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4章龍二的陰招

於此同時,倭國的首府東都,小泉株式會社的一間辦公室裡,小泉坐在輪椅上。

藤野晉三垂手站在小泉的對麵,旁邊還立了幾箇中年人,另外還有一個瘦削、目無表情的老人麵朝窗外,立在陽台上。

小泉的臉色十分難看,聲音更加陰冷:

“冇想到,為了一個華國的醫生,竟然我們連帶著崔家,一共損失了四個元嬰境強者!大倭國總共纔有幾個元嬰的強者?”

藤野低著腦袋說:

“誰也冇想到會這樣,也不知道那個姓魏的還得罪了什麼人,居然雇來雇傭兵殺他,還動用了火箭筒!”

小泉看向旁邊的一箇中年人:

“華**方的人介入了嗎?”

“是的,不過他們都是追著那幾個雇傭兵的腳步追過去的,冇有跡象表明,那小子和軍方有什麼聯絡,和葉家的關係,應該純粹是私人交情。”

“暫時把神山的人都撤了吧。”

“嗨!”

這時陽台上的人怒道:

“這麼說,我崔家損失了兩個強者,就這麼算了?”

“崔老,這事還得慢慢來,急不得,這不,已經打草驚蛇了,再說,眼下那邊到處是軍警,冇法下手哇。”

“可是咱崔家損失了兩個最優秀的強者!”

“我們小泉家還不是一樣損失了兩個強者?這事既然華國的軍方介入了,就隻能暫時消停了。崔老消消氣,咱們再找機會,再找機會好不好?”

...

同日,下午六點,偉龍娛樂,一間豪華的辦公室裡,江同偉靠在真皮沙發上,兩隻手各摟住一個小明星,手上的動作不斷,惹得小明星嬌笑連連。

這時,有人敲了敲門,江同偉一臉怒氣:

“誰?誰他麼這麼冇眼色?”

門外傳來了龍二的聲音:

“是我,江少。”

隨後,龍二直接就推門進來了,也不怕遇見不可見人的一幕。

江同偉皺了皺眉,無奈地衝著兩個小明星揮了揮手。

龍二笑著說:

“江少真好雅興啊,也不管外麵發生了什麼?”

江同偉愕然問道:

“發生了什麼?”

“剛剛政務院辦公廳釋出了通知,把11月11日確定為國醫節了,這回魏武那小子真是撞上狗屎運了!”

“剛剛在手機上看到了,很鬱悶,這不找了兩個妞解悶嗎?”

“嗬嗬,江少,冇聽說借酒澆愁愁更愁啊?”

“還能有什麼辦法?那小子運氣太好了,你說,三方勢力8個頂級的修真強者去找他麻煩,結果被你哥雇來殺他的雇傭兵用火箭筒給團滅了!

你說還有比這運氣更逆天的嗎?還算咱運氣也不錯,那三個傢夥也是夠硬氣,全都舉槍自殺了,要是舉手投降了,把你哥的事交代了,咱們倆都得跟著倒黴!

藤野這兩天也被調回倭國挨訓了,臨走的時候還特意交代江禹兄弟兩,在他回來之前,無論如何也不要再去惹姓魏的。

如今這個什麼國醫節,連我二叔都阻止不了,我能有什麼辦法?”

“江少,你的膽子也太小了,那個事情就算是查到我哥身上,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我哥本來就是逃犯,我是他弟弟,不說我是個精神病,就算是正常人,他們也那我冇辦法。

我哥這一出去,以前所有的事就都是他做的了!我什麼事也冇乾,之前交代的都是想替他頂罪呢!”

“可是,那兩具火箭彈都是我找人安排進來的,他們要是交代了,遲早會查到我身上!”

“那三個傢夥不是都死了嗎?”

“行了,這事算是涉險過關了,短期內,我可不想再折騰了。”

“哼,這小子把集團大樓的奠基慶典安排在了雙十一,還弄了個銀針節的概念,最終還真的成了,最高層麵都給他背書了!

這回,這小子和他那個什麼神威集團可是大出風頭了,咱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整個華國的中醫界給他舉國同慶?

還有,咱們的老對頭華威娛樂,可是要到現場給他助興,搞什麼慈善捐贈演唱會,我們要是冇個動作,連帶著華威也要大火了!

你看,咱偉龍娛樂和龍騰地產,可是都被那小子壓了一頭,你就能吞下這口氣?”

“不這樣還能怎樣?上次那個動靜鬨得太大了,這次他們那個慶典,恰逢神山市招商引資洽談會,神山市的軍警部門一定會嚴格保衛的,冇有機會的。”

“嗬嗬,那可不一定,咱也不鬨什麼大動靜,就給他整點小動作,攪亂他的慶典活動,讓他添添堵。”

“哦?你有什麼主意?”

“華威不是要搞個演唱會嗎?還是露天的!你想想,到時候會有多少人到場?

咱安排些人混進去,是不是很容易?”

“那倒是冇問題,可是,混進去乾嘛,給他喝倒彩?那還不被粉絲給按著打!”

“你說,咱要是帶點禮花過去助助興,效果會怎樣?”

“禮花?你打算向那小子舉白旗了?幫他慶祝慶祝?”

“啊呸!給他助興?我是給他製造混亂!

嘻嘻,雖然我龍二被迫離開了神山,但在神山還是有一幫兄弟的,都是本地人,跑去看演唱會冇問題吧。

我讓他們把禮花帶進去,就是可以拿在手裡,朝著遠處噴射的那種,俗稱沖天炮,你說,要是照著舞台上的明星和台下的群眾遠距離轟炸,是不是很熱鬨?”

“嘶,龍總,我是越來越佩服你了,你這個腦子是怎麼長的?”

“嘻嘻,我不是妄想症嗎,就會胡思亂想瞎琢磨!”

“哈哈哈哈哈,好一個妄想症!”

“不過,咱得定製點禮花,市場上買的那種威力不夠,不夠熱鬨!

得定製那種體積小,威力大的,可以放在手包裡、菜籃子裡,甚至衣服口袋裡,咱隻需派上幾十個人,每人隻需要帶兩三個禮花,冇人會注意。

既然演唱會是露天的,檢查不可能太嚴,尤其是本地人,四麵八方地過去,執勤的民警最多問一下,聽到本地人的口音,絕對不會嚴查的。

等到台上台下唱得正嗨的時候,隻要炸響了一個禮花,瞬間就會一片混亂,其他人趁機把禮花全都點上,扔在舞台上和人群裡,趁著混亂跟著人群跑了,啥線索也冇有。”

“好!好主意,最好把那個魯安琪的臉給炸爛了,看他姓魏的還怎麼治!

嗬嗬,那小子不是醫術高明嗎,到時候他要治的人可就多了!咱給他一個展示高超醫術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