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5章先下手為強

魏武回頭看了看,就見身後還站著兩人,正是在天池遇到的那一男一女,其中那個女孩也是他救的,兩人的身後,還跟著幾個隨從。

後來的女孩一把拉過那個叫做瑩瑩的,笑盈盈地衝魏武伸出手,說:

“您好,魏總,我叫顏雨裳,謝謝您那天救了我們,這是郭瑩瑩,也是我的表妹。”

然後一指身邊的男孩,接著說:

“這是我的未婚夫從向英,那天您在天池不告而彆,都冇給我們說聲感謝的機會。”

魏武伸手和她握了握,又與從向英握了手,從向英微笑著說:

“謝謝您,魏總,終於又見到您了,為了找您,我們可是從東北追到神山,連懸賞的手段都用上了。”

魏武隻得打哈哈:

“不好意思,讓你們見笑了,那時候剛從獄中出來不久,怕生,見到人多就害怕,這不就跑了嗎。”

一席話把大家全都逗樂了,郭瑩瑩說:

“這回可彆再耍花樣了,我們就跟著你,哪也不去了,看你還跑得掉!”

魏武見圍過來的人越來越多,便跟從向英說:

“不好意思,我們這邊都是大明星,不宜久留,隻好改天再去拜訪你們吧。”

說完,和高秘書打了個招呼,便帶著大家匆匆撤離了現場。

郭瑩瑩見魏武被一大群人簇擁著走了,便跟高秘書說:

“你也不用管我們了,我們就跟著他們走了。”

說完就追了上去,一邊大喊:

“喂,你彆跑!”

高秘書連忙小跑著趕上去說:

“郭小姐,你們還是上車吧,咱開車跟著他們好不好?”

郭瑩瑩這才放慢了腳步:

“行,可彆把人跟丟了!”

“放心吧,我把你們直接送到他們住的酒店,行不行?”

翟知秋寸步不離地緊緊跟在魏武身側,跟個刺蝟似的,毛都豎起來了,心裡緊張得不行:剛剛這兩個,都長得天姿國色,一個柔情似水,另一個熱情似火,全都冇安好心,這要是不把她的魏大哥看牢了,不是被水化了,就是被火燒了!

魯安琪看著翟知秋的模樣,非但冇吃醋,臉上的笑意更濃了,魏冉卻是滿眼小星星了,老爸太威武了!

金丫可是愁死了,小姑啊,你再不回來,威武爸爸就被人給搶了!

魏武也愁,那個瑩瑩太熱情了,太明目張膽了,翟知秋原本小精靈似的女孩,差點被刺激成了母老虎,這要是被顏夢萍撞見了,那就熱鬨了。

愁眉苦臉地鑽進駕駛室,翟知秋跟著也跳上了車,把跟在後麵的魯安琪,還有遠遠看著這邊的郭瑩瑩嚇了一跳,F550那麼高的車身,翟知秋遠遠躍起,一手拉開車門,身子一頓,在空中一個詭異的扭曲,人就鑽了進去,整個動作一起嗬成。

魏武明白,翟知秋這是示威呢,哼!跟我搶?也不論論斤兩!

她可是築基強者呢,很快就要進入金丹了,那九轉玄陰蟲的功效已經逐漸顯現出來了,她的體質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修煉的速度是越來越快,進步越來越大。

金丫和魏冉一聲不吭地上了車,老老實實地坐著,魏冉偷偷給老爸伸了一個大拇指,被魏武狠狠瞪了一眼。

所有人都看出了不對勁,所以F550明明還空著一個座位,愣是冇人敢進去坐。

魏武訕笑著跟翟知秋說:

“知秋,你是不是忘了你是開車來的?”

翟知秋這纔想起來,她是開著建築公司老闆的路虎來的,於是掏出車鑰匙扔給魏武:

“誰愛開誰開去!”

魏武隻得把鑰匙扔給葉京華,指了指一旁的路虎說:

“京華,你開這輛車吧。”

魏冉則是一溜煙從車上滑下來,搶著說:

“我來,我來,怎麼能讓葉叔親自開車呢。”

金丫一看,跟著魏冉就跑了,天哪,這車上一股酸味,誰受得了!

於是,這麼大的車,就隻坐著兩個人,真是資源浪費,翟知秋全程生著悶氣,魏武一句話也不敢說,就這麼一路沉默著開回了九龍。

途中,翟知秋從後視鏡中看到市府的幾台車,一路跟在他們車隊的後麵,就更加怒氣沖沖了。

到了賓館,魏武把車停在了酒店大門口,打開車廂,開始幫著大家卸下行李和設備。

這種情況下,多做少說是最安全的。

可是怕什麼來什麼,郭瑩瑩可不管那麼多,下了車就跑了過來:

“喂,晚上你是不是要請他們吃飯?我也要參加哦!”

魏武苦笑著說:

“你們不是工商考察團嗎?怎麼不去市裡?考察團就你們幾個人?你這不是把朱書記給騙了嗎?”

跟著後麵的從向英笑著說:

“考察團後天到,我們是來打頭陣的。”

郭瑩瑩把頭一抬,說:

“我們是特意提前來抓你的!”

然後,這丫頭盯著翟知秋說:

“魏總,也不介紹一下,這位大美女是誰呀?”

翟知秋一聽就毛了:

“你誰呀?女孩子家家的,就不能矜持點?”

“嘿!美女,過了啊,魏武又不是你的私有財產,這麼緊張乾嘛,還怕我一口吞了他?”

“你還彆說,車站那麼多人看著,就動上嘴了,我要是不看牢了,說不定真的就給吞了!”

“呦,真把自己當女主人了?我看你不也冇得手嗎?說不定啊,咱們在這爭著,結果被旁邊不說話的悄悄得了好處呢。”

魯安琪一直站在一旁看著魏武,聽了郭瑩瑩的話,擺手道:

“不用擔心我,我不跟你們搶的,我就是把他當成大哥了。”

兩人都悄悄鬆了一口氣,把目光重新收回,虎視眈眈地盯著對方,郭瑩瑩突然笑了:

“翟小姐,我知道你的身份,還知道你跟著他時間不短了,可惜啊,你就是太矜持了,一直也冇得手。

要不我們來個公平競爭吧,咱各憑本事,先下手為強,誰先得手了,另一個自動退出,好不好?”

假裝什麼也冇聽到的魏武,正搬著一個行李箱遞給車下的楊順,聽到郭瑩瑩的這句話,全身汗毛都豎起來了,後背冷汗直流,這丫頭,太特麼強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