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神戰婿》 小說介紹

《醫神戰婿》是零落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謝玄唐妙音,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醫神戰婿》 第5章 免費試讀

華盛集團雖然資產千億,但在謝無敵麵前,什麼也算不上,而華盛集團背後的家族,連給謝玄提鞋都不配。

很快,一個穿著黑色西裝,微胖的中年男子跟在楊曉身後走了進來。

他便是華盛集團在江州的負責人董江濤,金都董家人。

“王上!”

董江濤看見謝玄,直接跪在地上,渾身止不住的顫抖。

謝玄的威名響徹整個夏國,如死神一般的存在,更是戰場上的靈魂收割機,站在謝玄麵前,董江濤渾身冒著冷汗。

“你就是華盛集團的負責人?”

謝玄淡淡的看著跪在地上的人。

“是,在我董江濤,拜見王上!”

董江濤聽到謝玄說話,更加更加恭敬無比。

“起來吧!”

“我老婆明天要去華盛集團簽一億的單子,你知道該怎麼辦吧!”

“記住,我老婆叫唐妙音!”

謝玄冷聲道。

“是是,王上,莫說一個億,就算是十個億,我也親自辦好!”

董江濤頭上的汗水不斷的往外冒,他卻不敢伸出手去擦拭。

“好了,你回去吧!”

謝玄擺了擺手。

出了歸雲莊,董江濤渾身已經濕透了,就好像在死亡邊緣走了一遭。

他乃是金都董家人,在整個江州地位無比尊貴,就算是江州四大豪門見了他,都要畢恭畢敬,但在謝玄麵前,他就好比一隻螻蟻,連大聲說話都不敢。

因為他深知謝無敵的恐怖。

北域第一人,北域無敵軍王上,一人嚇破相鄰十五個小國元首的膽。

歸雲莊內,謝玄點了根菸。

“最近四大豪門有什麼動靜?”

謝玄看向楊曉問道。

“明天是王家家主王貴平八十大壽,定在雲錦集團!”

楊曉輕聲道。

“雲錦?”

聽到這個名字,謝玄的眼睛瞬間眯了起來,雲錦集團是謝玄一手打造出來的,卻被那個賤女人王婉瑩聯合自己最好的兄弟吳彬聯手陷害,強取豪奪。

謝玄緩緩站起身,身上殺意凜然。

“準備一口棺材,去雲錦集團!”

謝玄淡然開口。

這筆血仇,是時候開始按計劃進行了。

……

王家,江州市四大豪門之首,當年憑藉從謝家手裡奪得的財產,瞬間攀升至整個江州豪門之首,財產過千億。

此時,雲錦集團,燈火輝煌,整個江州有頭有臉的人物全部到場,提前慶祝王貴平八十歲大壽。

“國金集團王董事長,送上金壽桃一對,價值六百六十萬,祝王老爺子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黃龍國際吳董事長,送上玉靈芝一個,價值七百七十萬,祝王老爺子身體健康,多子多福!”

“江州李家送《富士山居圖》一副,價值八百八十萬,祝王老爺子延年益壽!”

“……”

主持人拿著話筒不斷的報著禮單。

就連江州淪為二流豪門的唐家,也煞費苦心的花巨資買了禮品,讓人送了過來。

雲錦集團大廳裡麵,王家家主王貴平穿著一身深紅色的唐裝,興高采烈的的坐在太師椅上,和各位前來祝壽的人握手攀談。

整個雲錦集團一片祥和的景象。

這個時候,一個穿著黑色風衣,帶著死神麵具的男子走了進來。

“乾什麼的?”

門口的保安看到,直接將他攔住。

“送禮!”

謝玄揮了揮手,身後的四個人抬著一個紙盒子走了進來,直接將東西放了下來。

所有人都朝著外麵看去,他們都很好奇,這個紙盒子裡麪包裹著什麼東西,竟然會如此大,按理來說,送壽禮都是小巧精緻,價值不菲的寶物,還冇有見過這麼大的禮品。

“什麼東西?”

保安看向謝玄問道。

“轟!”

謝玄抬手,請拍一下,整個紙盒子直接炸裂開來,露出裡麵黑漆漆的東西。

“這是……棺材!”

看到廬山真麵目,所有人都是一驚,眼睛睜大,不可置信的看著這口棺材。

今天可是江州第一豪門王家王老爺子的八十大壽,眼前的這個戴麵具的人,竟然送來一口棺材。

“砰!”

謝玄在一腳踢去,整個棺材直接被謝玄踢飛進去,落在了雲錦集團大廳最中心的位置。

王貴平正在和幾個賓客談笑風生,看到棺材分進來,瞬間臉色一變。

“這是誰乾的?膽敢在我王家鬨事!”

“保安呢,把鬨事的狗東西給我抓起來!”

王貴平站起身來,怒吼道。

“王貴平,這口棺材是專程為你打造的,試一試,合不合身?”

謝玄看向王貴平冷聲說道。

“大膽,哪裡來的狗東西,竟然趕在我們王家撒野,找死!”

王貴平的三兒子王彪走上前來,伸出拳頭直接就朝著謝玄砸去。

他會兩手拳腳功夫,一拳可以將牆砸爛。

謝玄連看都冇看,直接伸出手用力一折,瞬間將王彪的胳膊折斷,然後一腳踢出,直接將王彪踢飛出去,整個胸膛都凹陷了進去,內臟和腸子散落一地,躺在地上如死狗一般,已經冇了生機。

所有賓客看到這裡,不由自主的捂住嘴巴,嚇得臉色發白。

他們不過是一些普通人,什麼時候見過如此血腥的場麵,一言不合,直接一腳踢死。

謝玄做完這件事,就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拍拍手信步朝前走去,他每走一步,所有人都朝後退去。

王貴平站在高台上,嚇得渾身顫抖,手連忙朝著後腰摸去,在他的腰間,彆著一把槍。

“跪下!”

謝玄一聲令下,王貴平隻感覺到心神震盪,雙腿一軟,不由自主的攤跪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