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魏大哥,我吃醋啦!

兩人冇等一會,周詩文和林依然分彆帶著車過來了。

林依然帶來的是一輛廂式貨車,她從貨車的駕駛室跳下來,看到那一地的野豬野兔,還有一兩百條大魚,高興得眉開眼笑。

一路小跑著過來抱著魏武的胳膊說:

“魏大哥真好,這回酒店夠用好久了。

而且,這次給我的東西比詩文的多,我總算扳回了一局!”

說完還得意洋洋地看了周詩文一眼。

她隻看見路邊堆放著大約一卡車的藥材,並不知道魏武家裡還有好幾十車呢。

周詩文當然知道還有更多的藥材,不然電話裡魏武也不會讓她把藥廠的貨車全部開過來。

她正要說話,大剛搶先實話實說了:

“依然姐,你高興得太早了!

我叔家的院子裡還有好多好多的藥材呢,怕是要裝幾十車呢!”

自從大剛喝了藥酒,開始練功,不僅力氣大漲,智商也在線了。

腦子反應快了,說話也利索多了。

周詩文聽了大剛的話,笑道:

“哈哈,連大剛都說你高興得太早!知道嗎,魏大哥對我最好了。”

說完,突然臉就紅了。

林依然把腳一跺,大聲叫道:

“魏大哥,我吃醋啦!”

說完也是漲紅了臉,然後恨恨地說:

“大剛,你就不能替姐說說話,枉我每次給你做那麼多好吃的。”

大剛憨憨地摸著碩大的腦殼,低聲說:

“可我也不能說謊啊。”

這一次,野味是真的很多,廂式貨車幾乎裝滿了。

林依然讓魏武跟著去結賬,魏武擺了擺手說:

“不用了,你自己算好了打給我就好了,價格按照上次的八折就行,上次太高了。”

林依然道:

“那行,我先拉走了,價格麼我自己看著辦。”

說罷,跟著駕駛員上了廂式貨車的駕駛室,開車回富通大酒店了。

臨走又跟魏武說,中午去她那吃飯,是吳堅聽說他出了山,知道他這幾天在山上冇什麼好吃的,於是便在富通定了包廂。

說是中午陪他好好喝幾杯,要他早點過去。

周詩文是自己開車先過來的,大貨車還冇到。

等了一會,一溜大貨車開了過來。

他們留下一輛車在這邊,讓他們把這邊的藥材拉倒和春堂去。

家裡那些數量太多,隻能拉到藥廠去了。

魏武把兩個編織袋和三捆藥材挑出來,當然還有二十多捆千味紫藤,這些是藥種和珍稀藥材,都是非賣品。

大剛把這些藥材和藥種還有竹筏一起放進了一輛空車。

周詩文駕車載著魏武和大剛,領著車隊去了魏老莊。

路上,周詩文笑著跟大剛說:

“大剛,這回你叔可要賺不少錢呢,你還是一天一張紅票票?是不是有點少,要不一天兩張?”

大剛堅決地搖搖頭,說:

“我幫我叔做事,是不要錢的!”

周詩文逗他說:

“那要是你叔一直要你幫他做事,你也不要錢?”

大剛愣了一下,說:

“往後就要錢了,還是老樣子,一天一張紅票票。”

魏武兩人哈哈大笑,大剛也咧著嘴笑。

魏武便把剛纔跟玉龍夫婦說的又跟大剛說了。

大剛聽說讓他去學開大卡車,高興得像個孩子似的。

他這麼大的塊頭,坐在三輪車裡太憋屈了!

魏武便讓周詩文幫他找個駕校。

周詩文說,剛好開發區那邊有一家,等藥材的事情忙完,就帶大剛去報名,這樣大剛中午可以在藥廠吃飯。

魏武覺得挺好,囑咐大剛空閒的時候給廠裡乾點力氣活,大剛點頭答應。

周詩文的車子一直開到魏武家的小院,卡車則是停在了水庫埂上。

跟著魏武進了他們家的院子,看到前後院堆滿了藥材,周詩文又是興奮又是吃驚。

興奮的是這些藥材不僅數量多,而且都是年份長的老藥材。

吃驚的是僅僅十幾天時間,他們兩人居然采了這麼多,太不可思議了。

周詩文從藥廠帶了很多工人過來裝車,這是魏武在電話裡說的,因為從他家到水庫埂還是有幾百米路程的。

趁著他們裝車,魏武走進屋裡,玉昆和幾個裝修工人正在屋裡忙活。

經過了十幾天,屋裡的裝修已經有了雛形。

水電和泥瓦工的工序都已經完成了,剩下的都是木工也就是玉昆的活了,還有就是最後的油漆了。

和玉昆簡單地聊了一會,帶來的十幾輛貨車就裝好了。

因為有大剛幫忙,裝車的速度快了很多。

工人們都被大剛的神力驚住了。

他每次都是用一根長繩捆上十幾個藥垛,往背上一背就走,遠遠地隻能看見一座小山在移動。

連五嫂看見了都有些發呆:

兒子自大跟著魏武後,這力氣可是漲了不少。

前兩天在家了扶他爸走路,就跟手裡抓著個稻草人似得。

魏武跟周詩文去了市裡,大剛在家繼續幫著裝車,估計這些車還得來回跑好幾趟。

一溜十幾輛大卡車開進了神山市經濟開發區,駛進一個掛著“神山市懷玉製藥廠”巨大廣告牌的廠區。

廠區麵積很大,十幾棟一眼看不到頭的巨大廠房整齊劃一。

廠房之間都用透明的塑料板蓋了拱形的房頂,汽車直接開到了拱形房頂下。

周詩文的爸爸周懷玉已經在等候,隻見他五十不到,略有發福,帶著一副眼鏡,顯得十分儒雅。

聽完周詩文的介紹,周懷玉握著魏武的手說:

“魏先生,幸會幸會!

早幾天就聽詩文這孩子還有我嶽父多次說到你,說你醫術了得,還有一身好本領,采藥和打獵的本領非常了得。

哈哈,我原本還有些不太信,現在才知道丫頭所言不虛。

這不過區區十幾天時間,就弄來這麼多的野生藥材,這太不可思議了,超人也不過如此吧!”

說完用手指著那十幾車的藥材,不可置信的說:

“要不是親眼所見,打死我也不相信這是你十幾天的收穫。”

周詩文接道:

“爸,纔不止這麼多呢,這些車至少要跑五六趟呢?”

周懷玉被驚倒了,瞠目結舌的說:

“這麼多,你請了多少人進山。”

周詩文搶著說:

“就他們叔侄兩人。”

“主要是我這侄子厲害。”

魏武撒了個慌:

“他的力氣可真大。”

“這山裡的藥材都紮堆生長?

怎麼我們公司收購野生藥材那麼難,到你這,就像把農村的柴垛拉過來那麼簡單?”

“周總過獎了,深山裡麵自然多些,隻是一般人不敢進去。”

“嘿嘿,爸,你現在相信魏大哥的本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