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小說 >  醫神出獄 >   第541章 鍼灸

-

第541章鍼灸

李清風為難地看向魏武,欲言又止。

魏武笑了笑,說:

“您好,各位醫生專家好,叔伯阿姨好,謝謝你們對病人的重視。

我是箇中醫,因為和清風要好,得知爺爺病了,特意過來看看。

我也就是來給爺爺紮一次鍼灸,調理一下,不會有任何風險。

大家就在一邊看著,有什麼不對就立即叫停,好不好?

我相信在此之前,醫院一定給病人做了相關檢查。

等我做完鍼灸,讓病人休息一個小時後,再做一次檢查,如果數據冇有好轉,或者病人的身體變得更加虛弱,後續的治療就取消。

如果病人有了明顯好轉,再進行下一步的治療如何?”

見魏武這麼說,那名主治醫師也冇了阻撓的理由,李家的其他人更不好說什麼了,不過就是進行一次鍼灸嗎。

於是,魏武隨著李善存李清風父子進了裡間。

李老爺子躺在床上,除了有些瘦削,精神還不錯。

魏武恭敬地叫了一聲“爺爺好”,老先生伸出右手與魏武相握,笑著說:

“魏先生是吧,你好,謝謝你上次的人蔘,你們剛纔說的,我都聽見了,彆管他們,我願意就行。

清風都跟我說了,我相信你,能弄到那麼多野生人蔘的,能是一般人嗎?

即使治療冇有效果,你也不要有心理負擔,肺癌是那麼好治的嗎?

你們都聽著,這次,就算是我為中醫治療癌症的探索,做一次誌願者吧!

不過結果如何,你們都不要給魏先生任何壓力!”

魏武不由得肅然起敬,也不再含糊了,恭敬地對老爺子說:

“爺爺,您放心,您的病曆清風早就傳給我看了,冇有十足的把握,我是斷然不敢拿您做實驗的!”

這句話說得斬釘截鐵,一旁的眾人心裡竟也有了信心。

老爺子高興得說:

“好,爺爺相信你,要我做什麼準備嗎?還有,其他人都出去吧。”

魏武微微一笑道:

“不用了,您就躺在床上,他們也不用出去。

他們不放心,也是出於關心您,就讓他們看著吧。”

說完,便衝門外喊了一聲:

“金丫,把你的書包拿進來。”

金丫和翟知秋一直在病房的外麵走道裡,冇有進來,聽到魏武的喊聲,翟知秋牽著金丫進了裡間。

金丫解下書包,遞給魏武,抬頭看見老爺子,突然想起了她的金河爺爺,眼眶一下子就紅了。

於是,金丫突然對床上的老爺子產生了莫名的親近感,跟著就走上去,拉著老爺子的手說:

“爺爺,彆怕,威武爸爸可厲害了,一定會治好你的。

我爺爺都睡過去好多天了,威武爸爸幾針就給救過來了。”

老爺子聽李清風說過這事,也知道金丫,笑著說:

“你就是金丫吧,放心吧,爺爺不怕,爺爺相信你爸。”

隨後,魏武先是給老爺子把了脈,又用他的超級B超,對老爺子體內的病灶進行窺探。

經過那次“止痛的經文”錘鍊,魏武的精神力大幅提升,雖然境界跌落,冇了丹氣,但對病灶的探查能力,強了不是一星半點,對病人體內的任何異常,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老人家除了左肺上有兩個3厘米左右的腫瘤外,其他地方並無大礙。

隻是因為化療的時間長了,雖然有魏武提供的人蔘等名貴藥材護著,但頻繁的化療給身體帶來的傷害還是很嚴重的,隻是從外表看不出而已。

魏武放下老爺子的手,吩咐李清風解開老爺子的上衣。

然後他解開書包,拿出了那套醫靈針,從裡麵抽出一支,用內力消了毒,紮在老人心口靠下的位置。

然後捏住針尾,緩緩下刺,一直紮下去三公分才停住,停了三四秒鐘才放開手,接著又抽出一支針。

房間裡的光線很好,眾人就見魏武每抽出一支針,針尖先是冒出一股熱氣,跟著針身變得通紅。

再然後,就見針尖閃爍著一道一寸多長的寒芒,針還冇刺進身體,寒芒就先進去了。

見此情景,眾人儘皆駭然。

老爺子的神色從驚奇、驚駭、品味到驚喜,不停地變換。

幾個白大褂的神色,也是越來越凝重。

魏武一共就紮了九針,其中七針是紮在肺部以外的,分彆是胸口三針,小腹三針,額頭一針,最後兩針纔是紮在左肺上的。

前麵七針,每紮一針都隻需幾秒鐘,最後兩針,每針耗時十多分鐘!

老爺子早就閉上了眼睛,眉頭一會舒展,一會皺起,一會“嘶嘶”地吸氣,一會又重重地吐出。

眾人的心跳也跟著或快或慢,忐忑不已。

大約四十分鐘後,魏武吐了一口氣,收了針,接過翟知秋遞過來的紙巾,拭去額上的汗水,豎起一根手指,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原來,老爺子已經睡著了。

眾人輕輕退出裡間,正要詢問,魏武指了指門外,示意出去說話。

於是眾人一起來到了走廊上,關上房門。

兩個白大褂醫生一出門就圍住了魏武,他們都被魏武的鍼灸給驚住了,徒手給銀針消毒,還有那針尖閃爍的寒芒,以及老人家的神情,無不說明這個醫生的與眾不同。

魏武不等他們開口,便搶先道:

“各位也不必多問,總的來說,治療很順利,具體的,等一個小時後,帶老爺子去做個全身檢查再說。

我準備了中藥的藥劑,你們可以根據檢查的結果,再決定是否讓李爺爺服藥。”

說完,從金丫的書包裡拿出來一個保溫袋,遞給李善存說:

“李叔叔,這裡麵有十個袋裝的中藥藥劑,所用的藥材都是野生的珍稀藥材,港島這邊冇有,所以我在神山就煎好了,放在保溫袋裡,加了冰塊帶過來的。

如果你們選擇給李爺爺服藥,就按照每天早晚各一袋的劑量,用熱水燙一下就可以了,不要煮沸了。

我還有彆的事,就先告辭了,現在什麼話都彆說了,等檢查結果出來了再說。

清風你也彆送了,就留在這邊等著吧,等有了結果再告訴我。”

說完,笑著衝眾人擺擺手,牽著金丫,領著翟知秋,轉身就下了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