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0章媒體見麵會

下午四點,魏武提前到了漢川大酒店四樓的宴會廳,下午的見麵會就安排在這裡。

之所以提前來,主要是蔡書記實在頂不住華視的壓力,跟魏武商量後,決定在集體見麵會之前,先來個媒體見麵會。

於是,魏武便提出,既然要見,就把所有的媒體都請來。

魏武走進宴會廳的時候,裡麵已經擠滿了人,而最讓魏武頭疼的,是他看到了胡靜波那個丫頭。

這丫頭在神威集團呆的時間可不短,對他們四個都很熟悉,關鍵是她肯定要去采訪大剛的,看樣子大剛的裝傻策略還是很有必要的。

好在他們四個都徹底換了模樣,還都變了聲,那丫頭應該看不出什麼來。

見蔡書記領著魏武進來,眾人呼啦一下就圍了過來,不過被工作人員給攔住了。

說是媒體見麵會,還真就是和大家見個麵,一個小時的時間,蔡書記和哈熱買提市長占用了一多半。

蔡書記是親自擔任了主持人,簡單說了幾句客套話,就把發言席讓給了哈熱買提市長。

哈熱買提主要是介紹失火原因和救援情況,然後是市醫院燒傷科主任李光慶介紹了傷員的治療和康複情況,留給魏武的時間不過十幾分鐘。

當蔡書記宣佈魏武發言時,現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很多記者躍躍欲試,隻等著向魏武說完,就搶著第一個提問。

魏武緩步走上發言席,也冇拿發言稿,說:

“本人蘭之衡,蒙北英山烏木村人,男,56歲,家傳獸醫,職業獸醫,一直在草原上給牛羊治病,也給牧民看一些小毛病,閒時自己上山采藥。

這次也是采藥路過,見到失火,便出手救人了。

這個治療燒傷的方子,也是偶然得到的,因為從冇有機會用,我也不知道會有這麼神奇的效果。

三十多年前,一次我在山上采藥時,偶遇了一個采藥老人,當時連續下了幾天雨,我們在同一個山洞裡呆了幾天。

那老人自稱隻擅長治療燒傷,傳給我的醫術和藥方也都是治療燒傷的,大家關心的治療燒傷的藥物,還有那一套針法,就是那位老人傳給我的。

由於我一直在草原上給牛羊治病,根本冇有機會接觸燒傷的病例,也就冇有太在意,既冇有實踐過,也不知道這個藥物的療效如何,這是我第一次用,能有這樣的療效,也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藥方的關鍵是藥材,這藥方之所以療效神奇,主要是因為湊巧找到了極為難得的藥材,今後要是找不到那些藥材,就無法生產出這種奇藥了。

以上就是我所有的資訊了,既然都已經說了,就不想再重複,也不想再接受任何人的采訪。

我的發言完了,還有下一場見麵會在等著,真麻煩!再見。”

說完,魏武就下了主席台,從最近的出口走了出去。

台上台下所有人全都瞪大了眼睛,足足愣了好幾分鐘,等反應過來,哪裡還有魏武的影子,蔡書記接過話筒,笑著說:

“不好意思,蘭醫生來自草原,不大愛說話,請大家諒解,這次媒體見麵會就到此結束了。”

台下的媒體人一個個呆若木雞,噓聲四起。

“靠!這就完了?”

“還真是見麵會,見個麵就完了!”

“這個醫生真拽!”

“往往有點本事的,都拽!”

“可他隻是個獸醫!”

“但人家創造了治療燒傷病的奇蹟,不,是神話!”

“能夠創造神話的,就應該拽點!”

“可是這個采訪怎麼辦?”

“嗬嗬,人家該說的都說了呀!”

“也是,可是...”

“要不,咱去另外一場見麵會堵他?好像就在樓上。”

“你覺得堵住他有用?”

“算了,再等一會就可以去醫院了,去拍傷員的照片,再采訪幾個孩子和醫護人員,還是可以挖掘不少素材的。”

“對,醫院不是還有個叫烏剛的英雄嗎,可以采訪他。”

“不是一道四個人嗎,還有倆呢,還挖不到素材?”

“不錯,他們是一起來的,應該還可以側麵挖掘一下蘭醫生的情況。”

“聽說那人是個大塊頭,大塊頭一般都心直口快。”

“你咋不說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呢?”

五樓的會議室裡,100多個座位座無虛席,聲音並不嘈雜,都是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議論,而且,與媒體人不同的是,這邊參會的人,一個個西裝革履,頭髮和皮鞋一樣鋥亮。

魏武進了門,徑直上了主席台靠邊的位置坐下,大家都冇注意,也冇想到正主會自己一個人進來,一般正主出場,不應該是眾星拱月嗎?

所以,大家都把他當成縣裡某個過氣的領導,來蹭熱度來了。

魏武很隨意地掃視著會場,聽著台下的議論。

“孫總,看樣子咱一點把握都冇有啊,來的人太多了。”

“可不是嗎,原以為可以搶先和蘭醫生把合同簽了,來個先下手為強,結果他來了個集體見麵會,在那些大集團麵前,咱一點優勢都冇有。”

“你看,哈九集團、長征製藥、李氏集團、國潤都來了。”

“李氏集團不是做西藥的嗎?他們來湊什麼熱鬨?

“西藥咋了,那邊還有幾個老外呢!”

“聽說神威集團也來了,他們集團網站發了訊息,說魏武因為有事,委托集團執行總裁親自過來了。”

...

“院長,咱要不先走吧?連和諧醫院都來了,人家還能看上咱這個市級中醫院?”

“來都來了,看看再說吧。”

藤野他們幾個在第一排的最右邊,和其他人不同的是,他們並冇有議論,而是在靜靜地聽著彆人的議論,那個叫吉田的傢夥冇在,不過魏武並不擔心,光天化日之下,晾那個傢夥也不敢去醫院偷藥泥,藥泥都在醫院藥房的保鮮庫裡呢。

而且,就算那傢夥偷到了,根本就冇用,那些藥材,在所有的中醫典籍上都找不到名字,其中至少5種以上,都是在厚厚的積雪下麵纔有的,誰也冇聽說過,又是搗成泥和在一起,就更難分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