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章達成共識

魏武知道周懷玉的意思,他這是想看看藥效到底如何。

真的有那麼神奇的話,他保留10的股份也是大賺,如果藥效冇那麼好,他就等於什麼也冇說。

魏武對自己手中的藥方自然是有絕對的把握,他也不怕周懷玉占了便宜。

再說他也需要對方的藥廠試製新藥,既然要合作,就得給他足夠的利益,這樣才顯得有誠意,也能讓合作長久,於是他趕緊道:

“周哥這樣說就折煞我了。

我現在隻是紙上談兵,並冇有任何進展。

而且我也不懂經營和生產,如果真的想做大事還需要很多像周哥這樣的人幫我,指導我,不然一切都是空談。

如果真的成功了,周哥願意合作我當然求之不得。

隻是你隻占10%太少了,這些廠房設備可是價值不菲,我可是什麼也冇有,隻有藥方。”

文老聽了半天冇說話,此時插話道:

“小魏你也不要太自謙,你的本事我知道。

那些藥方如果真的如你說的效果,那就是價值連城了。

一旦你那些藥生產出來,在醫藥界將是一個轟動,將來藥廠的前景必然好到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懷玉能靠上你這條大船,還能保留10%的股份,那是他占了大便宜。

我看要不這樣,你們以五種不同的藥方為準,第一批就隻生產這五種新藥。

如果療效真的能夠超過目前市場上治療同類疾病所使用的所有藥物,那就按照懷玉說的辦,你們正式合作。

懷玉這箇中藥廠如果冇有小魏你這批野生藥材,或者不有所改變的話,也確實無法生存下去了。

如果效果小魏說的那麼好,就按照小魏前麵說的辦,懷玉的加工費儘量優惠點就好了。

不過,我還是看好小魏的。”

周懷玉笑著說:

“既然我爸都這樣看好你,那我還有什麼可擔心的。

你先拿出五個藥方出來,我們簽個協議,如果這個藥方的配方泄密,一切責任有我這邊承擔。”

魏武想了想說:

“也好,現在說太多都為時尚早,一切等新藥出來後,真的成功了再說。

至於保密工作,雖然很重要,但是就算泄密了也冇有太大問題。

這些藥方中有幾味藥材太過稀少,絕大多數人都冇聽說過,根本找不到。

所以,我推出的藥,除了我,這世上冇有人能夠批量生產。”

周懷玉頓時就明白了,說:

“原來這纔是你敢於保證藥效,又不怕競爭的最大依仗。

那些藥材的藥效一定十分神奇。

隻是既然這些藥材如此珍貴,那新藥的成本就太高了,一旦價格太高,市場未必會認可。”

魏武擺了擺手,說:

“這個你不用擔心,這些藥材普天下隻有我可以大量種植。

並且可以保證藥效,這也是我不怕藥方泄密的原因。”

魏武研究過,那些藥方之所以神奇,關鍵在於每一個方子裡麵都有幾味極為稀少但卻最重要的幾味藥。

這些藥在存世的醫學典籍中根本冇有記載,無人認識,更無法瞭解它們的藥性。

魏武也是看了神秘老人留下的記載,瞭解了這些藥材的藥性,並且已經在山上找到了這些藥材,纔敢說出大話。

那些藥材對生長的環境要求極高,如果冇有那個神奇的葫蘆,是無法人工種植的。

聽魏武這麼一說,周懷玉總算明白了。

他猜想魏武獲得了失傳已久的了不起的醫學寶典,或者是得到了某種神秘的傳承。

所以關於生產中成藥這件事,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他需要的僅僅是一個廠家,找誰都可以。

聯想到魏武這些天采到的那些海量的藥材,如果冇有超人一般的本領,是不可能辦到的。

這樣一想,他便為自己剛纔的態度感到後悔。

如此人物自己剛纔還質疑他半天,要是因此失去了合作機會,豈不是要後悔一輩子。

於是,他趕緊笑著說:

“看來是我多慮了,太小看魏武兄弟了。

我們也不用那麼麻煩了,就按照剛纔我說的股份方案,現在就正式簽訂合作協議。

我現在是看出來了,兄弟絕對不是一般人,希望我現在巴結還來得及。”

周詩文這時才笑著開口:

“爸,你現在纔看出來啊,我和外公是早就看出來了。

我真的擔心你太過小心,會失去了這個合作的機會。

魏大哥的醫術我早就見識過了。

今天早上我又聽大剛說,他爸早前出了車禍,腰椎斷裂壓迫神經,造成下肢癱瘓已經二十多年了。

被魏大哥鍼灸加藥物治療後,不過十來天,就能下地了,你說魏大哥還能是一般人嗎?”

魏武笑著說:

“既然周哥如此乾脆,我也不藏著掖著了。

你放心,我有足夠的信心生產出療效特彆顯著的中藥。

而且是舉世無雙的獨一份,無人可以仿製和假冒。

我目前什麼都不缺,包括資金也足夠。

唯一缺的是生產管理和推廣銷售方麵的人才,特彆是比較瞭解又可以信任的人才。

因為文老和詩文妹妹的原因,這才考慮和你周哥合作。

我根本不擔心藥物的藥效,隻擔心藥品的批文下來的太慢,還有就是不久之後生產能力會嚴重不足。”

周懷玉這時徹底放下了疑慮,隻希望魏武早點拿出藥方。

他急切的想看到,到底是什麼神奇的藥方,讓魏武的信心如此之大,更想看到新藥銷售的火爆場麵,忙說:

“我也非常希望新藥大獲成功,要是這樣我就占了大便宜了。

實不相瞞,中藥廠這幾年每況愈下,生產和銷售都逐年下滑。

要不是魏老弟弄來這批好藥材,我本來就打算改為生產西藥了。

原本去年就打算改了,隻是這些設備流水線才更新不到三年,而且全是最新的技術。

現在中藥廠倒閉不斷,這些設備要是退下來就隻能當廢鐵賣了,實在不甘心哪!

我也是被這幾年中成藥的銷量給打擊了,這纔對中藥異常的小心。”

兩人很快達成了共識,隻是魏武堅持股份按照8:2來定,最終周懷玉隻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