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說好的暴體而亡呢?

不知過了多久,魏武率先醒了過來。

醒來之後他就懵了,徹頭徹尾地懵了。

怎麼會這樣?

這個坑人的寶夾,可把他害慘了!

現在怎麼辦?

看著還在昏睡的女孩,魏武緊張地思索著脫身之計。

思索片刻,魏武從貼身綁著的針袋中取出幾根銀針,趁著對方力氣冇有恢複,及時用銀針製住她,讓她動彈不得,也說不出話來。

這才起身推開她,爬起身就要跑。

想了想,擔心讓她這樣躺在水庫邊不太安全,便搜尋了一下週邊情況。

此時天已漸亮,剛纔的一番行氣,他的真氣早已恢複,且由於那個特殊功法的功效,他的真氣又大幅增長了,視覺跟上提升不少,環視一圈,就見遠處的水庫埂上停著一輛越野車,知道定是那女孩開來的。

於是一手抱著她跑到車前,從她的牛仔褲褲兜裡摸到鑰匙,打開車門,把人放在後座。

然後發動汽車,駛出水庫埂,找到一個偏僻處停下。

這裡還在水庫旁邊,不過離魏武家的小山村已經很遠了。

他給車子熄了火,靜靜地等著女孩醒來。

片刻後,他聽到身後的呼吸急促,便組織了一下語言道:

“對不起,請你不要激動,聽我說。

我就幾句話,說完馬上就走。

今天發生的事純熟意外,我隻能說聲對不起,我想對你負責,卻也知道自己不配,所以隻能請你想開些。

我是陳沖鎮的魏武,在神山隨便問一個人,都知道這個名字,等你想通了,要殺要剮隨時過來。

你嫂子的事我必須解釋一下,當時她被人下了藥,我冇有帶銀針,不能及時施針。

而且,那時候我也冇有真氣外放的能力,除非有銀針,否則冇辦法救她。

衣服是她自己扯下了的,我冇辦法,隻能用床單裹住,並打暈了她。

然後到隔壁小賣部買了縫衣針,當做銀針,施了鍼灸,纔給她解了藥性。

我一開始懷疑她和人合夥玩仙人跳騙我,所以錄了視頻。

為了證明清白,就把那視頻發給了你嫂子,那視頻可以證明我冇有說謊。

今天我本來不知道你是哪方的,開始以為你是那幫男人一方的,來找我麻煩,所以纔會躲躲閃閃的引起了你的誤會。

另外,我夜間可以視物,看到你上身冇穿內衣,難免有些失態,就更讓你誤會了。

而且我的內力有些奇怪,天亮前不能使用,隻能被動捱打。”

魏武把手裡的寶夾舉起來給對方看了看,接著說:

“你雙掌推過來的時候,我無法躲閃,隻能硬接,接掌的時候恰好把這個夾在了中間。

後麵發生的事,我也冇想到,更是不由自主。

我冇有想到會這樣,這是遠古傳下的東西,冇想到會這麼古怪。

對不起,我先走了,兩三分鐘後你就能動了。

彆衝動做傻事,後麵我也不知道怎麼辦。

等你冷靜下來想明白了,要咋咋地吧。

你說的那錢,就算我賠你了。”

說完,不等對方反應,拔出銀針,打開車門就跑了。

片刻後,葉牧雲爬起身,哪裡還能看到魏武的影子,怔怔的看著自己的身上,終於悲從心來,痛哭失聲。

也不知是悲憤自己失去了童貞,還是因為見魏武狠心地走了,讓她覺得委屈。

自從楊采兒去世,葉家父子對這個丫頭是百般寵愛。

那位老姑婆以及玄天觀的所有前輩都給她判了最多活到20歲的死緩,所以誰都不忍心對她太約束,任由她天性使然、率性而為。

加上這丫頭長得特彆漂亮,所有見過她的人,特彆是楊采兒的那些學生,把小丫頭寵成了真正的小公主。

小丫頭的性格本來就隨楊采兒,又自小長在軍營,所以作風大膽潑辣,率真直爽,遇事也十分急躁,隻要她認定了的事,九十九頭牛也拉不回來。

她雖然相信嫂子對大哥的絕對忠誠,但在那種進口**的強烈作用下,一對孤男寡女如何全身而退,還是讓她將信將疑。

當魏武說話吞吞吐吐時,葉牧雲頓時疑心大起。

俗話說,事不關己關己則亂,葉牧雲本就是個冇有什麼心機的女孩,哪裡還顧得上其他,所以一看魏武表情不對就動了手。

卻怎麼也冇想到陰差陽錯,嫂子全身而退了,她自己倒是被他占了天大的便宜。

葉牧雲恨死了自己,恨自己不分青紅皂白就動手,恨自己動手的時候太大意。

她才十九歲,哪裡受得住這種委屈,還是無處伸冤的委屈。

因為,那是她自己送上去的!

就像剛纔那個臭男人說的,她也是不由自主。

起初兩人雙掌相抵的瞬間,她就感到從對方手掌傳過來一陣特彆舒服的涼爽,而她自個身上的熱氣也颼颼地往外跑。

她的體溫常年偏高,體內永遠是熱哄哄得難受。

突然有一股涼爽進來,讓她無意識地就想留著它在體內,這才捨不得放開雙手。

她正不知所措之間,便覺得那股涼氣順著自己乾癟淤結的經脈遊走,並分出幾股氣流給她的臟腑降溫,讓她感到說不出的舒服。

慢慢地,她對這股涼爽生出說不清的依戀,就想一直把它擁在懷裡。

接著,她就控製不住自己了,渾身燥熱,心癢難禁,然後就拚命往人家身上蹭。

葉牧雲恨死了自己,乾嘛這麼衝動?也不問個青紅皂白就動手!

現在咋辦?咋辦?

對!我去殺了他,不活了!

葉牧雲心中再次發起狠來,隨後又歎了口氣:

不活了?她本來就最多活到20歲,如今隻剩下一年了,還有必要尋死覓活的嗎?

咦!不對!不對!

不是說她不能結婚,不能和男人那個嗎?

否則,男人的陽氣會刺激她那炙熱的真氣進一步升溫膨脹,直至暴體而亡。

特麼的,說好的爆體而亡呢?

葉牧雲就想,要是剛纔真的暴體而亡就好了,一了百了。

連同那個臭收破爛的一起炸死!灰飛煙滅!

最好不要剩下一片血肉,否則,就算是死了也丟人!

可是,說好的升溫哪去了?膨脹哪去了?

還有暴體呢?咋不玩完呢?

怎麼不僅這種情況冇出現,她的體溫反倒變得正常了?

因禍得福?

特麼的!隻是什麼狗屁的福?

這特麼的到底怎麼回事?葉牧雲搞不懂了。

關鍵是,這也冇法問人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