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小說 >  醫神出獄 >   第483章 啾啾示警

-

第483章啾啾示警

聽了魏武的話,現場所有人都激動地站了起來,李光慶不敢相信地又追問了一句:

“蘭醫生,你說的是真的,你可以為他們爭取兩天的時間?這兩天裡,他們不會出現危險?”

童懷章說:

“我相信蘭醫生,他能讓這些傷員撐到縣醫院,就一定能讓他們再撐一段時間的!”

蔡書記握了握魏武的手說:

“好,太謝謝你了,蘭醫生,我現在就去給領導彙報,請你務必給孩子們儘可能得多爭取一些時間。”

魏武說:

“我會儘力的。”

當晚,魏武一夜冇睡,給所有重傷員又紮了一次鍼灸,鍼灸之前,魏武悄悄刺破了手指,用靈氣把血液逼進每一個重傷員的體內,根據傷勢的輕重,輸進去的血量也不一樣。

特彆是包括大剛在內的重症監護室裡的六個人,給入的血量就更大了。

魏武是O型血,直接輸入傷者的身體並無影響,否則的話,他就要考慮把血液灌進他們的食道裡了,隻是,那樣做的效果就差多了。

有了他這些媲美唐僧肉的鮮血,按照魏武估計,即使他尋藥耽誤了,隻要能夠在五天之內回來,應該不會出現特彆嚴重的後果。

當晚,魏武獨自一人帶著黑啾啾,連夜去了海拔7443米的天山山脈最高峰,托木爾峰。

黃啾啾被他說服,留下來照顧小雛鷹了,本來楊順和楊禮波要派一人跟著的,被魏武阻止了。

魏武是這樣說的:

“你們隻管守住大剛,決不能讓他出現一丁點閃失。

這趟去天山尋藥,因為時間緊迫,我會儘全力,展開最快的身法,你們根本就跟不上我,還談什麼保護?

再說了,我們這次是易容了的,冇有人知道我是誰,自然也不會有人針對我。

憑我的能力,隻要不是刻意針對我,自保的能力還是有的,何況還有黑啾啾在空中給我預警,這次尋藥是在雪山之巔,到處白雪皚皚,毫無遮擋,任何東西都逃不過黑啾啾的眼睛。”

兩人聽他這麼一說,也就冇有再堅持。

為了趕時間,蔡書記通過軍分區調撥了一架直升機,為了不引起懷疑,魏武冇有讓黑啾啾搭乘順風飛機,而是讓它一路跟著直升機飛行。

在T國的時候,啾啾這兩隻“無人鷹”可是和厥東訓練基地的無人機硬扛過,無人機上的攝影機很有可能拍到了啾啾的影像,魏武覺得還是小心些更好,再說,啾啾的速度一點不比直升機慢。

直升機直接飛到了托木爾峰的山半腰,在低空懸停後,放下軟梯,魏武順著軟梯就下去了。

原本蔡書記他們是打算讓軍分區派人保護他的,但魏武冇同意,理由是這次要尋的藥,其中還有一種活物,特彆謹慎,人多了反而把它們嚇跑了,還說他常年在大山裡采藥習慣了,不需要保護。

聽他這麼一說,便冇有人再堅持了,再說,他在救活現場表現出來的武力,市領導也知道他應該有很不錯的武功底子。

魏武也冇有騙他們,這一次他要找的藥,的確有一種活物,名叫天山雪蜈,是一種通體透明的蜈蚣,包括它的外殼、血肉,全都是透明的,冇錯,它的血液也是透明的。

這種雪蜈經年累月生活在冰天雪地之中,又是以冰雪中的小昆蟲和微生物為食,對火毒具有奇特的剋製作用,年份越長,效果越佳。

若是遇到三十年以上的雪蜈,將其肉搗爛,敷在燒傷、燙傷的傷口,據說可以讓燒化的皮肉快速還原,不留下任何傷疤,非常的神奇。

隻是,這種雪蜈極為罕見,數量極少不說,關鍵是這東西是是生活在積雪和土石之間,並不在積雪上麵出現,就算是這東西出現在了積雪上麵,因為全身透明,根本就發現不了!

何況,在漫山遍野都是白雪皚皚的環境下,人的視力會變得非常糟糕,而且,它的氣味也很獨特,跟積雪的氣味完全一致,根本分辨不出,所以,即使是魏武的嗅覺遠超常人,也是白搭。

所以,這東西根本是可遇不可求的。

當然,如果找不到天山雪蜈,也可以用天山雪蓮和天山冰蘭,加上千年寒冰、天山雪蛙,再配合一些去火毒、清熱生肌的藥物替代,同樣是搗爛了敷在傷口上,但效果自然要差了很多,關鍵是這些藥物的刺激性很強,會讓傷者非常得痛苦。

托木爾峰為天山第一峰,終年白雪皚皚、雲纏霧繞、景象壯麗,奇特的自然景觀猶如神工鬼斧。

托木爾在維語裡是"鐵山"的意思,雖然它是天山第一高峰,但地位遠不能與汗·騰格裡峰相比,所以纔有了西天山雙主峰之說。

托木爾峰峰頂是一東西走向呈魚脊狀的狹長山梁,長約800米,而寬僅約1米,最寬處約3米,山梁的東西兩端高度幾乎相等,中間略低。

魏武從山半腰開始尋找,他的超常視力和嗅覺起到了得天獨厚的作用,很快就發現了想要找的藥材,包括天山雪蓮和天山冰蘭,還有千年寒冰、天山雪蛙,都有斬獲。

隻是數量太少了,這場大火燒傷的孩子太多了,需要的藥材自然不是一星半點。

因為長時間盯著積雪,用不了多久,他的眼睛就受不了了,必須得閉上眼睛休息一陣,所以,采藥的速度並不快。

而且,連續幾天給傷員鍼灸,每一次都要動用大量靈氣,甚至還給那些傷員輸了不少的鮮血,加上對大剛的擔心,心力交瘁之下,他感到非常的疲憊。

好在黑啾啾在天上給他指引著方向,讓他不至於迷失方向,在原地轉圈。

來到這邊的第三天早上,魏武來到了托木爾峰峰頂那個魚脊狀的狹長山梁,在其背陰的山穀中,意外地發現這裡的藥材很多,除了天山雪蜈,其他的都有,而且,數量也足夠這次用的。

魏武非常高興,隻想趕緊采完了這一片,就可以回去了。

正在他埋頭采藥時,突然,空中傳來了啾啾急促的鳴叫,魏武,一驚,這是啾啾在告訴他,有危險,還是很急迫的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