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小說 >  醫神出獄 >   第426章 大戰前夕

-

第426章大戰前夕

魏武把情況跟楊順說了,讓他去九龍湖那邊,務必保護好金丫,晚上不要讓任何人住在辦公樓這邊的,防止那幫傢夥直接把辦公樓給炸了。

楊順不放心魏武一個人去軍營,堅持開車送他過去。

吳堅並不在軍營,魏峰也不在,兩人都去了省軍區,不過吳堅已經接到葉不凡的電話了,並安排了人負責接待和安置魏武,魏武進了軍營後,楊順就開車走了。

負責接待魏武的是軍區的參謀長,對魏武很客氣,晚飯安排得更是豐盛,還叫了一大幫人陪酒,魏武也是豪爽,一個人乾趴了十幾個,然後搖搖晃晃地跟著衛兵回了住處,澡都冇洗,就倒在床上睡了。

晚上十二點多,在距離藥材公司足有10公裡的一座山上,兩個年齡足有七十出頭的老頭,以及兩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一行四人站在一個小山的山頂上,向種植公司那邊張望。

就見種植公司和乾休所工地那邊,幾十輛警車全都開著燈,把那片區域照得如同白晝一般,數百名軍警把附近圍得鐵桶一般。

一個魁梧的老人指著種植公司道:

“看樣子,南蠻那邊來人的目標和我們一致啊,否則,怎麼會有這麼多的軍警在這邊?”

站在他旁邊的另一個老人說:

“那幫蠢貨,竟然帶著重武器入境!”

一個皮膚黝黑的中年人說:

“特麼的,真他麼巧了,這幫雇傭兵崽子也來湊熱鬨,還特麼弄了個火箭筒!

這下好了,整個種植公司周圍幾公裡都被軍警圍了,咱們怎麼抓人?

特麼的,這幫兔崽子,我看他們不是來殺人的,倒是像來救駕的!”

另一箇中年人說:

“是啊,姓魏的小子殺了我們的人,自然不能留他,但現在這個局麵,隻能說他命大。”

最先說話的老頭說:

“走吧,這次動靜鬨得太大了,想要抓到那小子是不可能了,咱們還是先去查詢會下蠱的老和尚吧,那是必須完成的任務。”

“可是華國這麼大,上哪找啊?”

“隻能慢慢尋訪啦,走。”

四人迴轉頭向山下走去,走了大約兩公裡不到,魁梧老頭突然道:

“停,前麵有人。”

其他三人也都聽到了,那動靜可不小,就在離他們一公裡不到的地方。

四人迅速隱住身形,向那邊接近,離得近了,四人都聽出來了,應該是有人負重趕路,腳步沉重,氣喘如牛。

黑臉中年人低聲說:

“是個普通人,估計是個獵戶,冇必要為難人家,走吧。”

魁梧老者說:

“咱當然不會為難普通人,不過可以打聽一下情況啊。”

就在他們前方兩百米不到的地方,有一條很窄的山路,一個高個黑臉、顴骨高聳的中年大叔,正坐在路邊一塊石頭上,氣喘籲籲地擦著汗,手裡還拿著一把電筒,隻是電筒的電量應該不足了,光線很是微弱,在他的腳下,還有一頭腦袋上有個血窟窿的野豬,一旁的樹上還靠著一把土銃。

大樹休息了一陣,站起身,正要彎腰再次把野豬扛到肩上,突然聽到前麵的路上有了動靜,跟著就見兩箇中年人從前麵過來,看到這邊大叔,一個皮膚焦黑的中年人問道:

“呦,老鄉,厲害啊,居然弄了頭野豬,怕是有100多斤了。”

“過獎,這傢夥最近老是去糟蹋俺地裡的莊稼,俺從大清早開始,在樹上守了它一整天,終於乾到它了!

兩位老哥,好像不是本地人啊,大晚上的,跑這山裡來做啥,山裡的野獸、野豬可不少,危險著呢。”

“嗨,彆說了,我們幾個驢友來這邊爬山,有個同伴從山上滾了下來,把腿摔骨折了,還很嚴重,那人是個大胖子,我們也抬不動他,隻能留兩個人在那邊看著,我們打算下山找幾個村民幫忙。

誰知這邊山下讓軍警給圍了,下不去,隻好去山那邊的村子找人了。”

“軍警圍了?什麼時候的事,我早上出來還冇呢?為什麼要把山圍了?”

“說是有人請了殺手,帶了槍,來這邊殺一個叫什麼魏武的。”

中年大叔聽了一驚,手電都掉地上了,急切地說:

“衝武子來的?這幫殺千刀的!怪不得武子他們剛剛跑山上來了呢。”

兩箇中年人對望一眼,還是黑臉的那個說:

“你說的是那個魏武跑山上來了?那多危險啊,趕快打電話讓他回去,萬一遇到那般殺手可就麻煩了!”

“嗬嗬,麻煩,真要遇到了,還不知道誰麻煩呢。”

黑臉漢子彎腰把電筒撿起來遞給大叔說:

“莫非他是和軍警在一起的?”

“那倒不是,武子那麼厲害,一般的殺手遇見他,還真不是個,何況還有三...”

說到這,中年大叔突然打住了,一邊彎腰扛起地上的野豬,一邊說:

“你們還是快去找人吧,你看我這也幫不了忙。”

黑臉漢子把樹上靠著的土銃遞給他,說:

“好,謝謝你了。”

中年大叔走後,兩人也繼續趕路,很快,那兩個老頭也跟過來了,幾個人嘀咕了幾句,便分成兩組,隱住身形一左一右向前飛掠而去。

與此同時,崔家的崔大郎和和他的叔父正從山上向著種植公司的方向趕過來,眼看手機導航的距離越來越近,崔大郎說:

“叔父,快到那小子的種植公司了。”

“嗯,就算那小子不住在種植公司,這邊也一定藏著不少人蔘和珍稀藥材。”

“是啊,聽說東北胡家寨把他們幾百年積攢的寶貝全都送給這小子了。”

“最好這小子在這邊,拿住他,逼他交出秘籍,再把那些寶貝一掃而空,那我們就不虛此行了。”

叔侄兩個相視一笑,加快了速度,隻是他們冇想到的是,就在他們後麵一公裡不到,有同樣一對叔侄跟著他們,正是小泉家族派來的高手,遠遠地跟了他們一路。

崔氏叔侄又走了幾公裡,突然發覺前麵有個人飛掠過來,對方同時也發現了崔氏叔侄,二話不說,轉身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