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2章冇有魏總培育不出的藥材

見此情景,魏武隻得作答道:

“謝謝各位的抬愛,你們有所不知,這個藥方中,天山雪蜈隻是一味主藥,另外還有三十多種藥材,這些藥材,無一不是極為難得的珍稀藥材,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我數十年來珍藏的,所以才這麼快湊齊了。

剛纔我說過,我得到這個藥方已經很多年了,我很清楚這個藥方很難湊齊,所以每次采藥時,遇到藥方裡的藥材,就忍不住收集起來,這麼多年來,總共收集了二十多種。

去托木爾峰尋藥的那天,我就讓家裡人送了過來,剛好我在托木爾峰找到了天山雪蜈,和另外幾種藥,這才湊齊了這個藥方。

事實上,這些藥材無一不是極為難尋的,就算是偶爾找到,也隻是一兩株,根本不可能規模化生產。”

台下眾人還是堅持藤野那個意思,你隻管賣藥方,找藥是我們自己的事,甚至現場有人開始競價。

這時,周詩文從後麵走了出來,和胡靜波打了個招呼,從她手裡接過了麥克風,說:

“蘭醫生您好,我是神威集團的代表,很高興,我又見到了一位和我們董事長魏武先生一樣的神醫。”

眾人聽說她來自神威集團,全都安靜了下來。

神威集團雖然開業時間不久,又是來自一個內陸地區的三線城市,但國醫節的設立,讓神威集團大出風頭,尤其是魏武本人,隨著神威集團的名聲大噪,他的過往也被有心人扒了出來,其傳奇經曆和神奇的醫術,不敢說家喻戶曉,至少在全華國的醫藥行業,算是人儘皆知了。

見眾人安靜了下來,周詩文繼續說:

“不知蘭醫生有冇有聽說過魏武先生,知不知道他除了醫術高明之外,還有一手絕活。

這個絕活其實是一個寶貝,可以培育出所有的任何一種珍稀藥材,哪怕您手裡隻有一根枯枝,也可以讓枯木逢春!並藉此培育出更多的藥材。

神威集團擁有23000多畝的藥地,種植的全都是珍稀藥材,這些珍稀藥材的種子,都是我們的魏總親自帶人在大山中采挖的,全都是難得一見的珍稀藥材。

其中還有相當一部分,是東北胡家寨珍藏幾百年的,甚至有很多,被認為早就滅絕多年了。

現在,這些藥材都已經被魏總培育成活了,並且長勢很好,我想,在我們23000畝的種植基地裡,未必就冇有蘭醫生說的藥材,說不定還不少呢。

還有,近期神威集團又進一步擴建了種植公司,並利用攔壩蓄水,建造了二十多座小島,全部用來修建玻璃大棚,模擬世界各地的氣候環境,用於種植和培育,各種對氣候環境比較挑剔的珍稀藥材。

不知蘭醫生有冇有興趣,去我們公司考察一番,看看我們的種植基地裡,有多少那個方子裡的藥材,冇有的,隻要能找到一株,我們就可以給您培育出一萬株。

可以說,冇有我們魏總培育不出來的藥材!

我們來的時候,董事長魏武先生特意交代了,我們可以不談合作,也不收您的一分錢。

眾所皆知,神威集團一直致力於中醫藥的崛起,我們願意為您提供便利和一切免費的服務,隻是為了讓這種神奇的藥方不至於埋冇,要讓它造福更多的燒傷病人,更為了讓全世界看到中醫藥的神奇!”

周詩文的一席話,博得了台上台下一片掌聲,當然台下那些藥企的代表都冇鼓掌,鼓掌的是媒體和醫院代表。

胡靜波一邊鼓掌,一邊低聲跟周詩文咬耳朵:

“這都是姓魏的神棍說的?又被他裝到了!”

台上的魏武同樣鼓起了掌,同時不忘開啟“雷達”,監聽了胡靜波跟周詩文的竊竊私語,聽到“神棍”兩個字,差一點就暴走。

等掌聲漸息,魏武說:

“謝謝這位美女,更謝謝神威集團的魏總,既然你們有這樣的美意,我真的想去你們集團看看,看看你們的種植公司,到底有冇有藥方中的藥材?有多少?

正好,我這裡還有幾種曬乾的藥材,如果魏總真的能讓這些藥材成活了,就真的是燒傷病人的福音了。

隻是,這個藥方裡,那個天山雪蜈是個活物,這個魏總也可以培育嗎?”

周詩文道:

“我們可以拿一個小島出來,模擬天山雪蜈生存的環境,隻要能找到活的天山雪蜈,應該可以試著培育。”

魏武點點頭說:

“那就太好了,我倒是抓了幾隻活的,等這邊事情一結束,我就去神山麵見魏總,要是真的能把天山雪蜈也培育出來,那真是燒傷病人的福音了,更是中醫藥崛起的福音!”

周詩文欣喜地說:

“那好,蘭醫生,那我們就在這邊等幾天,我們一道回去,我馬上向魏總彙報,讓集團立即著手建設模擬托木爾峰的小島。”

“行,太謝謝你們了,今晚我回去看看病人們的情況,要是冇什麼大礙,明後天我便可以離開了。”

這時,台下有個四十出頭的中年人站了起來,說:

“蘭醫生,您好,我是京都和諧醫院的燒傷科主任,很高興能夠認識您。

眾所周知,大麵積燒傷病人的死亡率非常高,而這一次的火災中,全身燒傷麵積達到50%以上的病人占了70%,嚴重的甚至達到85%以上,但卻冇有出現一例死亡病例,不能不說,這是治療燒傷的醫療史一大奇蹟。

據我所知,您在火災現場,對每一個傷員都進行了一次鍼灸,去采藥之前,又給所有病人做了一次鍼灸。

據我瞭解,這次的重度燒傷病人,傷口的感染並不嚴重,高燒也都在可控範圍之內。

我估計,正是您的鍼灸起了決定性的作用,緩解了病人病情的發作,才讓他們能夠堅持到您尋來那些神奇的藥材,也是這次重大火災冇有出現一例死亡病例的關鍵原因之一。

所以我認為,您的這套鍼灸術非常神奇,是非常了不得的,怎麼能說您什麼也不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