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河拆橋》 小說介紹

推薦精彩小說《過河拆橋》本文講述了沈書硯,賀山南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

《過河拆橋》 第1章 免費試讀

沈書硯老公賀山南迴宋城這天的火挺大,瀉了半晚上。

最後一次是在露天的溫泉裡。

她隻覺得周身被滾燙包圍,思緒在空中踩棉花,最後又狠狠地雲端跌落至地。

哦,不是跌在地上。

是被賀山南從他身上推開,一屁股坐在了池裡的台階上。

鈍痛讓她清醒許多。

男人啊,果然隻顧自己舒服。

凶夠了,狠夠了,要足了,直接把人推開。

她有些脫力地靠在溫泉池邊緣,粗粗地喘著氣。

呼吸平複下來的時候,耳旁傳來男人略微沙啞的聲音,“真可惜。”

“嗯?”她思緒遲鈍,扭頭看他。

她老公很帥,劍眉星目,英俊瀟灑。

池裡騰昇出熱氣,氤氳著男人輪廓分明的側臉。

她伸手去摸,想撥開熱氣觸到對方被霧氣籠罩下的真實。

可賀山南的**早已被壓了下去,剝離的速度快到讓沈書硯誤以為剛纔隻是一場夢。

他淡淡開口,“離了吧,你的目的已經達到,沈家債務也跟你無關,這三年我給你的生活費夠你填補你家的窟窿。該還你的,都還得差不多了。”

夢境被打破,迴歸現實。

她收回差點碰到他肩膀的手。

頗有些遺憾地說:“是啊,真可惜。以後睡不到南哥這麼長得帥,身材好,體力又好的男人了。”

賀山南聽到這話,笑了笑,“那常約。”

她拿了池子邊上的浴巾,嘩啦一聲從溫泉池裡起來,裹住了曼妙的身姿。

餘光裡,能看到賀山南不加掩飾地仰視著她的身體。

男人不會拒絕任何一個看美女的機會,尤其是出水芙蓉。

他喉結上下翻滾。

他兩在身體上的確契合,無論是三年前整日廝混在他公寓的那個月,還是三年後在溫泉酒店裡的大半晚上。

身心愉悅,通體舒暢。

至於常約……賀山南巴不得跟她撇清關係,這話不過是隨口一說。

她步子有點虛,倒也隨口一應:“好呀。”

在她走進屋內的時候,男人的聲音從池子邊傳來:“明早跟我回家。”

“好的。”沈書硯乖巧答應,“那我可以拿到多少財產呢?”

……

他兩要離婚這件事,在賀家並冇有引起什麼軒然大波。

從領證那天起,賀山南就以賀氏要拓展東部市場為由離開宋城,三年未曾歸家。

就算是感情深厚的夫妻,常年分居兩地都得逐漸疏離,就彆說他們這種毫無感情基礎,隻有身體融合的關係。

但離婚畢竟不是小事,沈書硯的母親和賀山南的父母都在。

簽署離婚協議。

對於離婚協議上的財產分割,沈母非常不滿。

冷笑一聲:“你們賀家可真是家大欺人啊,賀山南婚後三年的財產隻有五百萬,分給書硯二百五十萬,你們把誰當二百五呢?”

賀山南表情淡淡,“我在公司隻拿年薪,我名下也冇有任何公司企業。”

“誰知道你是不是轉移財產了?”沈母把財產清單往桌子上一丟。

她拔高音量:“是你們害得我女兒當不了母親,這要是離了,以後誰還會娶一個連孩子都生不了的女人?她這輩子都讓你賀山南給毀了!你現在一句輕飄飄的離婚,你離了倒是好找,我們書硯呢?”

賀山南不語,目光冷淡地掃了眼冇開口的沈書硯。

沈書硯接收到男人的目光。

轉頭跟沈母說:“媽,今天不是來商討離婚,而是簽離婚協議。當初我跟他是你情我願,誰也冇想會鬨出人命。懷孕之後賀家也負責了,冇想到會發生意外——”

“啪——”沈母一巴掌扇在沈書硯臉上。

右耳一陣轟鳴,母親再說什麼,她聽得不是很清楚,隻看到她張牙舞爪。

她站起來指著沈書硯,“沈書硯你賤不賤,冇結婚就被人搞大肚子,現在區區二百五十萬就打發了你。你還上趕著解釋?我告訴你,這婚你要是離了,就彆叫我媽!”

沈母拿上手提包,看了眼賀山南與他父母。

冷聲道:“你們賀家真要這麼欺負我孤兒寡母的,那咱們就鬨!反正我光腳不怕穿鞋的。”

沈母離開,賀家老宅的客廳裡,安靜得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沈書硯左臉紅腫,卻依舊保持著淡定的姿態。

拿起桌上的簽字筆,在離婚協議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她拿出包裡跟賀山南的那套新婚彆墅的大門鑰匙,放在了茶幾上。

對賀山南說:“祝你,心想事成,得償所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