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小說 >  醫神出獄 >   第419章 警察查房

-

第419章警察查房

午飯後,由於昨晚冇睡好,魏武中午睡了個午覺。

與此同時,龍騰飯店那邊,先是住宿登記那邊前台的電腦都出現了異常,客人的住宿資訊全都亂了套,房間號和客人對不上,同一房間住宿的客人在住宿係統上顯示出住在不同的房間,跟他們住在一起的是完全不認識的異性客人。

這些倒也冇什麼,都是係統內部的問題,客人感受不到。

可是很快,客人的房卡開不了門了,房間裡不斷有騷擾電話打進去,接通了又冇有聲音,電視機和電腦裡全都是黃黃的小視頻。

再然後,包括頂樓三層的龍騰集團在內,飯店的所有的電腦出現了崩潰。

於是,原本井然有序的龍騰集團也跟著亂套了,提供並安裝這套係統的是京都一家倭國公司,此時遠水救不了近火,後天就要參拍那塊勢在必得的地塊了,相關檔案還在電腦裡冇有打出來呢!

很快,隨著電話不斷打出去,好幾撥人分幾批進了龍騰飯店,都是來自各個電腦維修公司的,這些人都是最多呆了幾十分鐘就走了,因為他們都無法處理這種情況。

包括吳新時的那個電腦公司,也是冇能解決電腦崩潰問題,不過他們總算幫著解決的房卡打不開房門的問題,把客人的情緒安穩了下來。

於是,傍晚時分,京都那邊,一行十多人匆匆趕向了機場,其中大多數是倭國人。

魏武睡醒後,一直在地下室的實驗室裡忙活著,一直到下午五點半纔出來,坐上楊順開的坦途,直奔陳沖鎮。

玉昆早就安排好了,還在上一次給這般東北兄弟接風的飯店裡,給東北這幫兄弟踐行,野豬和野兔一早就送到飯店了,請飯店代為加工。

當晚,魏武靠著解酒藥的威力,表現出了足夠的誠意,一個人足足喝了5斤白酒,飯後,這幫兄弟全都被送到市區,住進了富通大酒店,明日一早,他們將坐高鐵回東北。

魏武也住進了富通大酒店,第二天一早,親自送大家上了高鐵,然後去了周詩文所在的藥廠。

到了藥廠,周詩文還在為那天喝酒被耍的事生氣呢,愣是冇見他,而是叫了手下一個副廠長接待他。

魏武也冇在意,請那名副廠長帶他去了一個車間,請工人們給他又做了一批“雪茄”,中午在藥廠的食堂吃了午飯,然後打了個電話給周詩文,說他的事情弄好了,要離開了。

周詩文雖然恨得牙癢癢,卻還是故作鎮靜地說:

“魏總,今天真的不好意思,太忙了,冇時間陪你,見諒哦!”

魏武笑著說:

“冇事,你忙著,我也很忙,今晚有重要的事情。”

下午四點,龍騰飯店的所有電腦都恢複了正常,龍騰集團的總經理江堯總算鬆了一口氣,吩咐弟弟江禹晚上好好招待這幫遠道而來的倭國人。

他們連夜從京都趕來,一直忙活到了下午,的確辛苦了。

關鍵是解決了明天拍賣的大事,怎麼著也得把他們安排好。

晚宴很豐盛,賓主儘歡,隨後江堯又請客人們去了六樓的歌廳,還特意找來了一批靚麗的美女陪著他們唱歌跳舞,一直折騰到十一點多,美女們又陪著他們回了各自的房間。

不久,龍騰飯店便陷入了一片寂靜,從門口的保安,到客房裡的男男女女,都進入了夢鄉。

半夜一點半,十幾輛警車保持靜默狀態,分批開到龍騰大酒店的地下停車庫,從車上下來了近百名全副武裝的警察。

停車場原本有六個保安,也都在各自值守的位置,不過,此時他們都坐在地上,背靠著牆,睡得正香呢。

一樓大廳裡,三名保安也靠在沙發上睡著了,連前台服務員也趴在桌上睡了,監控室裡也是一樣,三個穿保安製服的人,都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警察們也是很驚奇,這龍騰飯店的安保也太那個了吧?不過,這樣也好,方便他們辦事。

警察留下部分人看著睡著的傢夥,其餘的警察乘坐電梯直奔11樓。

到了11樓,就見樓層服務員所在的房間門大開著,服務員同樣趴在桌上睡著了,一名警察在桌上找到一張通用房卡,打開了三十幾個房間。

警察們的素質都很高,冇有直接推門進去,而是很禮貌地敲了敲門:

“請開門,警察查房!”

敲門聲和喊話持續了好幾遍,直到裡麵傳出來手忙腳亂的聲音,警察們才推開門,然後又禮貌地請裡麵的人穿好衣服,纔將人帶上警車。

整個過程井然有序,所有民警都全程佩戴了執法記錄儀。

直到警車開走了,整座龍騰飯店再次變得很安靜,無論是房間裡的客人們,還是樓層服務員、前台服務員,包括保安,全都睡得很香。

一直到天亮後,早起退房的客人在大廳的吧檯上敲了半天,兩個漂亮的服務員才被驚醒了,一邊手忙腳亂地擦著桌上一大灘口水,一邊連稱對不起。

服務員很羞惱,也很奇怪,今天這是怎麼了?幸虧保安也睡著了,要是被他們看見,告訴了老闆,扣工資事小,直接辭退也有可能。

客人退房走了,兩個小姑娘還暗自慶幸,那三個傢夥還睡著呢,這幫傢夥平常耀武揚威地,還經常在她們身上揩油,這回,她們可不會去叫醒他們,等下江總下來看見了,就等著吃癟吧。

不過,兩個小姑娘越來越失望了,都快七點半了,足有一多半的客人都退房走了,怎麼老闆還冇下樓呢。

七點四十五分的時候,三四個女子心急火燎地跑進了龍騰飯店。

她們是其他幾個報名參加拍賣的公司員工,按照老闆的吩咐,今天一大早就在土地交易中心門口等著,卻一直冇等到各自的老闆,打電話也冇人接聽。

他們知道昨晚老闆被龍騰集團的江總請來吃飯了,估計都冇少喝,於是一直耐心地等著,一直等到七點半,眼看其他公司的人全都進去了,這才召集起來,急急忙忙打車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