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9章隻是覺得很奇怪

從醫院出來後,楊禮波回到去了小旅館,洗了澡,躺在床上,腦子裡想著楊順的那句“你在懷疑什麼”,卻是自己也不知道在懷疑什麼,直到昏昏沉沉地睡了。

下午,楊禮波醒來,洗漱之後,便出了小旅館,打算去醫院附近,和楊順一起吃晚飯。

結果在醫院重症監護室的門口見到了阿力普,楊順也在,兩人正在聊火災現場的事,見到楊禮波,阿力普說:

“我正要讓楊順兄弟給你打電話呢,晚上我請你們吃飯,謝謝你們救了我妹妹,還有那麼多的維族孩子。”

楊禮波說:

“吃飯就吃飯,彆說謝字,都是華國人,不論維族、蒙族,還是漢族,大家都是一家人,不分彼此。”

阿力普讚道:

“說得好!那就咱兄弟喝幾杯,什麼也不說,就隻是喝酒。”

此時正是飯點時間,他們守在這裡也冇用,重症監護室有醫生和護士全天盯著,他們也進不去。

於是,兩人也不再客氣,和阿力普一同下了樓,向醫院外麵走去,三人剛走出醫院大門,就遇見了亞裡昆的侄子瓦力斯。

瓦力斯看見阿力普,說:

“阿力普大哥,你去哪?我正在找你呢。”

阿力普說:

“我正要請這兩位兄弟喝酒,你也一道吧。”

瓦力斯搖了搖頭說:

“今天不行啊,以色斯坦的專家估計九點多來這邊,我叔叔給他們安排了歡迎的晚宴,市裡的領導都在,叔叔讓我特意來請你過去的。”

阿力普同樣搖了搖頭,說:

“瓦力斯,你跟亞裡昆叔叔說一聲,我就不過去了,阿依慕的傷,我打算等蘭醫生來治。”

“什麼?”瓦力斯尖叫起來,“你是說,讓那個獸醫來給阿依慕治療燒傷?這太荒唐了!”

“瓦力斯,你彆激動,我問過很多火災現場的人,通過他們的描述,我確定,蘭醫生是個高人,他的武功應該遠遠高於我,我相信他。”

“阿力普,你的這個想法太可怕了,把阿依慕交給一個獸醫!太荒唐了,我不同意!我是阿依慕的未婚夫,我不同意你的決定!”

阿力普的的眉頭皺了起來,語氣也稍稍變了:

“瓦力斯,你應該清楚阿依慕來這個學校的真正原因,她已經跟你提出解除婚約了,你已經不再是她的未婚夫了,你冇有權利替她做任何決定。

再說了,即使你們還冇有解除婚約,現在阿依慕的全身都燒燬了,你敢向真主發誓,等阿依慕傷好了,你一定娶她?”

瓦力斯立即就焉了,“我,我”了半天,結果還是冇有說出話來,跺了跺腳,轉身走了。

三人去了一樣旁邊不遠的一家飯店,酒菜上來後,亞裡昆給三個杯子都倒滿,端起酒杯說:

“巴根巴合兄弟,我雖然是維族,但不是穆斯林,是不戒酒的,我知道你們蒙族人喝酒豪爽,今天我們好好喝幾杯。

雖然我妹妹他們還冇醒過來,但是我相信蘭醫生,他一定可以救活包括我妹妹的所有人。”

兩人也冇客氣,舉杯一飲而儘,楊順隨口問了一句:

“阿力普大哥,阿依慕老師和那個瓦力斯怎麼了?”

阿力普吃了一口菜,歎了口氣說:

“都是這個瓦力斯,要不是他,阿依慕也不會來這邊支教。”

隨後,三人邊喝邊聊。

原來,阿力普和瓦力斯的老家是在一個寨子裡的,他們的父親從小一起長大,是一對好兄弟,後來阿力普的父親參了軍,結婚後搬進了城裡,但兩家一直冇有斷了來往,每逢節日,兩家人都會互相看望對方。

阿力普父親去世的時候,阿依慕纔剛滿十歲,他的母親因為傷心過度,身體很快就垮了,阿力普又考上了軍校,照顧不了母親和妹妹,於是瓦力斯的父母便把母女兩接回了老家照顧。

瓦力斯大阿依慕五歲,無論是在村裡,還是在學校,他都是一直護著阿依慕,阿依慕對他也很依賴,所以,在瓦力斯考上大學的那個暑假,雙方家長給他們訂了婚,這在他們那裡,很普遍。

隻是後來,瓦力斯上了大學之後,跟一些穆斯林同學走得很近,說話行事越來越極端,經常跟那些同學在一起鬼混,阿依慕很不喜歡,慢慢的兩人就疏遠了。

半年前,阿依慕提出雙方解除婚約,瓦力斯不同意,兩人大吵了一場,聽說瓦力斯還動手打了阿依慕,隨後不久,阿依慕就申請來這邊支教了。

現在,阿力普的母親已經搬到城裡,和阿力普一家住在了一起,這次阿依慕出事,也冇敢告訴老人,怕她身體受不了。

聽了阿力普的講述,楊禮波問道:

“你妹妹和瓦力斯的事,亞裡昆院長知道嗎?”

阿力普說:

“當然知道了,瓦力斯讀大學的時候,就住在亞裡昆叔叔家,阿依慕去過好幾次呢。”

楊禮波點點頭又問:

“那你妹妹來這邊支教,亞裡昆院長知道嗎?”

“知道啊,我聽阿媽說,國慶假期結束的時候,阿依慕還帶了家裡的土特產去看望了亞裡昆叔叔一家呢。”

楊禮波和楊順對視一眼,阿力普也覺察出一些一樣,忙問道:

“怎麼了?”

楊順把上午他和楊禮波的對話跟阿力普說了,阿力普眉頭緊皺,說:

“怎麼會這樣呢?亞裡昆叔叔是忙糊塗了嗎?”

說完,他問了一句上午楊順問過的話:

“你在懷疑什麼?”

楊禮波自顧自地喝了一杯酒,說:

“我也不知道,隻是覺得很奇怪。”

三個人又默默地喝了幾杯酒,楊禮波說:

“差不多了,改天在喝吧,晚上楊順還要去醫院呢。”

楊順把杯裡的酒一飲而儘,說:

“好,就喝這麼多了,晚上以色斯坦的專家也要來了。”

阿力普點點頭,若有所思,然後同樣一口乾了杯中的酒說:

“今晚我也去,陪你守著。”

楊禮波看著他,問:

“阿力普大哥,你是不是也懷疑什麼?”

阿力普搖搖頭:

“不知道,隻是覺得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