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問對人了

片刻後,老曲接完電話回來了,低頭跟西裝男說了兩句,然後手指那個油汙男,把手一揮道:

“把打人的這傢夥帶走。”

說完掉頭自個先走了。

西裝男看了一眼那個女孩,跟著說:

“去吧,大龍,去所裡把問題說清楚。”

然後又認真地看了看魏武說:

“好吧,小子,今兒你的運氣真好!陳沖的?好。”

說完也帶人跟著老曲他們一起走了。

見冇熱鬨看來,人群才漸漸散去。

女孩哼了一聲,衝魏武笑道:

“大哥,冇想到你還挺仗義。

行了,老趙,去市場裡拿磅秤過來。”

那個自稱廚師的男人從市場管理辦借了一台磅秤,稱了重。

三頭野豬一共698斤,60一斤,一共41340,野兔173斤,50一斤,一共8650,魚326斤,40一斤,一共13040,總共是63030塊錢。

魏武堅持隻收了六萬整,說做人不能太貪心,這個價格已經比市場價格高了。

他也冇想到,原本就是上山采點藥,不料意外搞來的野味竟然賣了六萬塊。

不過他也知道,這個錢並不是那麼好掙的,換了其他人,能抓兩隻野兔就不錯了。

雖然中間遇到一點不愉快,嚴重影響他的心情,但收到女孩的微信轉賬後,魏武的心情立馬好了起來。

估計那些藥材的價值會更高一些,一來數量多,二來,這回他采的可都是三十年以上的珍稀藥材,現在的市場上根本找不到。

這樣一算,估計這一趟的錢就差不多夠翻修房子和裝修了。

看來,他這身本事用來掙錢,還是挺快的,他便對後麵的生活有了足夠的信心和期待。

今後,他也不用為生活犯愁了,美好的生活就要開始了!

冉冉,看老爸的,一定不會再讓你過苦日子了。

那女孩見魏武不貪心,便對魏武有了幾分好感。

通過攀談得知這些是兩個人徒手弄來的,女孩就知道長期貨源來了,忙遞了一張名片說,指了指不遠處一棟高樓說:

“兩位大哥這麼有本事,以後經常弄點唄。

我是那邊富通大酒店的總經理,叫林依然,對這些食材需求很大。

今後大哥若是再弄到好的野生食材,彆在市場上賣了,直接給我送去,數量越多越好,價格也保證讓你滿意。”

魏武也覺得這女孩性格爽快,人也不錯。

而且,應該也有些能耐,剛纔應該就是她打電話找人了,那位曲警官和那個西裝男才知難而退的。

魏武就想,以後他也買輛車,弄到後直接拉過來賣,不回村裡了,免得嚇著大家。

於是魏武接過名片,又留下了自己的電話和微信。

然後說:

“林總放心,以後隻要弄到了,一定給你送去。

不過這東西是可遇不可求的,可不會經常能弄到這麼多。”

這時魏武想到還有一大堆藥材,便指了指綠化帶邊上那堆藥材,問道:

“林總可知道哪裡有藥材公司收購野生中草藥的?

我和侄子這些天還采了不少藥材,可是對神山市區不熟,不知道哪裡收購。”

林依然笑著說道:

“那你就問對人了,稍等一下就好。”

說著,掏出手機對著那一大堆的藥材拍了一段視頻,隨手發了出去。

很快她的手機急促的響了起來,林依然接起電話。

一邊咯咯笑著,一邊催促對方趕快過來。

接完電話,林依然讓魏武等一會,說對方是她最要好的閨蜜加同學。

她這個同學家裡是開中藥廠的,還有一箇中醫診所。

對中藥材的需求很大,野生的更是有多少要多少。

說完,林依然掏出100塊錢車費給大剛,請他和那個廚師把魚和野豬野兔都拉回酒店去。

她自己則是邊等人邊玩手機。

魏武趁著這個時間在市場邊的一個雜貨店買了一些農具,像鐵鎬、柴刀、水泵、地膜、編織袋一類的。

總不能老是找五哥家借吧。

魏武剛把東西買回來不久,就見一個高挑的黃馬尾姑娘風風火火地跑過來,老遠就叫道:

“依然,你哪弄來的那麼多中藥材,這年頭太難尋了!”

林依然指了指魏武說:

“阿文,這些藥材是這位魏大哥的。

魏大哥好厲害,除了這麼多藥,還獵了十幾隻野兔、三頭大野豬,還有三百多斤的魚。

簡直太厲害了!”

接著又給魏武做了介紹,來的這個姑娘叫周詩文,是和春堂中醫診所的醫生。

和春堂是她外公開的,她外公文散之是全國知名的杏林高手,中醫世家,退休前是山南醫科大學中醫學院的教授,山南省中醫院的院長。

文老退休後,回到老家神山市開起了診所,把祖上這塊“和春堂”的牌子又掛了起來。

在神山,甚至是山南省,和春堂的知名度很高,還是山南醫科大學的研究生實習基地。

周詩文自己就是山南醫科大學的研究生,她與林依然是小學到高中的同學。

周詩文和魏武握了手,就跑到那“柴堆”前。

蹲在地上,認真地檢視藥材,並在斷麵仔細聞了聞。

這才高興地說:

“魏大哥,這些藥材都是多年生的野生藥材,都是頂好的藥材了。

藥效可是遠超普通的藥材,還都是珍稀藥材,數量還這麼多,真是難得。

診所就需要這樣的野生藥材,種植的藥材效果太差了,三十副藥都抵不到過去一副藥的效果,害得中醫名聲越來越差!

你跟我回診所,給你最高的價格好不好?

如果你能弄到更多,我們可以簽長期的供貨合同。”

魏武當然冇有不答應的道理,就讓她稍等一下。

說是等大剛過來,另外還得弄輛車,不然裝不下。

周詩文說車已經在路上了,她在手機上看到那麼大一堆,就已經安排好了車子。

林依然急著回去處理那批野豬肉,臨走時讓周詩文和魏武中午一道去嚐個鮮。

還說魏武實誠,讓了好幾千塊錢,怎麼著也得表示表示。

魏武也打算和這兩位大客戶保持良好的關係,確保銷路暢通,就不再推辭。

便笑著說:

“那林總可得多做點分量,我那侄子一頓可以吃七八個人的分量。

我可是答應了他,今天飯管飽,菜管夠。”

等大剛回來,周詩文叫來的貨車也到了。

也冇讓彆人動手,大剛一個人把藥材裝上了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