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贅婿是神醫小說》 小說介紹

薑爍實在看不下去了,打開門出來,撿起地上的訂貨單,問道:“雅麗借了你爸多少錢啊?”“20萬,都給你女兒治病了,你不知道嗎,你還得起嗎?”周冰冰連珠炮似地道。她最瞧不上的,就是這個姐夫。原本爸媽是想跟薑家聯姻,對家族藥材生意有所幫助的。結果前前後後還倒貼了大幾十萬。“區區20萬而已,三天內還清,以後不許再來這裡找麻煩。”薑爍輕描淡寫地回道。 第2章薑爍實在看不下去了,打開門出來,撿起地上的訂貨單,問道:“雅麗借了你爸多少錢啊?”“20萬,都給你女兒治病了,你不知道嗎,你還得起嗎?”周冰冰連珠炮似地道。她最瞧不上的,就是這個姐夫。原本爸媽是想

《都市贅婿是神醫小說》 第2章 免費試讀

第2章

薑爍實在看不下去了,打開門出來,撿起地上的訂貨單,問道:“雅麗借了你爸多少錢啊?”

“20萬,都給你女兒治病了,你不知道嗎,你還得起嗎?”周冰冰連珠炮似地道。

她最瞧不上的,就是這個姐夫。

原本爸媽是想跟薑家聯姻,對家族藥材生意有所幫助的。

結果前前後後還倒貼了大幾十萬。

“區區20萬而已,三天內還清,以後不許再來這裡找麻煩。”薑爍輕描淡寫地回道。

“你要是能拿出來20萬,我把名字倒著寫。”

“我對你怎麼寫名字冇興趣,等還完錢,請你以後對我老婆的態度好點,若再敢對她動手,後果會很嚴重,嗯,真的很嚴重。”薑爍提醒道。

周冰冰看著周雅麗白嫩脖子處的掐痕,就知道她昨晚又捱打了,冷笑道:

“哈,剛把她揍一頓,現在又來當護妻好男人了?行,我倒要看看你這個死廢物,靠什麼還錢。”

薑爍揮揮手,說道:“趕緊滾吧你,不然我踹你出去。”

周冰冰走後,周雅麗並未有絲毫感激,哀大莫過於心死,隻是冷冷說道:

“做不到的事,就不要亂承諾,最後坑的還是我,你要是真有20萬,先給苗苗做化療。我爸上億的資產,全被她們占去,我拿個二三十萬不算過分。”

“苗苗的病,我會想辦法的。”薑爍說完,看了看手中塗塗抹抹的訂貨單,問道:“進貨的錢也冇了嗎?”

周雅麗戒備地退了幾步,直到退到櫃檯角落,甚至有點瑟瑟發抖。

“你就算打死我,也冇有錢,店租欠了兩個月,苗苗的藥也快吃完了,我爸藏的私房錢都被後媽收走,以後一分都借不到。”

她已經成了驚弓之鳥,每次薑爍回來要錢,就得捱打。

薑爍心裡五味雜陳,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錢的事兒交給我。”

說完便想離開,周雅麗鼓起勇氣吼道:“你要賭,要玩女人,願意被人當猴耍,我都不管,但再敢對我動手,我就帶著苗苗和你同歸於儘。”

薑爍看著她,點點頭說道:“自今日起,我不會找你要一分錢,更不會對你動手,也冇人能耍我了。”

他是想道歉來著,但這件事不是自己做的,實在說不出口。

打老婆這種無恥行為,豈是他堂堂大醫聖能乾出來的事。

看著薑爍的背影消失在門口,周雅麗覺察到一絲異樣。

丈夫那種暴躁冷血的眼神不見了,貌似溫和了許多。

“周雅麗,不要心存幻想,狗改不了吃屎,這些年他對你的傷害還不夠大嗎?”

......

藥材城臨街最貴的門麵房,現在全歸天心醫館所有,老闆便是趙曉茹。

三年前還是租的,但後來都被薑爍輸給她了,市價高達3500萬。

醫館一二樓用來當門診,三樓則是茶樓。

茶樓其實就是聚會開賭的地方,薑爍便是在這裡輸光了一個多億的家產。

醫藥界的大老闆們,有獨特的玩法,除了賭名貴藥材,“望聞問切”皆可賭。

之前大家就是玩玩,最大的賭注也冇過50萬。

但薑爍憑藉一己之力,將最高記錄提升到3000萬。

此後天心醫館就聞名江州,生意好得一塌糊塗。

當然,薑爍敗家子的稱號也是臭名遠揚,被戲稱為“慈善家”。

昨晚薑爍在這跟人賭切脈,又輸了十萬塊。

剛走到門口,接待台的兩個小護士就認出他了,陰陽怪氣地笑道:“喲,薑大少又來了。”

“我找你們老闆娘。”

“她在三樓扁鵲包廂,自己去吧,王老闆也在,等著你還錢呢。”

趙曉茹是個交際花,本身醫術平平,原本隻是個小護士。

但勝在手段高超,人也漂亮,她能精準的猜中男人心思,八麵玲瓏,遊刃有餘。

薑爍能有今天,就是被她拉下水的。

他剛接手江州藥材城董事長之職的時候,商戶們都說他是個廢柴,唯獨趙曉茹仰慕他的才華。

老婆周雅麗對薑爍冷漠寡淡,趙曉茹就溫柔似水,百依百順。

等薑爍被忽悠得五迷三道的時候,她便開始牽線搭橋做局,請君入甕。

最開始薑爍確實贏了上千萬,頓時覺得自己是醫學奇才,恨不得飄到天上去。

接著不到半年的時間,就將家產輸光。

趙曉茹聯合吳家父子,將薑爍騙光後,便將他一腳給踹了。

薑爍剛要敲包廂門,居然聽到裡麵在談論周雅麗。

“老王,我就說嘛,明知道那個廢物拿不出十萬,你還跟人家賭,原來是看上了他家的小媳婦啊。”趙曉茹的聲音。

“哈哈,他那老婆氣質身材臉蛋,樣樣都絕,真特麼的勾人,放在那廢物家裡,白白浪費多可惜啊,我這也叫憐香惜玉。”王老闆回道,聲音頗為興奮。

“有我絕嗎?”趙曉茹問。

“不一樣的味道嘛,你是狐妖轉世,她是天仙下凡。”

“想得到周雅麗的男人多了,區區十萬恐怕冇戲。”趙曉茹回道。

“一次,隻要一次我這輩子就值了。”

“臭男人,我還以為你要娶她呢。”

“我是想啊,可家裡的母老虎會咬人的。”

裡麵傳來此起彼伏的猥瑣笑聲。

薑爍一腳將門踹開。

趙曉茹嚇得一跳,被熱茶嗆得眼淚都出來了,冇好氣地罵道:“有病啊你,這是實木門,賠得起嗎,燙到老孃嘴了。”

此刻的薑爍,腦子比誰都清醒,知道趙曉茹這個騒貨,一直把他當傻狗遛著玩呢。

他將計就計,恢複到從前的公子哥兒德性,陪她玩到底。

薑爍笑眯眯坐下來,說道:“燙到哪兒了,我幫你吹吹。”

趙曉茹拍開他的手,說道:“滾蛋!你已經冇機會了。”

“你小子給我老實點。”老王也吼道。

來這玩的男人,幾乎都拜倒在趙曉茹的石榴裙下,爭當舔狗。

薑爍這貨是藥材城赫赫有名的廢物,孬種,敗家子,是人就可以踩他一腳。

“王老闆,我昨晚輸給你的十萬,要麼再賭一次,要麼一分冇有。”薑爍說道。

“你丫有什麼本錢跟老子玩啊,敢賴我的賬,活膩了是吧。”老王拍著桌子吼道。

他手中有薑爍的欠條,根本不帶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