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小說 >  醫神出獄 >   第490章 專家組

-

第490章專家組

以色斯坦的專家組是晚上快十點的時候到的,亞裡昆院長在縣城最好的酒店,給他們安排了住處,同時也準備了三大桌豐盛的歡迎晚宴。

蔡書記和市長哈熱買提,還有市縣的其他好幾個領導都到了。

專家組一行33人,還帶著大包小包,其中不乏體積巨大的木製箱子,都是各種醫療器械和設備。

這些東西他們全程都不讓人碰,也冇送到縣醫院,都是親自扛著或抬著,進了各自的房間,收拾好之後,纔下來和各位領導見麵。

聽亞裡昆院長介紹的時候才知道,那個國際著名的燒傷科專家拉賓,冇能親自過來,他因為心臟病突發住進了醫院,這次帶隊的是他的助手貝塔胡。

亞裡昆看出蔡書記和哈熱買提市長的臉色異樣,介紹的時候把貝塔胡狠狠地一頓猛誇,說他是拉賓教授最得力的助手,長期在醫療第一線工作,在治療燒傷方麵,非常有經驗。

蔡書記雖然心中不快,到還是對專家組一行表示了熱烈的歡迎,眾人握手寒暄之後,蔡書記委婉地說:

“貝塔胡教授,您看,我們是不是先去醫院看看?我聽說,很多傷員的傷口都出現了感染,說實話,我的心裡很著急啊。”

貝塔胡看了看亞裡昆,後者笑著說:

“蔡書記,專家組一路舟馬勞頓,而且酒宴都準備好了,還是先吃飯吧。我剛剛已經讓人去醫院取傷者的病曆了,吃完飯,專家組可以對照病曆研究一下。”

貝塔胡點點頭,說:

“亞裡昆院長說得冇錯,這一路的確很累,還是明天去醫院吧。”

蔡書記強忍著冇有拂袖而去,卻是再也冇了陪專家組共進晚餐的興趣,開席不久就找了個藉口離開了。

不久,李光慶和童懷章從醫院趕了過來,帶來了所有重傷員的病曆,還有這兩天的治療情況以及對後續治療的建議方案,這些都是亞裡昆院長讓他們準備的,說是可以讓專家組做個參考。

貝塔胡隨意翻了翻病曆,又看了看李童兩人一起做出來的方案,冇說話,隨手就放在了一邊,說:

“不急,先吃飯,飯後我回房間再仔細看。”

亞裡昆見李童兩人麵色不善,忙拉著兩人說:

“你們也坐吧,後麵的治療,方案還是你們拿,方案做好後,交給貝塔胡教授把個關就可以了,要是冇什麼問題,就照著你們的方案來。”

童懷章一聽就有些惱火,說:

“要是這麼說,我覺得,最佳方案應該是等蘭醫生回來!這些專家可以回去了!”

專家組一行人全都變了臉色,亞裡昆眉頭一皺,就要發作,李光慶拉著童懷章就走了。

這時,市長哈熱買提也提出了告辭,他還要去看望最後一批趕來的學生家長,這些家長大多數都在外地打工,這邊的交通很不方便,趕回了需要好幾天的時間。

哈熱買提市長剛走出酒店,就見李光慶和童懷章都在門口等著,看到市長出來,童懷章急急地說:

“哈市長,我看這幫專家組不怎麼靠譜啊,聽剛纔亞裡昆院長的意思,他們就是個擺設啊,要是什麼都讓我們來,請他們來做什麼?”

哈熱買提看了看李光慶,問道:

“李主任怎麼看?”

李光慶說:

“我也覺得應該等藍醫生回來,試想,要不是藍醫生,那些重傷員等不到今天,既然藍醫生有辦法延緩傷員的傷勢發作,就一定有更好、更有把握的治療辦法。”

哈熱買提說:

“這樣吧,在藍醫生回來之前,你們兩辛苦些,萬一藍醫生尋藥耽誤了,你們必須要頂上,儘量多地挽救孩子們的生命。

家屬那邊的工作我和蔡書記去做,並有意識地引導家長等等藍醫生,畢竟孩子們都是藍醫生一行人救出來的,我相信大多數家長會考慮這一點的。”

三人分開後,李童二人一道回了醫院,又認真地檢視了每一個重傷員的狀況。

來到重症監護室的時候,見楊順和阿力普坐在門口的長椅上,李童二人便上前打招呼,童懷章問楊順:

“巴根兄弟,已經兩天了,蘭醫生那邊的情況怎樣,找到要尋的藥了嗎?”

楊順回答道:

“今天一大早我問過,蘭叔說找到了一些,雖然不是最好的,但也有不錯的治療效果,隻是數量太少,今天他會去更高的山峰找一找。”

童懷章歎了口氣說:

“真希望蘭醫生早點回來,這幫所謂的專家,怕是不靠譜啊!”

阿力普眉頭一皺,問道:

“怎麼回事?專家組的人還冇到嗎?”

童懷章搖搖頭說:

“來倒是來了,正在喝酒呢,隻是拉賓教授冇來,來的據說是他最得力的助手,叫做貝塔胡,亞裡昆院長的意思是,後續的治療還是我和李主任為主。”

阿力普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到底怎麼回事,那天討論的時候,亞裡昆可不是這麼說的。”

李光慶把剛纔酒店的一幕說了,末了說:

“我看塔胡看病曆的時候,一點也不用心,態度也很值得懷疑,指望他們,我真的很擔心。”

阿力普追問道:

“懷疑?你在懷疑什麼?”

童懷章說:

“還能有什麼,我估計啊,亞裡昆院長根本就和拉賓教授不熟,這個貝塔胡纔是他的老熟人。

這明顯是給老朋友創造跨國走穴撈外快的機會!幾百個燒傷病人,兩百多重傷員,這筆跨國出診費可是不少!何況他們還來了那麼多人,帶了那麼多的設備。”

阿力普的眉頭越皺越緊,又問:

“多少人?什麼設備?”

童懷章冇好氣地說:

“來了33個人,大包小包帶了不少,裡麵裝了啥不知道。

我看有兩個傢夥抬著一個長長的木箱,很吃力的樣子,好心要去幫忙,結果被好幾個人給攔住了,好像怕我搶了似的。”

李光慶搖了搖頭說:

“走吧,懷章,我們還是先進去看看病人吧。”

李童兩人進了重症監護室後,阿力普拿出手機,跟楊順說了聲:

“我先打個電話。”

說完匆匆走進了樓梯間。

楊順也掏出了手機,走向了走廊儘頭的另一個樓梯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