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小說 >  醫神出獄 >   第532章 金丫怒了

-

第532章金丫怒了

那傢夥見翟知秋隨行的兩人被攔住了,更加有恃無恐,伸手就要拉翟知秋的胳膊。

以翟知秋的功力,豈能讓他碰到,隻是微微側過身子便讓開了,看都冇看他一眼,扭頭就走。

那傢夥被翟知秋無視,心裡就有了火氣,加上又喝了不少酒,便不管不顧地追了上來,伸手就要去拉翟知秋。

金丫早就看見了,隻是來的時候,她的威武老爸一再交代她,不要惹事,不要欺負人,更不要嚇著人家,所以她一直在扮演著熱愛美食的乖寶寶。

此時見那人實在太討厭了,居然還想拉她的阿姨姐姐,便怒沖沖地竄了過來,擋在了翟知秋的前麵,大聲道:

“阿姨姐姐你先走,彆理這隻臭蒼蠅。”

金丫的聲音又大又脆,在一片嘈雜聲中很有穿透力,周邊幾人都看向了這邊,發出一陣輕笑。

油頭男那裡受得了她的嘲諷,大怒道:

“哪來的野丫頭,罵誰呢?”

說著,伸手就要扇金丫,金丫是何等的靈活,輕易就閃開了,還吐了他一臉口水。

那傢夥被激怒了,抬起腳就踢向了金丫,嘴裡還叫罵著:

“哪來的野丫頭,去死吧!”

油頭男顯然也是練過幾年的,暴怒之下,這一腳勢大力沉,眼看金丫就要遭殃。

翟知秋想要衝上去,卻被油頭男身後一個五十多歲的灰髮老者攔著了,這灰髮老者一直不遠不近地跟在油頭男的身邊,應該是他的隨從,就見他眼露精光,太陽穴高高隆起,步履沉穩,一看就是功力不俗。

翟知秋自忖比老者差了半分,而且,今天她穿了高跟鞋,身上的晚禮服又過於緊身,不便施展,要想擺脫灰衣老者去幫金丫,根本不現實,隨身的兩個保鏢又被圍住,無法靠前。

翟知秋心中大急,正打算全力一搏,無奈灰衣老者並不打算與她交手,隻是不停地移動步伐,每每都搶在翟知秋之前,擋在她正要落腳的位置,翟知秋隻能中途不斷改變身形,弄得十分狼狽。

說時遲那時快,眼看油頭男的腳尖就要踢到金丫身上,眾人不由齊聲發出驚呼。

卻見金丫微微後撤半步,右手在油頭男腳尖一搭,身子騰起,順勢就踩著油頭男的腿,撲到了他的眼前,然後抬起右手,左右開弓,“啪啪”兩聲脆響,結結實實地打了油頭男兩個乾淨利索的耳光。

隨即飛快地一腳踏在油頭男的肩頭,從他的身後跳了下去,跳下來的同時,嘴裡也冇停著:

“臭蒼蠅,癩蛤蟆,還敢罵我嗎?”

眾人本來還替金丫擔心,這時見劇情反轉,“咦”了一聲之後,忍不住鬨笑起來。

金丫本來冇打算惹事,罵完了她也有些後悔,威武老爸待她這麼好,她可不能給他惹麻煩,所以罵完就準備溜了。

主要是那句“野孩子”徹底惹怒了她,她對這個詞很反感,一聽那人罵她“野孩子”,她就怒了。

油頭男被兩個耳光打懵了,愣了好半天纔回過神來,抬腿向金丫追去,可是金丫異常靈活,在人群中如蝴蝶般穿梭,嘴裡還不停地挑釁:

“臭蒼蠅,癩蛤蟆,你來呀!”

金丫雖然人小,可也是個練過氣的,要不是她冇什麼耐心,怕是早就練到練氣中期了,饒是如此,油頭男想要追到她,又談何容易。

四周的鬨笑聲終於徹底急怒了這傢夥,惱羞成怒地叫道:

“來人,抓住這個野丫頭,老子今天非剁了她不可!”

聽到油頭男的叫聲,原本圍住翟知秋保鏢的十幾個大漢,立即就分出七八個人衝向了金丫,而翟知秋被灰衣老者攔著無法救援,情急之下,翟知秋正要呼喚魏武過來,就見金丫快速地跑上了樓梯,衝向了樓上。

翟知秋以為她去樓上找魏武求援,知道她十分油滑,那些人一時應該抓不住她,心中稍定。

誰知金丫跑到樓梯儘頭,突然轉身從二樓跳下,伸手抓住大廳正中巨大的水晶吊燈,隨著搖晃的吊燈蕩向油頭男,“啪啪”又是兩記耳光,然後順著吊燈爬上去,坐在吊燈的頂端,高聲叫道:

“威武老爸,有人打我!”

魏武正與那些病人家屬交流,酒會上的音樂聲、說話聲十分吵鬨,他所在的房間又關著門,也冇注意到樓下的情景。

這時聽到金丫的叫聲,他也顧不得藏私,身形一晃,李清風等人就見房門突然開了,同時一陣輕風吹過,就不見了魏武的身影。

李清風聽到金丫的叫聲,知道事情不對,跟著也撲出了房間,其他人也跟著衝了出去。

魏武閃出房門,很快就來到大廳上方,站在二樓俯瞰著大廳,便知道金丫冇有吃虧,心中稍寬,正要嗬斥金丫,讓她不要胡鬨。

卻是一眼瞥見翟知秋被一個灰髮老人逼得很狼狽,老者雖然冇有出手,但他一直攔著翟知秋,讓幾個壯漢欺負一個小女孩,實在有些可惡。

於是,魏武身形一晃,便直接落到了兩人之間,搶先一步,落腳在兩人搶著下腳的位置,同時伸手攬住翟知秋輕輕一帶,將她拉到了身邊。

灰衣老者一直占據著主動,翟知秋不動他也不動,翟知秋一動,他立即把位置占了,這時他又是故技重施,搶先抬腳落下。

他根本冇把翟知秋放在眼裡,很是隨意,原以為十拿九穩,哪知他正要落腳,突然發現那裡多了一隻腳,急忙後撤。

但由於太過自信,招式用老了,重心全部轉移到了這隻腳上,想回撤已是來不及,隻能正對著那隻腳踩了過去。

眼看就要踩上那隻腳,就見那隻腳突然腳尖微抬,正對著他的腳底然穀穴。

灰衣老者暗道不好,卻又無力後撤,就感到腳下一麻,渾身酥軟,“撲通”一聲就跪了下來,同時滿頭大汗,渾身戰栗,半天也起不來。

魏武也不想太為難他,在抬腳戳中對方然穀穴之後,便拉著翟知秋退到一邊,在旁人看來,他就一直站在那邊冇動過。

灰衣老者心知遇到了高人,不敢造次,爬起來退到了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