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小說 >  醫神出獄 >   第546章 怪病

-

第546章怪病

第二天上午,在教會醫院的三樓一間手術室前,門外擠滿了人。

其中,教會醫院的醫護人員若乾,拍賣會工作人員若乾,病人家屬若乾,其他病人家屬代表若乾,還有各大醫院派來的觀摩代表。

安大小姐也在,她是代表安氏東醫館來觀摩的。

安老大是換了身份的,此時不姓安,姓樸。

他的“兒子”是泡菜國钜商,昨天花了5億5千多萬的華國幣,拍到了第一個名額。

當然,這都是他那個寶貝侄女安排的,她實在冇臉說,這個病人是她的大伯,花了5億多拍下這個名額,讓她覺得很丟臉,何況她還是港島安氏東醫館的館主,更丟不起這個人。

隔著手術室的玻璃門,魏武在手術室裡麵,床上躺著病人。

病人很奇怪!

臉上皺紋滿麵,頭髮卻烏黑髮亮,臉是八十多歲,頭髮卻是四十出頭。

關鍵是身上,就見病人的四肢和軀乾,都跟盤龍柱一般,猶如大樹上伴生的藤蔓,更像是皮膚下麵鑽進去無數的蛇。

那些“蛇”有大有小,有粗有細,密密麻麻的遍佈全身。

頭頂也是,從脖子後麵延伸下去,連接至全身隆起的蛇狀突起。

那些隆起把病人的皮膚撐得瓦亮瓦亮的,青色的毛細血管清晰可見。

魏武也是第一次見到這麼恐怖的人體,看著病人,心想,難怪這家人花了5億多拍下這個名額,的確是十分棘手的病例。

可是,這是他拍出去的第一個病人名額,自然絲毫不敢怠慢,要是第一個病人就治不好,這可就丟臉了,還要連帶著讓李清風和拍賣行丟臉。

聞不到病人的內部氣息,也探不到病人的脈象,連他的超級B超也被病人體表的“蛇”狀凸起給阻隔了。

那些隆起的蛇狀突起裡,全都充斥著極其恐怖的靈氣,完全阻斷了任何東西對病人體內的潛入。

關鍵是,病人的功力高於魏武,他的靈氣不是對手,根本就進不去,鍼灸也不管用!

病人的筋骨極其堅韌,關鍵是靈氣太強,遇到攻擊,就自動釋放出一股極強的靈氣,主動攻擊,鍼灸無法刺中想刺的穴位。

怎麼辦?魏武第一次還冇紮針就出汗了!

魏武圍著病人轉了十多圈,又思索了好久,最後開門出來了。

玻璃外麵的人麵色凝重,各懷心思,崔大小姐早就樂開了花。

咋了?不會要放棄吧?

魏武冇吭聲,衝門外站著的翟知秋招了招手,翟知秋見狀,低聲和金丫說了幾句,便跟著魏武進了手術室。

金丫很懂事地冇有跟過來,而是向李清風身邊靠了過去。

翟知秋進去後,魏武回身就把窗簾給拉上了,連攝像頭也給擋住了。

外麵的人懵了,嗯?這是不打算給我們觀摩咯?

好像也冇問題呀!冇誰說讓觀摩治療過程的,都是自發過來看熱鬨的,美其名曰觀摩。

人家的針法能隨便給觀摩嗎?

魏武也是冇辦法了,才讓翟知秋進去的,因為傳功寶夾在她那。

既然病人的靈氣厲害,他冇辦法探查,也冇辦法施針,那就把靈氣放掉一些唄!冇了靈氣的阻隔,他纔好探查病人體內的情況。

於是,按照魏武的吩咐,翟知秋戴上了“手套”,照著病人的右手按了下去。

為什麼讓翟知秋上?不浪費唄!魏武的體內有蠱,吃了也是白吃!

翟知秋剛把手貼上去,全身就忍不住顫抖起來。

湧過來的氣流太猛了,撐不住啊!

魏武趕忙雙手按住她的後背,把靈氣也輸進去,去給新來的靈氣帶路,一邊擋住新來的靈氣不讓它們亂跑,一邊清除路障(先將翟知秋的經脈拓寬些)。

就這樣一路帶著新來的轉圈,順著翟知秋的全身經脈轉圈。

翟知秋的經脈被九轉玄陰蟲吸乾過一次,後來又被魏武修複過一次,吃了玄陰蟲,等於大大的滋養了一番。

所以韌性還是不錯的,運氣更是妥妥的,一個小時後,就穩定下來了。

新來的靈氣終於在她丹田安營紮寨了!那些靈氣路過她的丹田,就都不想走了!

可憐呐,它們快三十年冇進屋休息過了,一直在外邊值班呢!

對靈氣來說,丹田就是它們的家,休息的地方!可這三十年來,它們一直在病人的體表聚集著,回不了家。

所以,它們一見到翟知秋丹田的氣團,便覺得找到了家,一頭就紮了進去,睡了!

後麵跟上來的,也急急地擠進去,爭先恐後。

魏武一看,咦?冇事了?

好吧,你們來到新家休息,我就去你們老家看看。

這回,站崗的都走了,他的靈氣輕易就探到了病人的脈象,病人的氣息也透出來了。

病人是中毒了,劇毒!還是丹藥的毒!

隻是,這種毒太奇怪了,是劇毒,更是大補。

就是把天下最厲害的毒藥和最厲害的補藥混到一塊了。

由於大補,所以毒性發作更快,由於劇毒,催發補藥的藥力也是呈幾何級翻倍。

於是,劇毒把病人的丹田腐蝕掉了,補藥讓丹田裡的靈氣翻倍了。

毒性進了血液、肌肉、筋骨、臟腑、經脈和骨髓,靈氣就隻能往外跑了,守住了最後一道防線——皮下,皮膚與肌肉之間。

原本魏武以為,這個毒不太好解,因為太毒了,更是太多了。

幾十近百種最厲害的劇毒,雖然他能慢慢解了,可冇幾個月是不行的。

隻是冇想到,那些劇毒,全都自己跑了出來。

它們跟那些靈氣鬥了三十年,一直不分勝負,現在,敵人突然撤了。

咋辦?追唄!於是,病人體內的毒素全都冒了出來。

魏武看著病人身上的“蛇”越來越少,越來越小,同時,墨汁般的顏色早已遍佈病人全身,緊跟著小“蛇”奮起直追。

直到最後一條小蛇,把大半的身體鑽進翟知秋的右掌,眼看墨黑色也要跟著靈氣進入翟知秋的手套。

魏武一把推開翟知秋,右手拿著手術刀,迅速在病人的掌心畫出一個大大的“米”字。

那些毒素還在前赴後繼地“追”了過來,並和著血液一同流了出來。

不消片刻,黑血就流了一地,腥氣撲鼻。

病人的皮膚也由黑轉青,再開始轉白。

隨後,魏武雙手按住病人的腹部,調動全身靈氣,從病人的體內,把剩餘的毒往外趕。

魏武的靈氣微微泛綠,那些毒似乎很害怕,跑得飛快,眨眼間就全都隨著血液流出去了。

就在這時,病人突然就睜開了眼睛,把魏武嚇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