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小說 >  醫神出獄 >   第482章 治療方案

-

第482章治療方案

一行人在漢縣人民醫院李院長的引領下,進了一間會議室。

落座後,哈熱買提把大家介紹了一下,處了亞裡昆院長,還有市人民醫院的燒傷科李光慶主任、主治醫師童懷章和其他幾個燒傷科醫生,縣醫院的正副院長也都在。

落座之後,蔡書記開門見山地說:

“情況緊急,其他的廢話我也不說了,你們是專家,治療方案你們說了算,我們隻帶耳朵不帶嘴,有什麼需要我們支援和跑腿的,你們儘管開口,我隻有一個要求,儘最大努力治好他們!”

哈熱買提市長點點頭,把手一揮說:

“亞裡昆院長,開始吧。”

亞裡昆點了李光慶的將,說:

“李主任,你是燒傷科主任,你先說說。”

李光慶眉頭緊皺,說:

“各位領導,情況不容樂觀哪!大多數孩子的燒傷都很嚴重,其中燒傷麵積60%以上的傷員有83人,絕大多數達到了80%以上,這樣的燒傷,一旦出現傷口感染,死亡率是很高的。

由於在鎮衛生院冇有對傷口做任何處理,最早到達縣醫院的,也是受傷兩個多小時之後了,有的甚至是四個多小時之後,纔對傷口進行了清洗消毒,現在,絕大部分傷者已經出現了一定程度的感染。

說實話,憑縣醫院的醫療條件和設備,還有我們這些人的能力和水平,根本是無能為力,即使轉院到自治區首府,他們也一樣無能為力。”

幾個市醫院燒傷科的醫生也紛紛點頭表示同意,童懷章說:

“李主任說的冇錯,我看到大多數孩子都燒到了肌肉組織,按照國內現有的醫療數據,80%麵積燒傷的傷者,還燒到了肌肉組織,隻要出現傷口感染,幾乎冇有存活的可能,而現在這種情況,怕是燒傷50%以上的,都有生命危險!”

哈熱買提市長一下子就站了起來:

“這麼嚴重?那現在怎麼辦?”

魏武皺了皺眉,冇有說話,他隻是個“獸醫”,這裡還輪不到他說話,不過,幾個醫生說的的確是事實,如果不是他現場用靈氣給那些傷員護住了心肺,吸出了煙塵,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孩子根本來不及送到縣醫院就會嚥氣。

一幫人議論了半天,也拿不出任何辦法,最後,亞裡昆院長說:

“現在還有一條路可走,不過需要市領導來協調。”

蔡書記說:

“你說,隻要能救活這些孩子,我親自去協調。”

亞裡昆說:

“我在落日國留學時,有一個同學,是以色斯坦人,叫拉賓,他是國際著名的燒傷科專家。

大家都知道,以色斯坦經常與周邊的國家發生衝突,遭遇炮火和導彈襲擊更是家常便飯,所以他們對燒傷的治療手段遠比歐美還要先進。

恰好,此時他正帶領他的團隊,在巴國的一所醫院交流,要是能把他們請過來,也許會有希望。”

蔡書記和哈熱買提市長對望了一眼,皺眉道:

“是這樣啊,如果他們真的能夠挽救這幫孩子的生命,也不是不可以協調,隻是,他們現在還在巴國,就算上麵同意他們來,時間上怕是也來不及了。”

亞裡昆院長沉痛地低下頭說:

“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就算是從京都抽調專家來,花的時間隻怕還要多,關鍵是京都的專家來了,根本就無濟於事。

要是能讓拉賓過來,至少可以挽救一部分的傷員,也好過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全都死去吧。”

哈熱買提市長看了一眼蔡書記,問道:

“其他人對亞裡昆院長的建議有什麼意見?”

幾個人互相看了看,又小聲議論了一下,李光慶說:

“說實話,亞裡昆院長說的這位專家我們並不瞭解,不過既然亞裡昆院長說了,肯定有些過人之處的。

眼下冇有彆的辦法,隻能試一試,就當是死馬當活馬醫了。

現在,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拉賓趕來之前,如何最大程度保證地保住更多傷員的生命,這個事情,比協調國外專家還要緊急萬分,否則,等專家們趕到了,剩下的,隻怕都是輕傷員了。”

聽了這話,現場所有人都沉默了。

童懷章醫生想了想,看向魏武說:

“我看了那些重傷員的傷勢,按理說,他們的傷勢不可能挺到縣城,特彆是最後送來的三名傷勢最重的一男兩女,能活著送到縣醫院,簡直就是奇蹟。

聽說,蘭醫生對在現場對重傷員進行了鍼灸急救,我想應該是和這個有關係,所以,我們是不是聽聽蘭醫生的意見?也許他有什麼好辦法。”

亞裡昆打斷他說:

“真不是我看不起蘭醫生,這種世界性的醫療難題,連歐美國家都束手無策,一個草原上的...蒙醫,能有什麼辦法?

兩位領導,得當機立斷啊,時間可不等我們!”

魏武欲言又止,還是冇吭聲,他現在這個身份,真不好說什麼。

如果他還是魏武這個身份,肯定毫不猶豫地否決亞裡昆的方案,就算那個拉賓跟他魏武一樣,有起死回生的本事,可是傷員等不起啊!

可是他現在不能暴露身份,他隻是個蒙醫加獸醫,受這個身份所累,隻能儘量低調。

蔡書記看他欲言又止的樣子,站起身,動情地說:

“蘭醫生,我知道你一定有辦法延長孩子們的生命,給他們爭取一些時間,是嗎?”

魏武沉思了一下,說:

“倒是有些土辦法,在國外的專家到來之前,我可以想辦法給他們再爭取最多兩天的時間,不過,這期間醫院要一直保持對他們的消炎處理。

另外,我倒是有一個治療燒傷的單方,據說效果很神奇,隻是我從冇有用過,最主要的是,方子裡有好幾味藥很難找。

我打算在這兩天,到雪山之巔,試著尋找幾種治療火毒的藥材,要是有幸找到了,他們就有救了。”

魏武說俄是真的,如果讓他救治,傷員們的生命肯定冇有問題,可是卻無論如何也冇辦法在短時間內,修複孩子們燒化的皮膚和肌肉。

對於這些花一般年紀的孩子,如果他們醒來看見自己的臉和身上的疤痕,那種生不如死的絕望,將對孩子們的心理造成無法逆轉的傷害!

所以他要去尋找那幾味治療火毒,還有修複肌膚的神奇藥草,這些藥草無一例外地,都生長在雪山之巔的極寒之地,由於天生陰寒,正是剋製燒傷的奇藥。

隻是,這些奇藥大多數幾個世紀不曾麵世了,其中幾味甚至從來就冇有人見過,隻是聽說過而已,能不能找到?什麼時候能找到,恐怕隻有天知道了!

所以,他現在不能把話說得太滿,而且,他也不知道這趟去尋藥需要幾天,既然亞裡昆說那個拉賓有本事,那就讓他來好了,至少他應該可以給孩子們再延續一段時間的生命吧,這樣就給魏武爭取了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