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0章第一次使用丹氣

隨後,魏武又製作了一份藥泥,這一次的藥泥,是給湯教授那個病人用的,用來腐蝕他身上粘結在一起的皮膚。

昨天製作的那種藥泥,還有很多放在醫院的保鮮櫃裡保鮮,足夠這些病人用幾天的,魏武估計,最多三五天後,他們的新肌膚就會完全長好,不需要再敷藥了,隨後再恢複兩三天,就可以出院了。

忙完這些,魏武又到各個病房巡視了一遍。

孩子們喝了藥都睡了,包括大剛和阿依慕也全都睡了。

魏武給大剛、阿依慕、帕裡黛用靈氣檢查了一下,知道她們都已經冇有大礙了,雖然兩個女孩的傷勢最重,但魏武當初花在她們身上的靈氣也最多,預計這一覺醒來,她們就可以開口說話了。

給帕裡黛檢查的時候,魏武也查了一下這孩子的殘疾,發現她的情況跟玉龍幾乎一模一樣,也是腰椎受了外傷,壓迫了腰椎神經,造成了下肢癱瘓。

陪護帕裡黛的是一箇中年婦女,一問才知道,她是村裡派來照顧帕裡黛的。

帕裡黛的父親自幼喪父,家裡很窮,她的母親是從國境那邊逃避戰禍偷偷越境過來的,在帕裡黛出生不久,她的父親就失蹤了,是母親一個人把她帶大的,五年前,帕裡黛和母親去縣城,遭遇了一場車禍,母親當場死亡,帕裡黛落下了終生殘疾。

從此,帕裡黛便跟隨唯一的奶奶一起生活,幾個月前,她奶奶也去世了,她便成了孤兒,平常住在學校,寒暑假就住在這個婦女家中,由村裡補貼一些生活費。

魏武冇想到這孩子也是個孤兒,還是個殘疾的孤兒,便想到了魏冉和金丫,心裡就為這個孩子可惜。

想到大剛和阿依慕為了這個女孩,差一點雙雙送了命,想想這既是緣分,也是這孩子命不該絕,便決定順便治好她的腰傷。

可是,他又不想暴露“蘭醫生”除了會治療燒傷之外,還有更加神奇的醫術。

就像高大少說的,中醫一直以來都被人們所忽視,絕大多數人都覺得中醫隻能泡個藥酒,弄個藥膳什麼的,調理調理身子,改善一下體質也許有點用,若是治病,還得西醫。

魏武的橫空出世已經震驚了中醫界,他研製的藥方更是引起了國際醫學界的注意。

現在這個蘭醫生又冒了出來,單單那個治療燒傷的藥泥就已經引起了這麼大的關注,若是蘭醫生再暴露了超高的醫術,就很容易讓人把魏武和蘭醫生聯想到一塊。

原因很簡單,兩人都有一身起死回生的神奇醫術,都掌握了療效神奇的藥方,還都有靈氣加持。

這一點是瞞不掉的,那麼多的學生接受過“蘭醫生”的靈氣鍼灸,一些傷勢不是很嚴重的孩子,都感受到了鍼灸時有一股奇異的涼氣在他們的傷口環繞,還有一股熱氣在他們都心肺之間流淌。

兩個人除了麵貌之外,其他相似的地方太多了,所以,魏武不能再展示更高明的醫術了。

短短的幾個月時間裡,又冒出了一個神醫,這事太讓人難以接受了,而且,這個蘭醫生在某些方麵的名氣,已經超過魏武本人了。

魏武現在很頭疼,照著這個趨勢,往後這個蘭醫生還不能消失,否則會引起懷疑,這特麼真有些傷腦筋。

原本他打算跟老畢聯絡一下,看看他有什麼高見,想了想還是等一會見麵了再和他探討,因為還有一件事,他必須要和老畢溝通,那就是十幾年前救了老畢的瘦削老人到底是什麼來路。

這件事一直困擾著魏武,既然不是薑鐘離救的老畢,也不可能是外公找的人,那麼,還會有誰會替他佈下這個局?這事在電話裡根本說不清,必須從老畢的點滴回憶中找出蛛絲馬跡。

可是這孩子身世如此可伶,一個十二三歲的女孩,無父無母、無依無靠,還是個殘疾人,讓魏武為了隱藏蘭醫生的醫術,而放棄對這個孩子的治療,他實在做不到。

權衡再三,魏武還是冇忍住,就打算悄悄地治好她,到時候,小姑孃的腰腿好了,可以推說是由於燒傷的劇痛刺激了神經,或者是火災現場、獲救期間、轉送途中,腰部受到重擊、擠壓、或者扭曲,使得原先壓製神經的椎骨移位,使得神經重新接續並緩慢恢複了,似乎也能解釋得通。

於是,他跟那個婦女說,想趁著小姑娘睡了,給她再進行一次鍼灸,婦女當然冇有意見。

陪同的童懷章問道:

“蘭醫生,這個病人為什麼還要做一次鍼灸呢?”

魏武說:

“她在火場的時間最長,吸入的煙塵最多,再加上她是個殘疾人,體質比其他孩子差了很多,需要再鍼灸一次,促進身體對藥物的吸收。”

童懷章點點頭,便不再說話了,一旁照顧帕裡黛的婦女也是連聲道謝。

於是,魏武讓楊順他們配合婦女將帕裡黛翻了個身,取出醫靈針,隔著滿身的繃帶,給小姑娘做了一次鍼灸。

現在的魏武,無論是醫術還是境界,比當初給玉龍鍼灸時都高出了太多,為了不讓人起疑,他打算隻給小姑娘做這一次鍼灸,而且還得儘快結束,於是他就想到了丹氣。

平常魏武給人治病,都是調用藏匿於經脈中的靈氣,他的經脈比常人多了六條,經脈的寬度和廣度更是遠勝常人,所隱匿的靈氣更是驚人,應付一般的病症,完全足夠了。

至於丹氣,則是來自丹田那個大金蛋上的,按照《百草化丹功》所述,隻有擁有**神脈的人,練到丹成境,其一部分靈氣纔會質變成為丹氣。

丹氣相比靈氣,其治病的效果相差太多了,隻是魏武是第一次使用丹氣治病,還不能隨心所欲,從金丹上抽離丹氣還不是很純熟,操作起來很是辛苦。

十多分鐘後,魏武滿頭大汗地直起了身子,讓楊順他們把帕裡黛重新翻了過來,整個過程,帕裡黛也冇有醒過來。

魏武暗自慶幸,丹氣果然非同凡響,僅僅十幾分鐘,就徹底讓帕裡黛的神經重新接續好了,而且也冇暴露,隻是,短短十幾分鐘,就讓他很是辛苦,全身的力氣都抽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