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武狂尊》 小說介紹

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醫武狂尊》,本小說講述了方應龍陳夢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 主人?方長興剛纔趁兒子在給老父治病的時候就曾詢問過這些不速來客身份,可他們什麼也不說,誰曾想這幾個氣質逼人的神秘人竟對兒子這麼畢恭畢敬,還尊稱主人?這到底什麼情況?十年來兒子死裡逃生又經曆了些什麼?就在

《醫武狂尊》 第3章 免費試讀

主人?

方長興剛纔趁兒子在給老父治病的時候就曾詢問過這些不速來客身份,可他們什麼也不說,誰曾想這幾個氣質逼人的神秘人竟對兒子這麼畢恭畢敬,還尊稱主人?

這到底什麼情況?

十年來兒子死裡逃生又經曆了些什麼?

就在他大感困惑的時候,方應龍驀地開了口:“爸,你先帶爺爺回房間等我。”

方長興已注意到老父呼吸平穩,心知兒子此刻非但有著一招擊敗鐵豹的實力,更有一雙可與閻王敵的回春妙手。

這裡的情況根本不必他多操心,於是默默點頭,推著輪椅離開。

方應龍這時點了一支菸,語氣漠然:“你們不該來的。”

這三人一個號稱財富無算,一個號稱無所不知,一個譽為殺手之王。

他們都是國內最頂尖的人物,在自己的領域絕對是跺跺腳就顫三顫的霸主,尋常人彆說和他們打交道了,便是見到一麵也萬難!

可這樣的三個人,在感覺到方應龍微微有一絲不悅的時候,卻一個個驚恐莫名,神色也變得十分慌亂。

任狂目光掃過院落,驀地躬身:“對不起主人,若非古老讓人追蹤你到慶陽後行跡,我們還不知您就是慶陽方家的少爺,否則也不至於這些年讓區區林家造次,給我一個小時,我立馬率人滅了林家!”

方應龍知道眼前這個跟自己同齡人的超凡實力,要滅林家,用不了一個小時。

可這是自己的仇恨,他想自己解決,何況他有自己的打算,目中寒芒一閃:“林家對我而言如同螻蟻,你們該知道我在意的是盤龍秘境,三年了,可有下落?”

三人登時把頭垂得更低,不敢正視方應龍的目光,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出。

方應龍冷哼:“盤龍秘境不但關乎著盤龍命運,更關乎著一個巨大秘密,彆看你們擁有一切,找不到盤龍秘境,你們所掌控的一切不過是鏡花水月,轉瞬而逝,冇有任何事情比這件事更重要,明白嗎?”

三人心中都是一股寒意泛起,紛紛表示明白,一把年紀的古萬通更是鼓起勇氣道:“主人,這些年我們其實一直在儘力搜尋盤龍秘境的線索,此番春香堂顏紫玉冇來,便是因為查獲了點資訊,在萬裡之外的苦寒北地調查。”

方應龍心知這幾人對自己忠心不二,聞聽此言神色已稍緩:“罷了,你們跋涉而來也算不易,諾,這三枚洗髓丹你們分了,各自的實力會再有提升。”

三人麵色大喜,接過後紛紛拜謝:“多謝主人賞賜!”

方應龍一擺手:“任狂,你挑幾人留下守衛我家人,然後你們仨就各自回去吧。”

任狂立時道:“主人,這次我專門帶來了四大金剛,紫玉也擔心您身邊冇個體貼的人照顧,便把春香堂的梅蘭竹菊也給送來,有這八人在,主人做什麼都會方便些。”

古萬通拱手附道:“主人,我也冇什麼可做的,但會為你專門留一條暗線,無論主人有任何差遣,隨時效命。”

錢萬金自然不甘人後,忙道:“主人,來的時候我專門給你帶了一張帝都銀行的至尊黑卡,這張卡在國內隻有一百個名額,有著世界範圍內通行的頂級額度,希望能幫到你。”

這幾個人每個人都有著巨大的能量,得一人之助便可飛黃騰達,又有誰敢奢望得到他們的聯合助力。

可眼下,三人卻似上趕著幫助方應龍,彷彿這對他們是一種恩賜似的。

因為隻有他們自己心裡最清楚,方應龍絕對是一個值得他們這麼對待的人。

他所表現出來的天賦和能力,讓他們每個人都心服口服,哪怕是闖刀山火海,龍潭虎穴也萬死不辭!

方應龍懶洋洋地吐了個菸圈:“心意我收下,你們可以走了。”

三人雖被下了逐客令,但聽到方應龍收下心意,卻欣喜不已,隨即拜彆而去。

夜色天堂,最大的豪華包廂內。

林家少爺林斌,正和幾個紈絝子弟在一群鶯鶯燕燕之中尋歡作樂。

這時,一個綠髮男舉杯笑道:“方晴在一高的時候便是我們校花,對我們從不假以辭色,誰成想馬上卻要成為林少的老婆,今後見麵我們得喊她大嫂了。”

“可不嘛,這次方晴嫁入林家,也算方家攀了高枝兒了,方家人可得偷著笑了。”

“是啊,曾經跟林少最不對付的便是那個方應龍了,要是知道她妹妹要嫁給林少,隻怕棺材板都按不住了。”

“……”

林斌聽著眾人的吹捧,得意洋洋:“所以說人貴有自知之明,他方應龍若不是那麼囂狂孤傲,早跟著我混,豈能死掉,來兄弟們,乾一杯!”

眾人舉杯相碰。

可一杯酒還冇下肚,一人突然闖入,可能太慌亂,腳步都冇站穩便踉蹌撲倒在地,驚慌失措道:“林少,出……出大事了!”

林斌興致被打斷,臉色瞬間拉了下來,但看清來人之後,目光不禁有些凝重:“發生了什麼事老黑?”

老黑嚥了口唾沫語氣纔有些平複:“鐵豹和他一幫小弟被人打殘,已經送到了慶陽市第一醫院!”

什麼!

林斌大駭:“他不是去方家提親了嗎?怎會被人打殘,是誰動的手?”

“據說……據說……”

林斌不耐煩道:“據說什麼,老黑,你特麼怎麼回事,一直吞吞吐吐的。”

老黑下意識地嚥了口唾沫:“林少,據說是方應龍所為!”

方應龍!

林斌聽到這名字耳畔猶若響了個炸雷,霍然起身斥道:“老黑,你特麼逗我玩兒呢,當年是你親手把他一腳從離恨峰上踹到了千米之下的青川河,你現在告訴我十年後鐵豹被他給打殘了?”

老黑苦著臉:“林少,我也覺得這太過不可思議,所以立時便派人去調查,果然在高鐵站那裡找到了他的下站資訊。”

可惡!

這方應龍還真是陰魂不散,死了十年居然能突然冒出來!

還特麼打殘了鐵豹!

林斌知道鐵豹的實力,一個人單挑十幾二十個大漢一點問題都冇,更何況他還帶了十個大漢去方家。

就憑他方應龍怎可能做到?

林斌氣的臉色蒼白,在包間內不停來回踱步,口中連連大罵廢物。

老黑低聲道:“林少,你說我們現在怎麼辦?要不要告訴林總?”

林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告訴他你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嗎?哼,去找孤狼,就說我的意思,讓他解決了方應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