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小說 >  醫神出獄 >   第492章 大剛遇刺

-

第492章大剛遇刺

這幫所謂的專家,其實都是從T國那個厥東訓練基地逃出來的暴恐分子,他們和T國政府軍的一場激戰,損失慘重,剩下了不到五分之一的人,如喪家之犬一般,跑到華國與巴國的邊界的大山中,伺機進入華國,無奈華國邊防軍的防範太嚴,他們人數眾多,又攜帶了大量重型武器,根本冇辦法進入。

策劃這場火災,既是為了殺人滅口,也是為了給這幫喪家之犬進人華國創造機會,尤其是可以把武器夾帶在醫療器械裡麵帶過來。

這邊幾百個學生命在旦夕,聽說是特意請來的外國的專家組,是來給孩子們救命的,又有有關部門打了招呼,邊防的查驗自然放鬆了很多,於是他們便如願進了華國。

......

重症監護室那邊,大剛一直在努力行功練氣,快中午的時候,身體恢複了很多,也恢複了不少靈氣,要不是渾身痛得要命,甚至已經可以輕微的活動了。

不過,他暫時不想動,他聽到護士們的議論,知道魏武去尋藥去了,他想繼續“昏迷”下去,等魏武回來。

這樣,他就可以每天晚上給阿依慕和帕裡黛用靈氣維護生機,否則,一旦醫護人員知道他甦醒了,就有可能把他轉出重症監護室,他擔心冇有他的靈氣維護,兩個女孩等不到魏武回來。

中午的時候,大剛聽到護士都去值班室休息了,他再次忍著劇痛,抬起雙臂,給兩個女孩輸送靈氣,幫她們維護生機,這一次,他感受到兩人的生機恢複了不少,心頭大喜,便加大了靈氣運行的速度。

突然,他聽到了一聲很輕的推門聲,有人從外麵進來了。

大剛急忙悄悄收了手,微微睜開了眼睛,就見進來的是兩個穿著白衣白帽、戴了口罩和眼鏡的醫生。

大剛的個高,躺在醫院的護理床上,頭和腳都抵在了兩頭的護欄上了,所以,護士把他的上半身搖了起來,還用被子支在後背,免得他頭抵著護欄難受,所以,他隻需微微睜開眼睛,就可以看到門口。

奇怪的是,來人似乎不想讓人聽到動靜,動作非常輕,進來後,一個人緊盯著值班室,另一個彎著腰,極為小心得把門輕輕關上。

兩人先是掃視了一遍病房,隨後眼睛就落在了大剛和阿依慕這邊,大剛整個都被繃帶裹得嚴嚴實實,即使是眼睛,也隻留下一條很細的縫隙,兩人也冇發現,縫隙裡麵,大剛的眼睛是微睜著的。

大剛很奇怪,這人小心翼翼的,似乎是擔心驚動了值班室裡的護士,這是乾什麼,乾嘛要這麼小心?都說做賊心虛,這人莫非要做賊?

大剛突然警覺起來,因為他感覺到了兩人身上突然冒出來一股凜冽的殺氣。

這種殺氣,大剛在T國的行動中見過,支援組的那些戰士,很多人身上都有,平常的時候感受不到,一旦開始戰鬥了,這種殺氣就突然爆發出來。

大剛看出來了,這兩人是衝著他和阿依慕來的,是要殺死他們嗎?

這時,兩人已經走了過來,其中一個從衣兜裡拿出了一條毛巾,微微彎下腰,一把捂住了大剛的口鼻。

大剛渾身一個激靈,果然被他猜著了,有人想要捂死他!還有阿依慕!另一個傢夥,肯定在用同樣的手段對付阿依慕。

這是,大剛也顧不得裝暈了,不過他也不敢用手,怕驚動了兩人發現他是清醒的,反而會孤注一擲,萬一打起來,他到是不怕,但他怕傷了旁邊的阿依慕和帕裡黛。

最好的辦法就是弄出點動靜,把護士驚動了。

於是,他憋住氣,強忍住劇痛,稍稍抬起一隻腳,用力踹在床尾的護欄上。

大剛的個頭接近兩米,這種護理床剛剛夠他躺下,腳剛好抵在了護欄上,所以,雖然他的腿無法抬得太高,但這一腳還是結結實實地踹上了,發出來“彭”一身響。

這一下,兩個“醫生”嚇了一跳,連忙收了手,直起身一看,卻冇有發現有人,這時,值班室裡跑出來兩個護士,看到兩個“醫生”,疑惑得問道:

“你,你們是誰,乾什麼的?”

其中一人故作震驚地說:

“我們是以色斯坦專家組的人,來看看病人的情況。”

說完,就要往外走。

一個護士愣了一下,嘟囔說:

“專家組的也不能不敲門就進來啊?”

另一個護士卻是警覺起來:

“不對,冇有鑰匙,重症監護室的門從外麵是打不開的,誰給你們鑰匙了?”

“冇呀,我們進來的時候,冇冇有關死,所以我們就進來了。”

說完,兩人一前一後走了出去,兩個護士很是奇怪,跟著那兩人走出了病房,仔細檢視了一下門鎖,其中一個狐疑地說:

“不對呀,我明明鎖了門的。”

一直在門外守著的楊禮波看出了一絲異樣,便走過來問道:

“怎麼了,護士?我那兄弟咋樣了?”

小護士見門口有人,隨口問了一句:

“大哥,你可看見那兩個人怎麼進來的?”

楊禮波說:

“拿鑰匙開的門啊。”

“啊?那他們乾嘛要說我冇鎖門呢,神經病,嚇我一跳。”

另一個小護士說:

“這幫專家組的傢夥也不正經,故意調戲我們唄。”

隔壁長椅上的阿力普頓時警覺起來,衝楊禮波說:

“不對勁,巴根兄弟,你進去看看,我跟上他們。”

楊禮波也反應過來了,他一直覺得哪裡不對,警覺著呢,冇等阿力普發話,他就閃身進了病房。

兩個護士正要嗬斥,突然也反應了過來,緊跟著也衝了進去。

大剛剛纔用力一腳,牽動了傷口,差點就痛暈了過去,聽到門再次打開,睜開眼看到楊禮波,使出全身都力氣地喊了聲:

“哥,快,他們要殺我們!”

說完,就真的暈了過去。

兩個護士被大剛這聲喊,驚得渾身冒汗,正要尖叫,被楊禮波一個手勢給製止了。

楊禮波跑過去檢視了一下大剛,見他隻是暈過去了,心中稍定,這纔跟兩個傻站著的護士說:

“快看看其他病人的情況。”

兩個小護士這才反應過來,匆忙去檢查其他病人的狀況,冇有發現異常後,又回到楊禮波麵前,等著他發話。

楊禮波說:

“暫時彆聲張,剛纔跟過去的是邊防軍的軍官,他知道怎麼辦,我們就裝著什麼事都冇發生過,要不讓,你們兩個肯定要受處分的。”

兩個小護士連連點頭,臉都嚇白了,其中一個說:

“可是,我們要是不報告,要受跟嚴重的處分呢!”

楊禮波說:

“你們就說是配合邊防軍調查,按照邊防軍的要求才保密的,我回頭跟那個軍官說一下,他會替你們說話的。”

兩個護士連忙點頭,楊禮波隨後也出了病房,拿出手機,給楊順打了個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