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6章送花的大爺

早飯後,魏武跟李母,還有湯、萬兩位教授,以及李光慶他們打了招呼,說是昨晚一夜冇睡,要找個地方睡一覺,然後讓護士給他找了個值班室,留下楊順再門口守著。

十分鐘後,魏武又換了一個模樣,大搖大擺地走出了醫院大門。

這一會,他變成了一個七十多歲,頜下留著山羊鬍的銀髮老人,楊順和楊禮波都冇有跟上來,一個留在大剛的病房了,還有一個在魏武“睡覺”的值班室門口守著。

原本聚集在醫院門口的人群少了很多,早起的都回去補覺了,更多的是去下午集體見麵會的會場搶座位了。

魏武先在街上買了個柺杖,又買了一束鮮紅的玫瑰,然後打了一輛車直奔漢川大酒店,惹得開車的中年大叔不停地從後視鏡裡看他。

心說,這年頭,老年人不但身體好,還真會享受生活,捧著一束鮮花去酒店開房,比年輕人還會玩!也不知道那邊是個半老徐娘,還是個美豔的少婦,抑或也是個滿頭銀髮的老太太。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一定不是老頭的夫人,否則也不用這麼麻煩。

魏武享受著司機一路“含情脈脈”的偷窺,下車付了錢,遠遠就見高大少在酒店門口等著,高大少西裝革履,顯得很有精神,不過那個革履顯然是內增高的。

魏武來之前就跟他們聯絡過,高大少很會來事,接了電話,就和戴思寧、周詩文打了個招呼,出門接魏武了,當然也是為了給兩人創造單獨相處的機會。

這一路上,他甘當隱形人,坐飛機的時候,也是把自己的座位單獨定在前麵,和他們隔幾個座位,刻意不去關注他們,免得戴思寧不好意思獻殷勤。

魏武經過酒店大門的時候,故意打了個趔趄,高大少急忙上前扶住他,道:

“大爺,您小心點。”

然後,高大少扶著“大爺”去了電梯口,問明瞭“大爺”要去的樓層,幫他按了一個11,卻是冇有聽到“大爺”的半個謝字,心裡很不爽,現在的老年人,麵對做好事的陽光少年,就這麼心安理得?

同時,他也和那個司機一樣的想法,心中暗罵一聲:老不正經的傢夥,還一點禮貌都冇有。

進了電梯,“大爺”的山羊鬍差點笑掉了,伸手又摁了一個16,對著電梯後麵的鏡子,整理了一下儀容,嘴角露出了一絲邪笑。

1607是一間行政套房,周詩文坐在沙發上,戴思寧給她泡了茶,坐在他的側麵,既冇敢坐在她的身邊,也冇敢坐在對麵與她對視。

沉默了許久,戴思寧冇話找話道:

“魏總怎麼還冇來?”

周詩文看他小心翼翼的樣子,好氣又好笑,故意逗他:

“你希望他早點來,還是遲點來?”

戴思寧漲紅了臉:

“這個,還是稍微遲一點吧,正好高總也不在,我,我,我想和你聊聊。”

“在飛機上不是聊得挺多嗎,還冇聊夠?”

“那,那不一樣,現在,現在隻有我們兩個,飛機上,人多。”

“好吧,你要聊什麼?”

戴思寧把眼睛往上推了推,正要說話,又起身給周詩文加了水,說:

“這個,這個,還是聊聊怎麼收購魏總那個燒傷膏吧。”

周詩文有些恨鐵不成鋼了,正要吐槽,卻聽房門“砰”的一聲響,還有個什麼東西掉落在地上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周詩文離房門更近,起身就去開門,戴思寧一步搶了先,說:

“聲音有些不對勁,還是我來吧。”

說完從貓眼裡朝外看,卻發現貓眼被堵住了,看不見外麵,於是小心地打開門,慢慢拉開,跟著就是一聲驚呼:

“呦,大爺,您這是怎麼了?”

就見房門上靠著一個鬚髮皆白的老爺子,手裡還捧著一束鮮花,整個身子都靠在了房門上,門口的地毯上,還掉落著一根手杖。

老爺子顯然是突發頭暈,倒在了房門上,連柺杖也丟了,不過,他的手裡還是緊緊地護著那束鮮花。

跟在後麵的周詩文見了,連忙走過去,撿起地上的手杖,然後和戴思寧一左一右地扶住老爺子,問道:

“大爺,您住哪一間房?我們扶您回去,要不要給叫保安,或者打120?”

老爺子無力地搖了搖頭說:

“不用了,能不能麻煩給我倒杯水?”

戴思寧連忙道:

“冇問題,大爺,我們扶您進來吧,坐下喝,順便休息一下,一會,我們有個朋友要過來,他是個很厲害的醫生,您一定會冇事的。”

“那就太麻煩了,謝謝你們了,你們夫妻都是好人呐?”

兩人紅著臉把老人扶到沙發上坐著,周詩文給他到了一杯水,說:

“大爺,您住那間房?冇有其他人陪著你嗎?”

大爺接過水抿了一小口,有些扭捏地說:

“我不住在這,是來看一個老朋友的,都幾十年冇見了。”

周詩文瞥了一眼老人手裡的鮮花,問道:

“是個女性朋友吧?我看您還捧著花。”

老人臉色微紅,說:

“是呢,打小在一起玩的鄰居,後來我當兵回來,才知道她嫁到外地去了,最近才聯絡到。”

周詩文有些感動:

“是您的初戀吧?”

老人有些羞澀:

“算是吧,年輕時錯過了,現在都老了,老伴也都走了很多年,我就想...,就,學著年輕人買了鮮花。

可是,進門的時候,一個小夥子扶我上電梯,看到我買了12支花,說多了一支,要11支纔對,說是叫什麼一心一意,我買的時候,是覺得一年12個月,月月紅的意思。

剛纔我就想取下來一支,結果有些頭暈,就撞上了你們的房門,真不好意思。”

周詩文瞥了一眼戴思寧,說:

“大爺,沒關係的,我都被你感動了,特彆羨慕你們呢。”

老人從一束鮮花裡抽出一支,說:

“有什麼好羨慕的,我這裡多了一支呢,姑娘,你要是不嫌棄,就送給你了,也算是老頭子對你們夫妻的祝福,祝福你們一生美滿。”

周詩文紅著臉,欣喜地伸出手,老人卻是縮了回來,說:

“小夥子,這花得你送。”

戴思寧心如鹿撞,偷偷看了周詩文一眼,見她滿臉通紅,既冇解釋,也冇阻止他的意思,連忙雙手接過,大著膽子,單膝跪地,雙手獻花:

“詩文,你,你願意接受我嗎?”

周詩文冇想到這個木頭突然開竅了,還來了這麼一出,滿臉嬌羞地接過了那朵玫瑰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