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一章見多識廣的老爺子

看到所有的野豬都倒下了,魏武悠閒地進了野豬樂園,把那些千味紫藤的主藤全部砍下,隻留下少量藤蔓讓它繼續生長。

另外還連根挖了三十多株小點的打算回去培育。

然後他選擇了一頭健康壯實的三百斤左右的公豬,讓這個幸運的傢夥做了新的豬王。

接著把其餘七十多頭一百斤以上的,包括那頭退位的超大號豬王全部宰了。

剩下不足一百多頭的母豬和小豬,讓它們繼續滋養這些千味紫藤。

等他把二十多捆千味紫藤和幾十頭野豬運到水庫邊,加上大剛走後他采的藥,數量已經很多了。

於是他又砍來毛竹,紮了個小點的竹筏,把所有藥材裝上竹筏綁好,天已經完全黑了。

想到在山裡呆了這麼多天天,儘采藥了。

除了自己要留下的藥種和部分珍稀藥材,其餘的恐怕夠上週詩文她爸藥廠一年用了。

不過也不能光顧著周丫頭,而忽略了林丫頭不是,就算是弄了不少野豬,也是為了采藥才下的手。

於是又折返回山上,憑著新晉的嗅覺和速度,抓了近百隻野兔。

這時差不多夜裡十二點了,便劃著竹筏往回趕。

竹筏順水而下,並不需要用力去劃。

於是他童心大起,把撐筏的竹竿放下,跳進水裡任竹筏自己順流而下,他隻需不遠不近的潛水跟著。

潛水的時候,看見比較大的魚便抓,然後扔到竹筏上,直到半夜時分,他才上了竹筏,此時他已經撈了一兩百條魚了。

上了竹筏,他也不管竹筏往哪漂了,躺在藥垛上就睡著了。

一直到竹筏撞上了岸邊倒進水裡的一棵大樹才醒來。

睜眼一看,竹筏已經飄過了魏老莊,甚至都過了九龍湖一段路了。

魏武看看時間,已經四點出頭了,看看身上,又跟上次差不多了,一身的布條,便想回家換身衣服。

他琢磨著這裡離家也就十公裡左右,趁著天黑路上冇人,便想一路跑回去,憑他的速度,倒也要不了幾分鐘。

於是魏武便找了個隱蔽點的山坳,將竹筏靠到了岸邊,把位置發給了大剛,又打了個電話給他,讓他過來看一下東西,畢竟竹筏上還有不少野味。

打完電話,魏武便趁著天黑往家趕。

他是沿著水庫往回跑的,快到九龍湖的水庫埂時,他放慢了腳步,因為他看到了對麵有個老爺子也在跑步。

老爺子應該有七十多了,跑得也不快,是那種慢跑,迎麵看到魏武的時候,老爺子還笑著打招呼:

“小夥子,年紀輕輕的就愛上了晨跑,好習慣呢。”

“老人家,您這身體可好呢。”

兩人相互招呼了一聲,又各自向前跑去。

魏武繼續跑了幾百米,正準備加速的時候,就聽見身後傳來“咕咚”一聲,便回頭看了看。

呀!不好。

就見那老人栽倒在水庫埂上,直挺挺地一動不動。

魏武趕忙跑回去,先是探了探老人的鼻息,發現老人已經停止了呼吸。

接著,魏武趕忙給老人把了一下脈,還好,脈搏還在微微跳動,隻是非常微弱,斷斷續續的,隨時可能停止。

魏武趕忙拿出銀針,在老人的心脈周圍紮了幾針,隨後握住其中一根,把真氣探進去窺探。

原來,老人是突發急性心梗了。

老人原先就有心臟病,心動脈血管管壁比常人要厚很多,加上他的血脂比較高,血液粘稠,把心血管給堵住了。

幸虧遇到了魏武,否則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他,最多不超過一分鐘,必死無疑。

魏武通過銀針,把真氣渡進老人的心血管,慢慢把血管疏通,同時另一隻手也冇閒著,配合著擠壓老人的胸口。

血管一通,魏武一手繼續擠壓老人的肺部,一邊把真氣轉移到肺葉配合著擠壓收縮。

很快老人就開始了自主呼吸,並逐漸平緩起來。

於是,魏武又將真氣收回到老人的心臟,對老人的心血管進行修複,主要是清除心血管管壁上的脂肪。

剛纔老人跑步的時候主動跟魏武招呼,魏武覺得老人家很是和藹,對他很有好感。

索性對老人的心腦血管進行了全麵的清理,最後又把老人由於長期抽菸造成的肺部問題也清理了。

等魏武收了真氣,準備起針時,發現老人已經睜開了眼睛,正笑眯眯地看著他呢。

魏武連忙起了銀針,扶老人坐了起來,問道:

“老人家,您現在感覺怎麼樣?”

老人樂嗬嗬地說:

“啊,我很好啊!小夥子,冇想到啊,竟然是個深藏不露的高人呐?”

“老人家,您過獎了,我就是會點鍼灸,真不是什麼高人。”

“彆給我老頭子裝,老頭子也是見多識廣的,我都醒了半天了,你後麵的動作我都感受得到。

那暖洋洋熱乎乎的一團東西是真氣吧?還說不是高人呢!這年頭,還有幾個人能練出真氣?還是個年輕的小夥子。”

冇想到老人這麼有見識,看來也是個不一般的人物。

魏武被老人識破,隻得說:

“想不到老人家見多識廣,是我藏拙了,老人家,您就住在這邊?”

“不是,我住省城呢。

我過去在這邊工作過很長一段時間,前段時間,我的學生調過來了,這次就是應他的邀請,來神山看看。

我見九龍湖的環境不錯,便住在了這邊的酒店。”

“您可得注意身體啊,昨晚喝了酒吧,早上也冇吃藥對吧?”

“嘿,小夥子,真神了!都讓你給猜著了。

昨晚學生請我吃飯,見到神山發展得不錯,一高興就貪了杯,於是早早就睡了。

結果睡早了,醒的也早。

我見時間還早,冇到平常吃藥的時間,便冇吃藥就出來了,也忘了帶。

剛纔和你小子打招呼時,吸了幾口涼氣,打了個寒顫,病就犯了。”

見老人和藹又健談,魏武笑了:

“老人家這是要怪我咯?”

“嗬嗬,咳咳咳...”

老人乾笑了兩聲,不想卻引來一陣劇烈的咳嗽,急忙偏過頭吐出一大堆黑漆漆的濃痰,其中甚至還有很多都結了硬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