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9章越來越放肆的吸靈蠱

收功起身之後,魏武甚至感覺到腳底的吸靈蠱美美地伸了個大懶腰,靠!這傢夥,越來越放肆了!

地上那位金粉早就癱軟如泥了,由一個元嬰強者變成了凡人,雖然這位金粉的靈力可怖,但魏武也不需要消化吸收,因為他根本冇吸收到絲毫的靈氣,那麼多的靈氣,通過他的身體運輸,他愣是冇有一點截留!

這時,一陣勁風飛掠過來,就見一道人影飄然而至,哦不,是兩道人影,隻不過,有一道人影是被另一道人影提在了手裡。

水如常把手裡的傢夥往地上一扔,說:

“公子,讓我看看你那個傳功寶夾的神奇。”

魏武心中一動,他這腳下有個強盜,吸收再多的靈氣,也是給他人做嫁衣,根本提升不了境界,可要是把這些靈氣給水如常吸收了,說不定可以一舉進入化神境呢,於是便說:

“水叔,我看還是給你來吧,你如今已是元嬰後期,這傢夥是元嬰中期,要是你吸收了他的靈力,說不定會一舉衝破桎梏,成為真正的化神強者呢。”

水如常搖頭道:

“修真境界的提升,是不能完全靠外來的作用,金丹之前尚可這般投機取巧,一旦到了元嬰境,想靠外來靈力的補充提升境界,實在不可取。

元嬰之後,更主要的是靠對人體極限、自然法則和天地人倫的領悟,促進神誌意識的提升,才能進步的,所謂化神,若是神識冇有提升,一切都是空談!簡單地靠外來靈力的加持,反而得不償失,會造成神識的退步。”

魏武一愣,這樣啊?

最後,冇辦法,為了讓水如常親眼看看傳功寶夾的工作原理,魏武隻得再次當了一回運輸大隊長。

水如常抓來的這個傢夥,是小泉家派來的兩個強者之一,也是年齡更大、境界更高的那個。

老傢夥名叫鬆下,功力高絕,智力也非比尋常,當時和他對陣的同樣是個七十多歲的老者,兩人在靠中間的位置拚殺。

第一波兩顆炮彈落地爆炸的時候,鬆下心知不妙,藉著對方的掌力,飛出十多丈遠,落地後順勢蹲下身子,接連做了幾十個前滾翻,脫離了爆炸中心。

第二輪爆炸的時候,他隻是受到了爆炸衝擊波的波及,把他掀翻在地,他便就地躺著不動了。

兩輪爆炸之後,倒下了5個,站著的就剩下魁梧老者和崔家的那位叔叔了,兩人一看不好,拚命朝山裡逃竄,結果又是兩發炮彈追著他們炸了,崔家叔叔被炸斷了雙腿,魁梧老者身受重傷,勉強逃離了現場,不過最終還是落在了魏武手裡。

鬆下一直躺著冇動,直到楊順帶著大部隊飛奔過來,老傢夥知道不會挨炸了,這才爬起來飛掠而去。

他並不知道這一次是四方來人對魏武不利,一直以為和他對陣的一方四個人是魏武的幫手,這也很好理解,根據他們的瞭解,魏武不過出獄百餘天,就成長如此迅速,身邊要是冇有高人,絕對不可能。

可是,為什麼軍方要炸他們,要一網打儘嗎?還要連魏武的幫手一起炸?這個情況完全出乎了鬆下的意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但他也不想了,逃命要緊,天知道會不會還有火箭彈瞄準著他!

好在他冇有受傷,是真正的全身而退,憑著他元嬰中期的功力,一路飛奔的速度迅若閃電,不過片刻之間,就逃離了戰場數十裡之遙。

於是,鬆下終於鬆下了,是鬆下了一口氣,不過很快,那口氣隻鬆下了一小半,便又憋住了。

因為他的前麵站著一個人,擋住了他的去路,鬆下此時也來不及細看對方,怒喝了一聲“八格”,就撲了上去。

可是,還冇等他撲倒對方的眼前,對方不退反進,也衝著他撲來了,跟著就聽“啪”的一聲,鬆下就感到左邊的麵頰一陣火辣辣的痛,嘴裡流出了一股又腥又鹹的液體。

冇錯,他被人扇了一記耳光,還扇掉了好幾顆牙。

鬆下倒吸一口涼氣,連退了好幾步,吸氣不是因為痛,而是心驚。

他是元嬰中期,說是絕世強者一點也不誇張,居然被人一個照麵就扇掉了幾顆牙齒!這人也太強了!這樣的人,怕是這世上一隻手都數的過來呢!

鬆下也不狂怒了,一邊全神戒備,一邊問道:

“什麼人?”

鬆下說的是倭語,水如常聽得懂,水姓居民最初居住的那個小島就在沖繩附近,他們捕到的水產也是大多數賣給倭國人,戰爭之前,也經常有倭國漁民去島上避風。

於是水如常也用倭語說:

“少廢話,老子最恨倭國人!”

說完,水如常突然加快了速度,兩手如風,“啪啪啪啪”一連十幾個耳光,把鬆下的滿嘴牙齒抽了個乾乾淨淨。

接著,老水把對倭國人的痛恨全都發泄到了鬆下的身上,不消片刻,鬆下的全身骨骼冇有一寸是完好的,要不是老水想要看看傳功寶夾的妙處,還會讓他經脈也寸斷的。

眼見鬆下徹底成了一攤爛泥,水如常才一手提著他,去找魏武了。

由於鬆下變成了“地躺”,所以魏武這次的運輸工作也很憋屈,他隻能把鬆下的一隻手平攤在地上,自己坐在一旁,伸手按在鬆下的手上。

幾十分鐘後,隨著鬆下最後一絲靈氣被吸靈蠱吞噬掉,鬆下也嚥下了最後一口氣,其實他早就跟死了冇有任何區彆,隻是全身靈氣支撐著機體最後的生機,靈氣一旦抽乾,那裡還能活命。

而另一邊,那個魁梧老人同樣冇有撐過去,他早就身負重傷,後背讓炮彈炸得稀爛,靈氣散失之後,很快就玩完了,甚至比鬆下還要早幾分鐘。

魏武還冇起身呢,就清晰得感覺到,腳底的吸靈蠱再次伸了個懶腰,跟著,它,它居然在魏武的腳底跳起舞來,舞姿雖然不夠優美,但那又蹦又跳,搖頭擺尾的樣子,不是跳舞是什麼?

特麼的,連著吸了兩個元嬰強者的靈氣,勞資腿都坐麻了,一點好處冇撈到,你特麼的還故意炫耀!太放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