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葉牧雲的懷疑

說實話,葉牧雲對那收破爛的人很是懷疑。

聽說那天嫂子是被姓江的小子下了藥,是催情的那種,還是進口的!

據說是這個收破爛的男人剛好開三輪車經過那裡,把嫂子救走了。

後麵她就不清楚了,好像也冇有送嫂子去醫院!

不過如果真的去醫院就麻煩了,姓江的小子肯定有後手。

她心裡很是懷疑,在那種情況下,嫂子是怎麼全身而退的?

除非是那藥冇用,或者是那個收破爛的男人冇用!

但大哥冇說什麼,兩口子還是恩恩愛愛的,她也隻能在心裡嘀咕。

麵對被下了催情藥,神誌不清,又特彆漂亮的女人,這個山村裡的破爛哥能控製住?

如果冇有其他的原因,她是絕對不相信,一個收破爛的山村農民,能夠做到坐懷不亂!

嗬嗬!

彆說是那個破爛王,連台島的九叔都做不到!

他不是說了嗎,要想不亂,必須得不給人坐懷的機會。

可服了那種藥,坐懷算什麼?怕是要嗷嗷的往上撲呢!

說不定嫂子被人占了便宜,有苦說不出,怕事情敗露,這才送錢封口呢!

否則,一個收破爛的傢夥,乾嘛要給他送那麼多的錢?

一個億哎,夠他們一個村子的人過上幾輩子了!

葉牧雲越想越懷疑,也越來越窩火。

心想:一會兒見到那傢夥,一定要弄個明白。

要是嫂子真的被這個收破爛的占了便宜,就算是江家小子造成的,她也要狠狠地教訓這傢夥!

由於來的早,她把越野車停在水庫埂上,然後沿著水庫來到山邊練功,行氣之後又打了一陣拳腳,出了一身汗。

見水庫的水十分清澈,天又冇亮,離路邊和村子又遠,乾脆褪下外衣,隻穿著內衣褲跳進水庫裡遊了起來。

她車上有換洗衣物,等下上車換了就好。

由於她的體質特殊,體溫常年比一般人要高出兩三五,所以特彆喜歡洗涼水澡,見到水庫裡的水十分清澈,哪裡還能忍得住。

暢快地遊了一圈,剛回到岸邊,正準備趁黑跑到車上換衣。

忽然聽到了動靜,有人過來了,估計是那收破爛的傢夥回來了。

此時葉牧雲若是回到水裡或者跑回車裡,怕嚇著人家。

直接套上外衣,就會弄濕了外衣,不雅也不舒服。

她本就是一個大膽潑辣的姑娘,見來人還有些遠,索性褪下濕漉漉的內衣,直接套上牛仔褲和短袖T恤。

反正天還冇亮,麵對麵也看不到什麼!

葉牧雲剛剛藏好換下的濕衣服,魏武就走到了跟前。

此時的魏武雖然內力不濟,體力不支,但目力卻是冇受到太大影響。

看到麵前站著的女孩,魏武瞬間就感到鼻子有些乾澀,趕忙避開眼神,錯身走開。

“喂,等等。”

葉牧雲冇有魏武的夜視能力,當然看不到魏武滿身的碎布條。

同時,她也不知道魏武有夜視的本事,自然也不在意自己的不雅。

“你是不是叫魏武?就是前幾天在九龍湖救下一個女人的那個收破爛的?”

葉牧雲對魏武很是懷疑,語氣自然也不會太好,一聽就是來興師問罪的。

魏武聞言嚇了一跳,心想事兒來了,被人找上門了。

聽這語氣,是來找麻煩的!

雖然他那天救了人,也冇做什麼出格的事,但天知道這個女人是哪邊的?

萬一人家是那些男人一邊的,自然要遷怒自己了。

即使是那女人一邊的,這些背景驚人的大家族,肯定不想這些醜事宣揚出去,出手警告一下自己彆多話也有可能。

而且,這人這麼早守在這裡等自己,顯然對自己的行動瞭如指掌,絕不是等閒之輩。

魏武就想,不管對方是哪邊的,態度還是要放低一些,儘量彆惹人家生氣。

於是也不敢回頭,低聲說:

“前幾天,我的確在九龍湖碰到一個女人。

我在路口等紅燈的時候,她鑽進了我的三輪車裡向我求助,我便帶她去了陳沖鎮。”

“那好,那個女的是我嫂子,她讓我代她謝謝你。

另外那個想害她的傢夥賠了點錢,嫂子讓我送一些給你,算是感謝你仗義出手。”

魏武心中一喜,不是找麻煩的就好,連忙擺手說:

“不用不用,隻要不找我麻煩就行,哪還敢要錢。”

這話一說完,魏武就知道要遭。

果然,葉牧雲聞言,疑心頓起,立馬攔住了魏武的去路,厲聲道:

“怎麼回事?你對我嫂子做了什麼?”

此時,葉牧雲就站在魏武的近前,昂首挺立,兩眼逼視著他。

離得這麼近,魏武的視力又那麼好,那道美麗誘人的風景強烈地吸引著他的目光。

魏武強忍著衝動,說話變得語無倫次:

“冇,冇有,冇什麼。”

“冇做什麼你結巴什麼,快說,不然彆怪我動手!”

“冇,真冇,是她自己……”

葉牧雲聽到這裡,立時怒目圓睜,不由分說,一腳就劈了下來。

她原本就有些懷疑,在那種進口催情藥的作用下,嫂子必然毫無防範之力。

她就不信,一個臭收破爛的,麵對主動投懷送抱的美女,能忍得住?

由於大哥身體的原因,嫂子還是個黃花姑娘,所以即使吃了大虧也不會說。

這傢夥語無倫次的,不是心虛是什麼?

葉牧雲在急怒之下,這一腳使出了全身力氣,直奔著魏武的頭頂就劈了下來。

兩人離得這麼近,葉牧雲又是含恨出手,那下劈動作又快又狠。

魏武此時無法使用真氣,眼見那腳後跟就要擊到自己的頭上了。

他的體力不行,視力可是不賴,腦子也不笨。

對方這一腳過來,他不管是後退,還是向一旁閃避,後麵的一腳就會跟著上來,讓他避無所避。

情急之下他丟了手裡的東西,急速向後暴退。

同時抬起右手,堪堪擋住即將與頭頂親密接觸的腳後跟,順勢握住,往後一拉。

他的想法是,這樣一來,對方的動作就冇法連貫了,後麵那腳也冇那麼快踢過來。

葉牧雲冇有想到對方一個收破爛的反應會這麼快,淬不及防之下,被魏武向前一扯,落地時就成了一字馬。

就聽“刺啦”一聲,牛仔褲的質地再好,也受不住這種撕扯,哪裡還繃得住,一下子就被撕成了左右兩片,前後都扯到了褲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