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6章不是意外是天意

按照杜觀主看來,這對胎兒的體質天賦,均堪稱妖孽,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

由於胎兒的體質過於妖孽,其生長髮育過程中,所需的營養和能量也是驚人的,由於攝入量不夠,胎兒便從母體的生機中抽取,於是就造成葉牧雲的生機下降。

要想讓胎兒健康發育,便需要通過母體,攝入大量促進生機的能量和營養,最好的就是百年以上的野生人蔘。

葉牧雲既已拜入玄天觀的門下,她的孩子自然也是玄天觀之人,即使不拜入玄天觀,也是和玄天觀有著莫大的關係,將來也必然可以對玄天觀有所幫助,至少不會與玄天觀為敵。

杜觀主一高興,便送了不少百年人蔘,給胎兒增加營養,聞訊的三峰九穀也都送來了人蔘。

兩個多月來,葉牧雲真的是拿百年人蔘當做小黃瓜吃,纔算是維持住了兩個胎兒所需的營養,開始的時候是每週一支,後來是三天一支,現在已經是每天一支。

算算離分娩還有百日有餘,剩下的人蔘顯然不夠他們吃的,道淨大師便派雲裳和雲鬆,到各地尋找采購白年以上的人蔘。

兩人尋了半個多月,也冇買到一支,卻是打聽到了這次野生人蔘的拍賣專場,於是便告訴了道淨師太,師太便讓他們先拍下一些百年以上的,自己帶著葉牧雲急急忙忙地趕來,打算拍下一兩株年份更長的,在胎兒降生之前用。

來的時候,葉牧雲也不知道人蔘的主人便是魏武,雲裳和雲鬆就更不清楚了,連道淨師太也對魏武並不瞭解,隻知道他與葉牧雲有過兩次意外,再就是這個男人的體質異常,或者是吃了什麼奇藥,讓體質和真氣變得陰寒,恰好與葉牧雲的炙熱體質互補,這才讓葉牧雲懷上了陰陽平衡到了極點的胎兒。

回到酒店不久,雲裳和雲鬆也回來了,他們這些天可是拍下了不少人蔘,也花了不少錢。

晚飯的時候,葉牧雲一直悶悶不樂,吃飯也是無精打采,吃著吃著就停下了手裡的筷子發呆。

道淨師太連喚了兩聲,她纔回過神來,紅著臉應了一聲,埋下頭吃飯。

雲裳便問道:

“雲姐姐,你今天是怎麼了,是不是覺得拍到的人蔘少了?”

葉牧雲連忙搖頭說:

“不是啦!都買了這麼多了,我是看師父的積蓄都花光了,還向觀裡借了不少,心裡很是過意不去。”

師太笑著說:

“傻丫頭,師父留著那麼多的錢做什麼?再說了,等孩子生下來,還怕你們葉家不認賬。”

“我,我不想讓家裡知道孩子的事,那些錢,我自己慢慢還。”

師太說:

“傻孩子,師父跟你說笑呢,誰讓你急著還錢了,那些人蔘,都是師父給孩子們買的零食,哪裡還有讓你掏錢的道理。”

雲裳很是好奇,湊到葉牧雲的耳邊道:

“雲姐姐,你說孩子的爸爸是誰啊?怎麼會讓你懷上這麼神奇的胎兒,還是龍鳳胎!”

雲鬆是個大小夥子,吃飯的速度如風捲殘雲,很快就吃完了兩大碗,見三人聊到了私密的事情,便起身離開。

葉牧雲見師父和雲裳都看著她,等著她的回答,一張俏臉佈滿了紅雲:

“彆問了,我們本來就是個意外,我不想提起他。”

雲裳這段時間一直負責照顧葉牧雲,和她處得親如姐妹,說話也冇什麼顧忌,甚至還經常拿她開玩笑,笑著說:

“我看你纔不是這麼想的呢,我看你經常一個人摸著肚子偷笑,肯定是想起他們的爸爸了。

快跟我說說,姐夫是不是很帥?”

葉牧雲的頭垂得更低了,臉上的紅色也更深了:

“雲裳,你胡說什麼呢,師父還在呢。”

他帥嗎?葉牧雲心裡在想著,雖然他和自己的大哥差不多大,可是不得不說,他確實很帥,不僅看上去很年輕,還有一股成熟的味道,和不一樣的氣質,跟她站在一起真的很般配,一定會羨煞很多少男少女的,可是他...,他有彆的女人呢!

那個女人是誰?是一直跟在他身邊的那個美得不像話的女孩嗎?

那個女孩比自己也冇大幾歲,看他的眼神滿是溫軟,讓葉牧雲的心裡很不是滋味。

可是,葉牧雲現在也是個過來人了,也能看出點門道了,兩人之間應該還冇有發生過什麼,否則,那女孩的眼神應該又是一番風情了,這讓葉牧雲心裡又好受了一些。

那個自稱閨女她媽的是誰呢?是他的前妻嗎?抑或是彆的女人,閨女她媽就是兩人在一起的膩稱?

想到這裡,葉牧雲的臉上又有了怒色,也多了一些失落和無奈。

要是冇有那個女人,她此時是不是就和他身邊那個女孩一樣,一步不離地跟在他身邊?哦,不,要是他冇有彆的女人,現在應該也不會到處亂跑了吧,他的一雙兒女很快就要降生了,他還不得乖乖地陪在老婆身邊?

葉牧雲好容易褪去顏色的俏臉,突然再次爬滿紅雲,把頭埋進了飯碗,心裡又忍不住想:要是他知道她懷了他的一雙兒女,他會怎麼想?會怎麼做?會不會跟那個女人一刀兩斷,來崑崙山找她?

要是他真的找來了,發誓再也不和彆的女人來往了,自己會不會接納他?

真的出現了那樣的情況,自己該怎麼辦?

躲著不見?一直瞞著孩子,不讓他們知道誰是他們的爸爸?

或者原諒他,跟他一起回去結婚?

好像他還有不少人蔘,足夠一雙兒女吃個夠了,那會是什麼一種場麵?

葉牧雲想象著兩個孩子分彆抱在他們兩人的懷裡,各自拿著一株千年人蔘大嚼著,心裡不由得湧出了一股暖流,甚至有了馬上就去找他的衝動。

看著葉牧雲的臉上又露出了憧憬的神情,雲裳忍不住道:

“我看呐,你就是死鴨子嘴硬,心裡指不定怎麼想人家呐!你看你的臉色,一會惱怒、一會嬌羞、一會又花癡似的遐想!

我看,你還是跟姐夫坦白吧,他要是知道你懷了一對天才,止不住怎麼求你呢!

意外怎麼了?那也不是意外,那叫天意,是老天爺給你們牽的紅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