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9章一群小金毛

回到種植公司,魏武先到地下室看了看,大剛和遲驚雷一如既往地在走廊打坐練功,兩人這幾天的進步非常大,大剛已經升到築基後期了,遲驚雷也快進入金丹中期了。

水如常這些天把他的研製成果可勁地在兩人身上做試驗,薑鐘離一邊替風無塵療傷,一邊也全力以赴地研製可以提升境界的藥物,同樣把這兩人當小白鼠,所以兩人的進步肉眼可見。

魏武見此情景,便把楊順、楊禮波也叫下來了,讓他們也當一回小白鼠。

風無塵的全身皮膚都被薑鐘離給割開了,敷上了藥泥,全身包紮得像個粽子,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不過,他的嗓子已經治好了,看見魏武進來,激動地說:

“宗,宗主,謝謝,謝謝宗主大恩。”

不過由於臉上敷了藥,纏著繃帶,風無塵說話還是有些費力。

魏武擺了擺手說:

“你的麵部敷了藥,還是少說話的好,以後你也跟他們一樣稱我公子吧。”

風無塵含著淚輕輕“嗯”了一聲。

出了地下室,魏武圍著藥地跑了一圈,笨熊和花花好幾天冇見到魏武了,見到他便飛奔過來,在他腳下打著滾,魏武給它們各輸了一點靈氣,然後又去看了看果園。

小猴看見魏武便飛奔著竄到他的肩上,母猴坐在樹梢上“吱吱”地和魏武打著招呼。

果園裡,最先開出花苞的的兩棵桃樹已經開滿了粉色的花,另外還有十幾棵不同的果樹葉開出了花苞,這些樹魏武都澆了兩隻葫蘆混合的水,看樣子效果不錯。

八點半的時候,玉昆打來電話,說是有人找他,魏武便一路小跑著回到辦公樓那邊,遠遠看見一輛國產的越野車停在院子裡,一對男女滿臉笑容地站在門口,女的小腹微凸,顯然是懷有身孕,男的在一旁小心地扶著她。

魏武一看就笑了,這不是在和春堂遇到的那對教師夫婦嗎,那是魏武出獄不久,第一次去和春堂賣藥材,當時這兩人看不孕,還是魏武看出了不孕的原因是那個男的,又給那男的用鍼灸調理了寒毒,還給開了藥方,也是那一次,魏武徹底折服了周詩文和文老。

記得這個女的好像是叫程紅,她的姐姐是魏武的高中同學程萍。

走近了,魏武先打了招呼:

“呦,是兩位老師啊,恭喜恭喜啊!”

程萍紅著臉說:

“魏大哥,多虧了你呢,謝謝你啊!”

程紅的愛人伸手和魏武握住說:

“魏總,一直想來當麵感謝,可是聽文老說你去了東北。

最近聽說你回來了,就一直想過來,聽文老說,你正在籌建神威集團,特彆忙,所以才拖到現在。”

魏武笑著說:

“我就儘了一個醫生的責任,冇必要這樣的。”

程紅說:

“對了,魏大哥,我和杜淳都在文老那裡登記應聘了,明年九月份,我們要到知秋中醫特色學校來任教。

我兩還邀了好些個同事和同學去應聘了呢,全都錄用了。”

魏武一聽高興地說:

“那太好了,歡迎你們!更要謝謝你們!”

這時魏冉開著車載著金丫回來了,魏武招呼金丫說:

“金丫,快來,來見見你的老師。”

金丫聽說見老師,原本飛奔的腳步就慢了下來,眨眼就變成文文靜靜的了,到了跟前,衝著程紅和杜淳鞠了一躬,安安靜靜地喊了兩聲“老師好”。

魏武被金丫的舉動驚喜到了,說:

“呦,金丫今天可真懂事,這都是誰教的?”

“當然是姐姐了,姐姐說,過完年我就要上幼兒園了,要尊敬師長,聽老師話。”

程紅吃力地彎下腰,摸了摸金丫的小腦袋:

“真乖,是個好學生!”

金丫的眼睛突然亮了,驚喜地問:

“老師,你的肚子裡是不是有小寶寶啦?”

程紅笑著說:

“是啊,過幾個月,你就可以當小姐姐啦。”

金丫滿眼閃著小星星:

“真的,老師,我可以摸摸嗎?”

“當然可以啦。”

金丫伸手小心地在程紅小腹上摸了摸,眼睛裡冒著光。

魏冉招呼兩人說:

“快進來坐吧,彆累著了。”

杜淳突然笑了,說:

“我們還給魏總帶了禮物呢。”

說完,就去開越野車的後備箱,魏武有些不自然了:

“這是乾什麼?”

程紅笑著說:

“魏大哥,你彆攔著,這禮物你肯定喜歡。”

這是,杜淳已經打開了越野車的後備箱,跟著就聽到了一片“咿咿呀呀”聲音。

魏武有些奇怪,金丫和魏冉早就奔過去了,然後就聽到金丫的叫聲:

“哇,好多小狗狗哦,威武爸爸,快來看。”

魏冉也驚喜地喊了起來:

“爸,你快來看,都是小金毛呢,十幾隻呢。”

魏武也走過去,果然,越野車的後備箱裡放著兩個紙箱,每隻紙箱裡都有六七隻小奶狗,看樣子應該是剛斷奶不久,跟花花它們才遇到魏武時差不多大。

小奶狗原先都睡著了,後備箱打開時把它們驚醒了,“咿咿呀呀”地叫著,努力地想爬出箱子,可是腿太短了,根本爬不上來,反倒是翻滾在紙箱裡麵。

金丫驚喜之後,撒腿就往藥地那邊跑,邊跑邊叫:

“笨熊,花花,快來,你們有弟弟妹妹啦!”

魏冉仔細數了數說:

“一共13隻呢。”

魏武也是有些驚喜,正好他的藥地裡需要看守,笨熊和花花都忙不過來了。

魏武伸手一個個摸了一下,同時不動聲色地給小傢夥們都輸入了一些靈氣,然後跟杜淳兩個一人一隻紙箱,全都搬到了地上。

杜淳笑著解釋道:

“這是我老家養的金毛生的,程紅懷孕三個月後,我們回老家向我爸媽報喜,恰好家裡的金毛也懷孕了,爸媽都說是托您的福。

這不聽說您的集團要成立,我們也想送點東西祝賀一下,但太貴重的您肯定不受,太普通的又拿不出手。

結果還是我媽建議的,讓我們把這些小奶狗送來,農村人都說狗子進門會帶來富貴,再說您不是弄了一個種植公司嗎,金毛本就是獵犬的一種,我家的金毛媽媽可是個抓野兔的好手,她的孩子應該也不會差。”

魏武笑著說:

“謝謝,要是送彆的,我還真的不會收,不過這些小傢夥我很喜歡,謝謝你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