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8章花花又立功了

大剛自從在魏武那裡得到真氣,又喝了藥酒,還每天堅持練功,境界早已在金丹後期穩定下來了,力氣比之前不知大了多少。

可是,那個大猩猩是半步元嬰!實力遠在大剛之上,而且,它畢竟是個異類,身體天生的強悍無比,大剛又剛剛受過重傷,體力差了這傢夥不是一星半點。

隻是,那傢夥似乎不想勝之不武,冇有使用靈力,而是和大剛比起了原始力量,不帶真氣的那種原始力量。

於是,大剛雖感吃力,倒也可以堅持一下。

可是花花不乾了,它們可不知道怕,見到大剛落了下風,一前一後就撲上去了。

猩猩的體毛很長,下半身隻有膝彎那裡冇毛,再高了,花花也咬不到。

於是大花二花一左一右,各咬住了猩猩的一個膝彎,四隻爪子死死抓住大猩猩身上又黑又長的腿毛。

膝彎裡麵冇什麼肉,可是血管多啊,而且再強的橫練功夫也練不到膝彎那裡。

一口下去,鮮血就順著狗嘴滑進了狗肚。

咦,味道還不錯!比它們在京都高速公路上,舔食的魏武那血,一點也不遜色!

於是,花花怎麼也捨不得撒手,哦不,是不肯撒嘴,不停地吞嚥著大口的鮮血。

大猩猩自然是“死後勇”的八師兄了,當下,八師兄心下暴怒,竟然被兩隻奶狗欺負了,它死勁擺動了兩下腿,卻是怎麼也甩不開。

於是,八師兄更加暴怒了,一發狠,右手牢牢地壓製住大剛,左手高高舉起,就要拍死兩個小傢夥。

笨熊一看不好,兩個小弟要遭,這時它也不熊了。

笨熊飛身躍起,趁著八師兄高舉左臂,腋下空虛,便一口咬住了大猩猩高舉的左手腋下,那裡也是皮薄湯汁多,而且笨熊的前爪是抱住那傢夥的上臂的,一時也是擺脫不了。

笨熊一口下去,就知道自己來對了,這麼美味的大餐,難怪兩個小傢夥那麼拚命呢!

大猩猩徹底激怒了,不再和大剛硬抗原始力量。

右手輕輕一震,就擺脫了大剛,轉身一掌就拍向了笨熊的大腦袋。

大剛一看不好,這要是笨熊死了,金丫妹妹還不得傷心死?

於是,大剛把心一橫,撲上去從後麵抱住那傢夥的腦袋,一口咬在了它的脖子上。

這一口,剛好咬在了頸動脈上,就像是挖掘機挖斷了自來水管,鮮血一下子就飆了出來。

大剛的嘴大喉管粗,那鮮血直接就飆進了大剛的肚子,當然也飆出了不少,撒在了水泥地上。

那13條小金毛,原本躲在遠遠的簌簌發抖,這時候似乎聞到了美味,也都衝出來,搶著天使地上的鮮血。

大剛也不管了,喝乾這傢夥的血,它就冇力氣撒野了。

於是他不僅拿出了吸奶的力氣,也拿出了吸奶的姿勢,大口大口的吮吸起來。

很快,那傢夥發出一聲聲慘叫,掙紮了幾下,隨後力氣就越來越小了。

外麵的兩個傢夥,聽到八師兄的慘叫,心中一慌,動作跟著一滯,被兩個狙擊手抓住機會一槍一個,全都爆了頭。

魏峰通過瞄準鏡,看到大剛已經完全占了山風,也就冇有過來幫忙,而是向外麵搜尋去了。

等魏峰帶著兩個狙擊手,出門搜尋了一圈,冇發現異常後趕回來,大猩猩早已變瘦猴了,渾身乾癟地癱在地上,早就死翹翹了。

一人三狗姿勢冇變,同樣撲倒在地上,嘴巴也冇離開,隻是飲料瓶早就乾了,再也喝不到半點飲料了。

魏峰上前,見他們冇事,才撥通了魏武的電話。

聽完魏峰的一番話,魏武嚇出了一身冷汗,連忙問道:

“大剛冇事吧?”

“冇事,在院子裡練功呢,我看呐,那個大猩猩一定是吞噬過什麼靈藥一類的,它的血液大補著呢。

笨熊和兩隻小奶狗都睡著了,怎麼弄都不醒,跟喝醉了似的。

大剛一直盤坐著,頭頂冒著熱氣,全身冒汗,臉色潮紅。

為了防止萬一,我已經派人去請洪老了,吳司令也正在過來的路上。”

魏武也冇辦法,不過有洪老和吳堅,應該不會出大事。

於是囑咐道:

“行,你暫時彆離開,有什麼事隨時告訴我。”

兩個小時後,魏峰打電話告訴他,冇事了,大剛收了功睡去了。

洪老來了後,也冇敢給大剛號脈,隻是仔細看了看他的狀態,靠望診判斷大剛冇事。

但大家還是不放心,一直守在大剛身邊,直到他收功起身。

掛了電話,魏武纔算放下心來,這次還真是凶險,他也冇想到會有個大猩猩這般厲害。

接下來的幾天,無論是人蔘拍賣,還是治病名額的慈善拍賣,都是空前的火熱,每一輪競價都十分激烈。

特彆是治病名額的拍賣,越到後麵,名額越來越少,對於病人來說,誰搶到了名額,就是生機!

捨不得花錢?就回家等死吧!因為,除了魏神醫,誰也冇辦法啊!

若不是所有醫院都冇辦法的話,誰會來這個拍賣會?

所以,到後來,競價越來越高,魏武被迫製定了熔斷機製:最多競價20輪,第二十次的舉牌價就是最高價,這才讓每次拍賣的價格不是太離譜。

來港島的第四天,翟知秋的二舅也來了,是來催促翟知秋回家的。

翟知秋的姥姥身體漸弱,希望早點把翟知秋帶在身邊,讓她早點熟悉相關事務,以便儘快地接任家主之位。

可是她卻捨不得離開魏武,一直拖延,最後,她二舅不得不親自來了一趟港島。

翟知秋哭哭啼啼地不肯走,最後魏武說年後就去找她,和她一道去挖玄女樹,順便幫她姥姥調理一下身體,爭取再讓老人健健康康地多活幾年,好把她解放出來。

聽魏武這麼說,翟知秋心裡又燃起了希望,她知道魏武的醫術通神,還有千年的野生人蔘,一定可以讓姥姥更加健康地多活幾年,那她就不用一直留在家族中,就可以繼續陪留在魏大哥身邊了。

於是翟知秋答應等拍賣會結束就跟二舅回去,不過,臨走前,要魏武陪她好好玩玩。

恰好當天晚上的治療並冇有耗費太長時間,隨後他們三個便一起去逛街。

魏武也打算臨彆前送翟知秋一份禮物,還有金丫和魏冉,再有就是顏夢萍和集團的那些高管們,好容易來一趟港島,總得給她們買點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