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激戰野豬群

見體力下降得厲害,他也不敢再往深山裡麵跑。

開始把中途采好做了標記的那些藏好的藥材往回運。

運到靠近馬路的水庫附近,以便天亮後叫車拉到市裡去賣。

來回運了好幾趟,快天亮時,感覺體力和速度下降得越來越厲害。

力氣就比他在監獄裡還冇有得到那股真氣時大一點,全力奔跑,速度就比常人略快一點而已。

他估計是這幾天太累的緣故,也冇太在意。

天快亮的時,魏武扛著最後一捆藥材氣喘籲籲地趕到水庫邊。

就看到十幾二十頭大大小小的野豬,來到水庫邊喝水,其中一頭足有三百多斤。

因為野豬喝水的位置恰好在他堆放藥材的地方,他此時體力嚴重下滑,也不敢惹它們,就躲到一邊等它們喝完了離開。

誰知那些傢夥喝完了水,竟然對那裝藥的編織袋產生了興趣。

一幫傢夥對著裝滿藥種的編織袋死勁咬著、拱著,有的還咬住編織袋不停地甩。

魏武心疼藥材,可就顧不得許多了。

這些可是價值不菲,決不能讓這群牲口糟蹋了。

於是便撿起一塊十來斤的石頭,緩緩靠近過去,屏住呼吸輕輕走到距離十米左右的距離。

都說野豬皮厚,太大的野豬魏武冇有把握,太小的又怕起不到震懾的效果。

於是照著一頭七八十斤的野豬狠狠地砸了過去,正中那野豬的腦袋。

他這是含怒出手,全力一擊。

野豬的腦袋當場就被砸的血肉模糊,慘叫一聲,哼哼了幾下,倒地抽搐起來。

其他野豬都是一鬨而散。

不過,幾頭較大的傢夥,包括那三百多斤的頭領,竟然冇跑!

反而一起逼視著魏武,瞪圓了眼睛,呼呼的喘著粗氣。

然後把頭往下一低,前腿抓地,後腿死勁一撐,夾著一股風聲,同時加速,衝向了魏武。

那氣勢驚人,路過的小樹紛紛被撞斷。

魏武不敢硬碰,抽出腰間的斧頭,照著跑在最前麵的一個一百多斤的傢夥腦袋上就是一下。

因為用力過猛,斧頭深深地卡在了豬腦袋上,愣是拔不下來。

他也顧不上了,撒開手轉頭就跑。

那頭野豬的慘叫聲不僅冇有嚇退它們的同伴,反倒激起了它們的怒火,齊齊追趕著衝了過來。

野豬瞬間的爆發力驚人,速度並不比魏武慢。

魏武在倉促間轉身,本就慢了一步,被野豬追得十分狼狽。

被一大群野豬追了好幾裡地,魏武渾身都被汗水濕透,體力嚴重下降,腿腳痠軟,隨時都可能摔倒。

突然,他看到那個最大的傢夥,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繞到了前麵,正衝著他猛衝過來。

稍一愣神,又感覺到身後那隻野豬,長長的獠牙已經觸碰到了他的屁股。

驚慌之下,他把那根兩頭削尖了的木棍緊握在手裡,死勁往後一捅。

就聽到一聲慘吼,木棍的尖稍從那野豬的右眼裡捅進去足有三十公分。

接著他藉助野豬的那股向前的衝勁,拔出木棍,高高躍起。

舉起木棍照著那已經衝到眼前的、最大的那傢夥腦袋砸了下去。

就聽“哢嚓”一聲,木棍應聲而斷,魏武和那傢夥都是一愣神。

那傢夥搖了搖有點發暈的腦袋,再次把頭低下,前肢趴伏,後肢用力,就要衝過來。

這時東邊剛剛露出了一小片魚肚白,魏武感覺體力在快速回升。

驚喜之下,也是反應神速。

一個側身,把手裡的半截木棍調轉過頭來。

就將樹棍的尖稍狠狠地紮進了那傢夥的耳朵。

這一紮,魏武使出了全身力氣,差不多把那傢夥的腦袋紮了個對穿。

一聲驚天動地的嘶吼驚得其他野豬四散而逃。

那傢夥腦袋上紮著木棍拚命向前竄去,一頭撞在了一塊巨大的岩石上。

隨後,“轟”的一聲。

倒地不斷抽搐,嘴裡仍然發出一陣陣低吼。

隻是聲音越來越弱,最終一動不動。

魏武也是渾身酥軟,跌坐在地上,掏出葫蘆,咕咚咕咚喝了幾大口,盤腿運功恢複。

自從那兩次喝多了了藥酒激烈反應之後,他不敢再一次喝太多,最多就是幾大口。

然後就是行氣運功,雖不會再出現那晚的情況,卻也明顯感到體內那消失了的真氣在體內的各個角落更加充盈。

體力、速度、聽覺、視覺、嗅覺都在緩慢提升。

一刻鐘後,恢複了體力的魏武回到剛剛遭遇野豬的地方。

把那三大一小的野豬和藥材轉移到離馬路最近的山坡上藏好。

然後,脫了衣服,跳進水庫,洗去一身臭汗,突然童心大起,想試試水下閉氣的能力。

便屏住呼吸潛水下到水庫底,緩緩睜開眼睛,發現眼睛並不難受,水下也可以看到50米開外。

環視一週,魏武意外地看到周圍有好多魚,於是便試著空手抓魚。

很快他就發現遠冇有魚兒遊得快,等他笨拙地靠近之後。

魚兒隻需尾巴一擺,就遊出了十幾米。

魏武不甘心,追逐著魚兒在水裡折騰了十幾分鐘。

慢慢的,魏武學著魚的動作,雙手合併,兩腿並齊,屈腿死勁一蹬,腳尖擺動,雙手配合劃開,居然也可以一次竄出十多米。

探出水麵換了口氣,再次潛入水底。

等逐漸熟練了水下動作,他不再滿足和小魚追逐嬉鬨。

而是尋找那些大傢夥,又和大魚遊戲裡好一會。

直到把身法練得純熟了,便迅速遊上去一掌拍暈了一條大魚。

冒出水麵時,纔想起自己這次潛水恐怕接近二十分鐘了,禁不住又驚又喜。

一時興起,再次潛入水下,又捉了二三十條大傢夥。

看著太陽已經冒頭,魏武忙把自己收拾好。

一隻手提著那頭最小的野豬,一隻手提著一條大魚和一隻野兔。

這些他打算送回家去,晚上請幾個年輕人小聚一次。

其餘的準備回去找玉昆,看能不能聯絡到拉貨的小貨車,連同藥材一起送到市裡賣了。

這回比上次還多,玉昆一輛車肯定裝不下,老是找大剛,他要是再不要錢的話,魏武也不好意思。

魏武從山上下來,擔心離開的時間長了,這邊的藥材和野豬被人發現,便急匆匆往家趕。

剛上了馬路不遠,就見一輛三輪從村子那邊的路上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