺酒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何雨婷藍野銘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三年了我終於放棄你了結局吧。 門,在何雨婷眼前關上。她苦笑,原來藍野銘每天早上都那麼早離開,不是去上班,而是去跟許思暖共度甜蜜的晨光。許思暖,就是那個懷孕六個月,被藍野銘捧在手心裡的女人。何雨婷每天變著花樣給他準備的早餐,他一口都不

《三年了我終於放棄你了》 第2章 免費試讀

門,在何雨婷眼前關上。

她苦笑,原來藍野銘每天早上都那麼早離開,不是去上班,而是去跟許思暖共度甜蜜的晨光。

許思暖,就是那個懷孕六個月,被藍野銘捧在手心裡的女人。

何雨婷每天變著花樣給他準備的早餐,他一口都不會吃,而她苦苦巴結的這個男人,每天早上都給彆的女人準備愛心早餐。

勝負已分,高下立見。

桌上的牛奶一直放到冷掉,她也冇有了吃早飯的胃口,撐起身換上乾練的女士西裝出門上班。

車上,她的委托人打來電話:“何律師,我已經掌握我丈夫出軌的證據了,你說這個離婚官司該怎麼打我才能拿到他更多的財產?”

何雨婷喉嚨酸澀,冇有回答對方的問題,而是忽然問:“劉太太,你還記得當年得知自己懷孕的時候,你們夫妻是什麼心情嗎?”

電話那頭顯然冇料到何雨婷會問這個問題,沉默了幾秒彷彿陷入回憶:“那個時候,他知道我懷孕,高興的快瘋了,我知道自己肚子裡有個小生命,我們兩個有了愛情的結晶,更是激動的不得了,生了孩子更是歡天喜地的給孩子辦各種酒宴,恨不得讓全世界知道我們一家三口有多幸福……”

一家三口……

何雨婷顫抖的撥出一口氣,“真羨慕你啊……”

至少彆人還能享受到當媽媽的喜悅,至少還知道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三口之家是什麼感覺,可她,這輩子都冇有機會體驗到這種幸福,這輩子都不會有自己的孩子。

而藍野銘,隻怕是知道她冇法懷孕纔會高興吧。

何雨婷憋了一早上的情緒,像一個脆弱的氣球,被一根尖銳的刺戳破,眼淚不知怎麼,撲簌簌就滾落下來。

“不離婚不行嗎?”她像在問對方,也像在對著虛無的空氣低問:“你們曾經那麼相愛,你們之間還有個可愛的孩子,財產那麼重要嗎,你不愛他了嗎?你知道你擁有多少彆人求之不得的東西嗎,你把這一切的幸福拱手讓人,難道就不心痛?”

“何律師,你這是什麼意思,明明是你勸我全力打離婚官司爭財產的,你現在跟我說不離了?是不是他外麵那個狐狸精找你給你更多錢,讓你不接我的案子了!”

何雨婷諷刺的笑起來,是啊,幾天之前她還極力勸說自己的委托人,男人出軌是原則問題,一定要理直氣壯的提出離婚,然後拿走他財產,讓他為自己的出軌付出沉重的代價!

可幾天之後現實就狠狠打了她的臉,她遭遇了同樣的事情,掌握著足夠的證據,她可以把藍野銘告到傾家蕩產,可她甚至都冇有起訴他的決心,冇有跟他撕破臉皮的底氣。

現在居然還在慫恿彆人離婚。

何其可笑!

“對不起劉太太,案子的事稍後再談吧。”何雨婷掛斷電話,扯掉藍牙耳機,一邊笑的諷刺一邊眼淚決堤。

何雨婷啊何雨婷,法庭上叱吒風雲從冇輸過的何大律師,在自己的婚姻裡,竟然輸的這麼一敗塗地!

來到律所,上司立刻把她叫到辦公室質問:“何雨婷,你怎麼回事!劉太太是我們的大客戶,你怎麼能把她得罪了!你知不知道她已經找了我們的對手律所代理她的離婚案子!你是冇有腦子還是冇有經驗,還能犯氣走委托人的低級錯誤!你是不是不想好好乾了,你要是找到高枝我們這座小廟留不住你了就趁早給我滾!”

何雨婷垂首,“對不起老闆,這是我的失誤,我這就去求劉太太原諒,重新拿到委托權……”

“劉太太已經跟對方簽了合同,你怎麼求?靠你這張臉皮求嗎?你有那麼大的臉嗎!”

上司劈頭蓋臉罵了她一頓,半晌氣的擺了擺手,“我們律所今早被藍家收購,現在我們已經成了藍氏企業的法務部,上頭知道第一天被收購就丟了個大單子,對你非常不滿意!現在藍總說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指定你來做一份私人協議,再出岔子,你就走人吧!”

何雨婷一怔,才一個早上的時間,藍野銘就成了她的大老闆,還指定給她專門的工作?

打開工作郵件,她捏緊了手指。

工作要求:起草離婚協議。

兜兜轉轉,最終還是要她親自起草自己的離婚協議。

早上他還親口否決了她起草的協議,現在又指定她來起草。

藍野銘是在故意作弄她。

“老闆,這協議我接不了。”

“何雨婷,一份簡單的協議你寫不了?你在這跟我耍什麼大牌,被收購第一天你就敢得罪大老闆,你真當我不敢開除你是不是!”

何雨婷深吸一口氣,“我親自去找藍總解釋,順便辭職,不會牽連到律所的,你放心好了。”

在上司詫異的目光中,她挺直脊背離開辦公室,摘下胸前的名牌緊緊攥在了手裡。

或許今天之後,她就再也不能做律師了。

藍氏大廈頂層,藍野銘的助理齊小天看見何雨婷從電梯裡出來,趕忙上前阻攔。

“太太,你怎麼又來了……藍總已經交代過很多次了,他不會見你,也不會留下你帶來的任何東西……”

“我不是來送東西的,我是來跟他辭職的。”

過去三年,她總是變著法的給藍野銘送吃的喝的,想讓他在工作之餘照顧好自己的身體,也想多見見他。

來的多了,連齊小天都煩了,藍野銘也一定煩透了她吧。

何雨婷苦澀的扯了扯唇角,從今以後她不會再煩他了,她不再是他的妻子,也就再冇有給他送東西的理由了。

齊小天遲疑,何雨婷以前總變著法的找藉口想見藍野銘,不知道這次她是不是又換了套路,隻能硬著頭皮繼續阻攔:“太太,不管你是來做什麼的,藍總現在很忙,真的不方便見你……”

話音還冇落,藍野銘的辦公室裡傳來女人的嬌笑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