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7章全都遭了大難

遲驚雷知道這個“爺爺”意味著什麼,薑鐘離自然也明白了,這個年輕人也是他們薑家的後生,還是覺醒了三條神脈的天才後生。

隨後,楊順楊禮波也過來和薑鐘離見過禮,魏武給大家做了介紹之後,便招呼薑鐘離進屋,薑鐘離卻說:

“彆急,等一下,大剛,來幫師父扛個東西。”

魏武有些奇怪,扛什麼東西?不過,大剛已經跟著薑鐘離去了藥地,不大一會,大剛就扛了一個麻袋過來,看形狀應該是個人。

見魏武詢問的眼神看過來,薑鐘離說:

“是風無影的弟弟風無塵。”

原來,薑鐘離在天坑和魏武分彆後,便急匆匆趕去通知和他有聯絡的門人,再讓他們通知其他的門人弟子,順便查詢方士門的蹤跡,結果卻是查到了風無塵的訊息。

風無塵是風無影的嫡親胞弟,此人醉心於煉丹,從不問門內事務,既不在宗門爭什麼地位,也不去獵殺醫門的後輩弟子,整日裡就是一心撲在煉丹上。

十四年前,醫門的一名外門弟子在天山采藥時,突然聽到大山深處傳來猛烈的炮擊,炮擊聲持續了好幾個小時,那名弟子以為遇到了軍隊演習,便找了個隱秘場所躲了三天纔出來。

三天後,出於好奇,他找到了炮擊的中心位置,那是一個十分隱秘的所在,位於一道天然形成的大峽穀中,峽穀的形狀如同一個倒扣的漏鬥,從上麵看是個寬不過十幾米,長數十公裡的峽穀,峽穀下麵確有近千米寬,裡麵建了不少石頭壘建的房子,隻是早被炸成了一片廢墟,廢墟裡還橫七豎八地躺著幾百具燒焦的屍體。

那名弟子此時已經看出這不是演習了,他估計,這裡很可能是個爆恐分子的秘密訓練基地,被軍方給摧毀了。

就在他轉身離開的時候,一具燒得跟樹段似的屍體動了,居然還是活的,不過那人已經說不出話來,而是從躺著的地下,費力地挖出了幾個瓶子,裡麵都是丹藥,意思很明顯,是讓那個醫門弟子救了他,這些丹藥就歸他了。

這人是醫門的外門弟子,對丹藥並不瞭解,但也知道那是十分難得的寶貝,若是獻給宗門,必定有大用,於是他又在那人挖出瓶子的地方,重新挖出了幾百個不同的瓶子,裡麵都是各式各樣的丹藥,因為得了這麼多的寶貝,他就把那人背出了峽穀,帶回了住處。

那人的燒傷麵積達到90%以上,渾身看不出一塊好肉,但卻是頑強地活了下來,不過因為燒傷後粘結的肌肉和皮膚拉扯,四肢的活動幅度受到控製,隻能四肢著地緩慢移動。

而且,那人也不會說話,應該是煙火嗆壞了嗓子。

那名醫門弟子在一個偏僻的小鎮上開了一家小診所,醫門遭難後,他也聯絡不到同門,隻得蝸居於此,就這樣,兩人就此相依為命過去了十幾年。

直到這次薑鐘離通知弟子們出去尋找同門,纔有醫門的弟子找到診所,這一次找到他的是醫門的正式弟子,眼界自然不是那個內門弟子能比的,他一眼就看出了那些丹藥都是方士門的,於是便把情況報告給了薑鐘離。

薑鐘離一看丹藥,便知道燒傷的那人絕非等閒之輩,便自報姓名與那傷者交談,傷者得知他是醫門長老薑鐘離,便用手指顫顫巍巍地在地上寫了“方士門風無塵”幾個字,於是薑鐘離就把他扛到這裡來了。

地下室裡,風無影和水如常並冇有什麼交流,都在各自想著心思,水如常想的是魏武帶他來這裡的目的,風無影則是懷疑魏武又有什麼陰謀,這才留著他一條命。

魏武半抱著風無塵,進了保險庫,把他放在了風無影的對麵,風無塵立即就發出了“哈哈嗷嗷”的嚎叫,向著風無影就爬了過去,臉上全是淚水,聲音更是淒慘無比。

風無影的內心深處突然劇烈地悸動起來,還伴隨著一陣陣刺痛,全身都戰栗起來,震驚得無以複加:

“你,你,你是誰?”

跟在後麵進來的薑鐘離答道:

“他是風無塵!”

風無塵死勁地點了點頭,“嗷嗷”的嚎哭起來,風無影則是全身一軟,無力地跌坐在地上,同樣向著對麵的人爬去,死死盯著對方的眼睛,然後一把摟住風無塵,嚎啕大哭起來。

魏武沖水如常使了個顏色,便出了保險庫,水如常和薑鐘離也一前一後地跟了出來。

出了門,薑鐘離衝著水如常一拱手,說:

“醫門九長老薑鐘離見過前輩。”

水如常還了一禮道:

“薑長老不必客氣,你是宗主的族叔,我們就平輩論交吧,水如常謝謝你為宗主所做的一切!”

他們都分彆從魏武的口中知道了對方,早已神交已久,而且,水如常作為水安的後人,和醫門的淵源極深,又有著魏武這條紐帶,便又多了幾分親近。

風無影抱著兄弟痛哭了好久,撫摸著風無塵紅黑相間扭曲拉扯得無比恐怖的臉,顫聲問道:

“兄弟,怎麼成了這樣?你不是一直在宗門嗎?怎麼就成了這樣?”

風無塵用手指顫巍巍地在地磚上寫了四個字:宗門冇了。

風無影厲聲問道:

“宗門冇了?是他們?醫門的人乾的?”

風無塵使勁搖了搖頭,費了老半天功夫才寫下了一段話:

十四年前,在你被罰麵壁一年離開宗門不久,宗門突造重武器襲擊,炮火連天,外麵是無數的狙擊手,出去一個就死一個,我所住的房子燃起了大火,眼見逃不脫,便服用了自製的護心丹,護住了心脈,後來被路過的醫門外門弟子所救,並一直照顧我十四年。

風無影聽完,茫然地癱坐在地上,喃喃地說:

“不是醫門?那是誰?還有誰跟方士門有此深仇大恨,不惜製造滅門慘禍!”

這時,魏武推門而入,接過了話頭:

“不僅是方士門的宗門被毀,同樣是十四年前,醫門的總壇也是被重武器襲擊,醫門總壇300餘人無一生還。”

風無影愕然道:

“此話當真?”

薑鐘離接道:

“冇錯,我當時恰好不在總壇,等回來時,隻看到一片廢墟,還有200多具殘缺不全或燒焦的屍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