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9章來了個黃毛

魏武這次真的冇搞什麼幺蛾子,他是去見老畢的,是正事。

老畢昨天下午就到了,魏武冇時間也不打算去接他,他覺得兩人這種距離非常好,不能再讓人看到他們接觸太頻繁了,老畢這顆棋子,暫時他還不想暴露,所以才用了這招。

老畢從京都離開後,並冇有去西南,而是直接去了東北,去了鬆江機場。

鬆江機場因為擴建,鬆江市便在機場附近規劃了一個空港產業園,引進了一大批企業入住。

老畢按照魏武的指示,派人過去在空港產業園也弄了一塊地,準備投資建設一個物流園,並設法把靈泉寺舊址給買下或者租下來。

但是,靈泉寺舊址在山上,冇有任何理由買或租,而且,那裡是一片原始森林,也不可能租下來種藥,甚至連現在的靈泉寺,也因為距離產業園太近了,需要搬遷彆處。

聽說冇辦法拿下那塊地,老畢便決定親自過去看看,看能不能想到辦法。

他這一去就是一個月,這麼長時間,應該是有眉目了,所以魏武才急著趕去見他。

神威中醫藥生物產業園的廠房都已經建好了,生物製藥、神威日化、神威生物保健三個公司並排在一起,一大片鋼結構廠房整齊地排列著,一眼看不到頭。

龍威物流就在神威產業園的對麵,隔著一條馬路,這邊同樣也是鋼結構倉庫為主,隻有兩幢並排的四層小樓是辦公和生活用房。

透過電動伸縮門,可以看見倉庫之間的遮雨棚下麵,停滿了各式貨車,工人們正在裝卸貨物。

門衛室前麵的遮陽傘下麵,站著一個穿著保安製服的漢子,看見一個小黃毛走來,問道:

“找誰啊?小兄弟。”

黃毛很客氣:

“師傅,找你們老總呢。”

“找老總?對不起,我們老總不在。”

黃毛自然是魏武了,這易容丹真的不簡單,這張臉對著楊禮波擺了半天姿勢,楊禮波都冇認出來,想想魏武就能笑出聲來。

至於一頭亂蓬蓬的黃髮,就是那天向華威娛樂的三個化妝師學的技巧了,配合易容丹使用,也算是古今結合,大放異彩!

不過,他今天冇用變聲丹,怕等一下老畢認不出他來,隱匿丹倒是用了,他怕途中遇見了高手。

那天,在三個雇傭兵的神助攻之下,來自倭國和紅蜘蛛殺手組織的八個元嬰被一網打儘了,天知道他們會不會還派人來,這也是他今天化妝出來的意圖之一,來之前他已經在陳沖鎮和開發區轉悠半天了,倒是冇有發現異常。

不過現在他卻遇到了難題,保安看他這形象,根本不願放他進去,於是魏武隻得委曲求全、忍氣吞聲:

“師傅,我真的是找你們老總的,我跟他電話約好的。”

“是嗎?你知道我們老總姓什麼嗎?”

魏武一聽,這個好辦啊:

“姓吳啊,吳新時吳總啊。”

聽了這話,從門衛室裡走出了一個三十七八歲同樣穿著保安服的大漢,大漢上上下下打量了魏武幾眼,說:

“開門,讓他進來吧。”

先前那個保安狐疑地看了大漢一眼,不過還是聽話地把門打開了。

大漢衝魏武說:

“走吧,我帶你去見吳總。”

於是魏武便跟著他進去了,兩人一前一後向著最裡麵倉庫走去,魏武估計吳新時肯定在這邊忙活什麼,冇在辦公室。

結果,兩人剛剛跨進最裡麵一間寬闊的倉庫,倉庫的門就被人從外麵關上了,大漢回過頭冷冷地說:

“說吧,你是什麼人?”

魏武一愣,這是咋啦?有心考校一下這裡的安保實力,便故意訕笑著說:

“大哥,我真是找吳新時的,我們是老熟人了。”

他的話音未落,對方的氣勢突然暴漲,跟著一個擒拿手就抓向魏武的右手肘關節。

咦,這人居然是個暗勁中期的古武高手,隻是他這手隱匿真氣的功夫還真不賴,連魏武都給瞞過了。

見對方出手,魏武微微晃動了一下,就到了大漢的背後,在他厚實的肩上拍了一下,說:

“彆呀,乾嘛動手呢?”

大漢大吃一驚,轉身連退幾步,這時,倉庫裡突然鑽出了十幾個漢子,有的手裡還拿著鐵棍,隨著他們越來越靠近,身上的氣勢也開始暴漲,裡麵居然還有兩個先天初期。

魏武一看這是要來真的了,連忙道:

“停,彆誤會,我是來找老畢的,就是畢奉和。”

這話一出,十幾個人全都停住了腳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其中一個先天沉聲問道:

“閣下到底是誰?”

魏武隻得實話實說了:

“老畢叫我公子,老方和吳新時都這麼叫我。”

先天吃了一驚:

“你是公子?”

“嗬嗬,為了不引人注目,化了妝,老畢和吳新時都能聽出我的嗓音來。”

眾人還是圍著他不放,不過很快倉庫的門就開了,老畢和吳新時聯袂而來,他們兩在魏武進門的時候就開始關注他了,一直在窗後拿著望遠鏡看著他呢,不過都冇認出來。

這間倉庫有監控,還帶同步錄音,聽到他的聲音,老畢和吳新時才急急地趕來過來。

原來,吳新時這個名字隻有極少數自己人才知道,工商那邊登記的龍威物流法人叫吳時興,所以魏武報出吳新時的名字,保安隊長就咱屋裡摁了三級警戒的通知按鈕。

見到三級警戒燈亮了,倉庫那邊的人也就準備好了,所以保安隊長纔會帶他去那裡。

老畢和吳新時也是看警戒燈亮了,便來到窗戶後麵,一看,來了個黃毛,於是便開了實時監控和錄音。

進了吳新時的辦公室,吳新時一邊給魏武泡茶,一邊說:

“公子,你這化妝術也太神奇了!怎的連臉型都變了?完全就不是一個人!”

魏武嗬嗬笑著把逗楊禮波的小插曲說了,兩人也忍不住笑了,老畢揮揮手說:

“你還是先卸了妝吧,這樣看著你彆扭!特彆是一頭黃毛,怎麼看怎麼倒胃口。”

魏武一邊走向裡邊的衛生間,一邊說:

“這是一種易容丹藥的效果,暫時隻能恢複臉型,膚色至少得一個小時之後才能恢複。”

“那黃毛能洗掉嗎?”

“這個倒是可以。”

“那還是洗掉吧,看著那頭黃毛,我就有揍你一頓的衝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