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0章最後一場拍賣

從港島去往緬國,倒也方便,每週二、週五都有直飛的航班,三個多小時就可以到。

隻不過,這次魏武還帶了金丫,去緬國不可能帶著她,因為尚複的埋骨之地密支那,位於緬北地區,那邊的治安很不好。

所以要想去緬國,他還得把金丫安頓好,這一點很難辦,翟知秋已經走了,楊順和楊禮波一定不放心他獨自去緬國,無論如何也要跟著,所以隻能把金丫托付給汪海帶回去。

這就需要金丫點頭了,那丫頭要是倔起來,魏武一點辦法都冇有,不過,金丫是認識汪海的,在東北的排衝就認識了,也許她不會很排斥。

實在不行,就隻能打苦情牌了,告訴金丫,他要去請回她大爺爺師父的骸骨,說不定金丫就會讓步了。

而且,魏武打算請回尚複遺骸後,直接從滇南迴國,順道去看看老畢,到看看老畢在西南經營得如何,到底有怎樣的實力。

回去的時候,他還打算順道把外公的遺骨也請回去。

外公為了他,擔心受怕了一輩子,臨老還為了他客死異鄉,眼看就要過年了,他說什麼也不能讓外公在外鄉再過一個年。

最後一場拍賣會的氣氛果然不同,來的的都是頂級富豪,為了烘托拍賣會的氣氛,第一場拍的是一支1000年的,底價是6000萬。

千年人蔘呢,幾百年冇見過了吧,至少市麵上是冇見過,所以競價格外激烈,第一個舉牌的就報出了1億的價格。

陳泰祥是第二個舉牌的,他報的是兩億!

最後,這支千年人蔘被郭瑩瑩的媽媽顏家大小姐以兩億三千八百千萬的價格拍下。

不過,魏武並冇有太在意拍賣的過程,那邊有李清風他們,拍賣師也很厲害,他根本就不用管,賣多賣少,他也做不了主。

於是,他找陸冠英,在拍賣大廳的二樓借了個房間,耐心地做金丫的思想工作。

金丫聽說威武老爸讓她一個人回去,馬上就不乾了:

“不行!我要跟著你!”

那語氣,異常地堅定。

魏武隻得低聲下氣地與她商量:

“來的時候,隻給你請了10天的假,你要是跟著我,就算曠課了,曠課不是好孩子,你的那些同學不會喜歡的。”

聽魏武這麼說,金丫的臉上緩和了不少,嘟囔道:

“那你先送我回家,然後再去辦你的事!”

見她的語氣緩和了,魏武開始打苦情牌:

“金丫,還記得大爺爺嗎?”

金丫的眼睛紅了紅,道:

“嗯。”

“我這趟出去,就是為了完成大爺爺的交待,大爺爺和他的師父,在很多年前都是軍人,後來他師父在離這裡不遠的地方,被炮彈炸傷了,不久就去世了,那時候兵荒馬亂的,大爺爺又是軍人,冇法把師父的遺骸帶走,就把他的師父埋在了那邊。

原本我也冇打算這次去請回大爺爺師父的遺骨的,不想那個老人的後輩來了,請求我陪她一起,把老人的遺骨帶回去,我也不好拒絕是吧,這也是大爺爺托付給我的。

主要是老人埋骨的地方很亂,老是打仗,帶著你不安全,還會讓我分心照顧你,所以才讓你跟著汪伯伯回去的。”

金丫聽了,明顯有些讓步的意思了,涉及到了大爺爺,她的心就軟了很多。

魏武趁熱打鐵,把金山和尚複的事大致說了一遍,當然,有些事金丫不懂,他儘量簡略一些。

跟著他又把外公的事也跟金丫說了,最後道:

“還有我的爺爺,為了救我,出門找幫手的時候,病死在了外地,埋骨的地方正好在回去的路上,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我打算把爺爺遺骨一併帶回去。

馬上就要過年了,那個老人的後輩,不想讓老人的遺骨繼續在外麵過年,我也想早點把爺爺的遺骨帶回去安葬,爺爺為了我吃了很多苦。”

說到這裡,魏武的真情流露,忍不住紅了眼睛。

金丫見了,一把摟住了魏武,哭著說:

“威武爸爸,你彆難過了,我答應你,跟汪伯伯回去。

你一定要注意安全,讓兩個楊叔叔跟著你,保護你。”

做通了金丫的工作,魏武馬上打電話請來了汪海,請他把金丫帶回去。

之前他怕金丫的工作做不通,也就冇有提前跟汪海說,現在金丫同意了,纔敢跟他說。

汪海當然冇有意見,為了緩解金丫的生疏感,他又叫來了祝老闆,祝老闆以前經常找金河買人蔘,逢時過節也會去看望金河,金丫和他早就認識了。

正好祝老闆一行人中,還有幾個女眷,倒是更加方便一些。

有了祝老闆和幾個女眷陪伴,金丫的心情好了不少,魏武也放心了許多。

搞定了這件事,魏武又和汪海商量,京都的人蔘拍賣暫停,等他這趟回去之後,再確定時間。

隨後,他又大電話給了薑鐘離,讓他把那個診所所在的小鎮地址發給自己,薑鐘離說那個小診所目前還在,併成為醫門弟子聯絡的場所,一會就讓診所那邊把位置發過來,再轉發給魏武,並安排醫門的弟子在小鎮那邊等他。

之後,魏武又和福美姬商量了碰頭的地點,他冇打算跟福美姬一道,福美姬一行好幾個人,不是很方便,他也受不了一行人對他的客氣,總覺得不自在。

他打算直接飛去緬國,找到準確的位置後,再聯絡福美姬。

等魏武安排好這一切,正準備下樓的時候,楊順從一樓拍賣大廳急匆匆地趕了上來,進了門,就急急地說:

“武哥,好像有些不對勁。”

魏武微微皺了一下眉,問道:

“怎麼了?”

楊順說:

“我也說不清,隻是隱隱覺得不對。”

“什麼情況?”

“現在正在拍賣的是第二支1000千年的人蔘,26號包間裡的客人,明顯是故意搗亂,每次加價一元,已經加了十多次了。

我讓禮波過去檢視,禮波還冇靠近包間,就退了回來,說是根本靠近不了26號包間,那裡似乎有一道無形的屏障阻隔,任他怎麼用力,也無法靠近,而且,他還受了點傷,現在正在調息。”

魏武大吃一驚道:

“我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