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因禍得福

魏武估計那個人影就是前兩次遇到的神秘老人。

因為即使是驚鴻一瞥,他也大致分辨出那個人影與神秘老人十分相似,都是非常瘦削,而且那人剛纔說的或也證明瞭這點。

他估計,這個老人應該一直在他周邊關注或者是保護著他。

而今天來的這個風無影的實力太強,神秘老人應該冇有必勝的把握,加上魏武就在他身邊,投鼠忌器,不敢輕舉妄動,這才慢慢隱匿到魏武的身後,伺機救人。

冇想到魏武用傳功寶夾吸收了風無影大半的真氣,迫使風無影自斷手臂逃走。

老人一定是怕風無影走漏了風聲,引來方士門的全力劫殺,所以來不及多話,就追了上去。

魏武也顧不上想太多,更不管那兩個老頭最終如何,這個地方肯定不能呆了。

萬一那個風無影擺脫了神秘老人的追殺或者擊敗了老人,以他的秉性,一定還會回來殺了魏武。

最不濟也會通知方士門的其他人過來。

於是他趕忙收拾好東西,玩命地往前些天那個山洞那邊跑。

他要去那個山洞躲起來,那個山洞一股黑金蟒的腥味,就算是被方士門的人發現了洞口,也不會進去檢視。

跑到懸崖上麵,他正準備拉著樹藤下去,卻發現那天掛在老鬆上的蟒皮不見了。

於是他仔細傾聽動靜,冇有發現異常,接著便開始分辨附近的氣味,這才發現不好。

洞裡還有一條黑金蟒!那晚魏武仔細搜尋過洞裡的每個角落,分明冇有發現。

可見這條應該是那晚外出覓食了,魏武走後纔回來的。

想到那兩隻受傷的雛鷹應該早就進了蛇腹,魏武咬緊了牙關,他非得給兩個小傢夥報仇不可。

還有那條蟒皮,他也捨不得放棄,何況這又來了一條,那蛇膽、蟒血和蟒肉也足夠吸引他。

剛剛吸收了老傢夥的大半真氣,此時他的全身力量爆滿,豈能放了這條畜生!

於是他慢慢下到洞口,攥緊一把“威武神針”,屏住呼吸向洞裡張望。

外麵的這個溶洞裡很安靜,裡麵的溶洞裡卻是傳來巨蟒抽打石頭的聲音,隱隱還有翅膀撲騰的聲音。

小傢夥還活著!

魏武連忙朝裡麵慢慢地摸過去,過了那個通道,從溶洞的洞口看去,就見一條比那天那條還要大一圈的巨蟒,正虎視眈眈地盯著一根石筍,每隔一段時間就抽打一下。

石筍的筍尖上,兩隻雛鷹拚命地撲騰著翅膀,無奈卻怎麼也飛不起來。

估計是兩個小傢夥剛開始看見巨蟒時,拚命飛上了石筍,後來冇了食物,餓得冇了力氣。

而巨蟒一定知道兩個小傢夥一直啄食另一條黑金蟒的肉,所以就想吞了它兩,可是石筍夠高,巨蟒夠不著,便不停地抽打石筍。

隻見那石筍的下麵崩裂了很多,中間還裂了一條大縫,應該是巨蟒抽的,而巨蟒應該也累了,所以節奏也慢了下來,這纔沒讓魏武在崖上聽到動靜。

眼看石筍搖搖欲墜,兩隻雛鷹在上麵瑟瑟發抖。

魏武閃身而出,大喝一聲:

“畜生,看打!”

說完,故技重施,照著蟒頭就砸過去一塊石頭,巨蟒根本冇注意到有人進來,腦袋捱了個正著,暴怒之下,直奔魏武竄過來。

魏武等它近了身,張開了血盆大口,這才揚手扔出一大把“神針”,片刻間,和上次一樣,巨蟒的兩眼全瞎,口腔也紮滿了竹簽。

此時的魏武,真氣比之前強了十數倍,那些竹簽幾乎全部冇入了巨蟒口腔的嫩肉。

巨蟒痛得滿地打滾,魏武還是繞過去拽住蛇尾,開啟了螺旋槳模式,很快,巨蟒的頭便被咋成稀碎的爛肉。

魏武接了三瓶的蟒血,然後爬上石筍,把兩個小傢夥捧了下來,放在蟒頭的爛肉前,任它兩自個啄食。

魏武回到洞口,盤坐下來修煉,同時,放開感知,防止方士門的人尋來。

一夜無事,天亮後,魏武估計已經安全了,這才就地把巨蟒剝了,之所以在洞內剝蟒,主要還是為了給兩個小傢夥留下食物。

兩隻雛鷹吃飽了以後,繞著忙碌的魏武飛翔,似乎斷了的翅膀和腿已經冇了大礙。

魏武觀察了一番才恍然大悟,原來是蟒血和蟒肉的功效,兩個小傢夥的傷勢已無大礙。

魏武收了兩張蟒皮,還有蟒膽,然後把蟒肉剔乾淨了,再次烤成了肉乾。

隨後,魏武和兩個小傢夥道了彆,鑽出洞口,拉著藤蔓爬了上去。

兩個小傢夥站在洞口依依送彆,就是不敢振翅翱翔,一定是上次摔怕了。

都有心理陰影了!

魏武回頭與它們揮了揮手,等長大些再飛吧,反正裡麵的食物足夠。

上了崖頂,見這裡地勢極高,魏武便盤坐了下來,默默感受著身體的變化。

他吸收了風無影海量的真氣,加上昨晚一夜的修煉,真氣大幅增加。

原先的氣流變成了淡綠的水流,然後就隱身了,再次隱入經脈和穴位,就像是溪流被泥土吸收了。

不過,隻要他意念一動,那些淡綠色的溪流就會顯現。

魏武有些奇怪,不是說修煉的人都是在丹田聚氣嗎?為什麼到他這就不一樣呢?

是他的境界太低嗎?還冇有達到聚氣的境界吧?

魏武也隻能這麼理解了,心想,先不去管它了。

他的速度、視力、嗅覺和聽力都是提高了十多倍,坐在山頂甚至可以聽到幾十公裡之外的動靜,

聽力和視力都遠勝從前,至於嗅覺,不僅可以聞得更遠,他似乎還可以聞到更多的從前冇有聞過的氣味。

嗯,很多,好像有幾百上千中,但並不是分散在四周,而是來自一處,就在三十公裡之外。

不對!魏武突然站了起來,這不是很多種植物的味道,而是一種植物的味道。

這種植物的氣味就是上千鐘氣味交雜在一起的,名叫千味紫藤!

魏武不禁大喜,他這是因禍得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