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小說 >  醫神出獄 >   第418章 圍標

-

第418章圍標

第二天早上,金丫是翟知秋的保鏢送來回了,學校那邊已經開始施工了,洪文二老還要編製教材,所以翟知秋也冇時間整天圍著魏武了。

金丫回來和魏武打了個招呼,就去與小猴閨女約會去了,笨熊和花花經過昨天金丫的警告,雖然還無法和猴子母女和平相處,但至少冇那麼凶了,齜牙咧嘴地嗚嗚了一陣,被金丫趕去藥地巡邏去了。

快八點的時候,戴思寧過來上班,魏武笑著跟他打招呼:

“怎麼樣,斯寧,昨晚休息得可好?”

戴思寧看魏武的眼神很是複雜:

“魏總昨晚也冇休息好吧?”

“怎麼會呢,我休息得很好啊。”

“耳朵冇發燒?”

“可能是喝多了,冇感覺。”

“昨晚我們四個一夜冇睡,罵了你一晚上!”

“靠!有那麼嚴重嗎?乾嘛一夜不睡覺。”

“還不是你害的!”

原來,昨晚戴思寧和高大少先是各自揹著周懷玉、林天明,送進了一個房間,然後又下來背兩個女孩。

按戴思寧的意思是把兩個女孩送進一個房間,可是高大少不乾呢!他扔下一張房卡給了戴思寧,揹著林依然進了另一個房間,然後就把門反鎖了。

戴思寧冇辦法,隻能揹著周詩文送進最後一個房間,把周詩文放到床上,替她洗了臉,和衣蓋上被子,一個人坐在圍椅上,不知如何是好。

直到半個小時後,高大少敲開了他們的房門,送進去兩粒藥丸。

於是戴思寧自己先吃了一粒,又餵了周詩文一粒,不久就周詩文醒了。

林依然醒了後帶著高大少跑他們房間來了,說她打電話給魏武了,魏武回了句“電話喝多了”,就關機了,於是兩個丫頭對魏武一頓咒罵。

酒醒之後,四人就覺得房間裡酒氣太沖了,冇法呆,於是四人出去找了個歌廳,點了些點心,還有兩箱啤酒。

四人一邊喝酒,一邊唱歌,隻是歌詞都改了,改成了各種咒罵魏武的話,一直折騰到三四點,四個人才倒在歌廳包間的沙發上睡了。

魏武笑著問道:

“喂藥前的那半個小時,還有喂藥的過程中,有冇有發生點什麼?”

戴思寧臉一紅:

“瞎想什麼呢,都喝成那樣了,能發生什麼?”

魏武瀟灑地轉過身,撂下一句話就走了:

“機會已經給你創造了,後麵就看你自己的了。”

快中午的時候,魏武在地下室接到了林天明的電話,除了抱怨他昨晚喝酒作弊之外,主要是彙報今天上午去報名參加那個地塊拍賣的情況。

那塊地就是之前魏武找**圖時看到的,原國營神山市木材公司的地塊,麵積近60萬平米,拍賣低價是12.5億,保證金20%。

林天明和周懷玉去報名登記的時候,前麵已經有五家公司報名了,龍威地產赫然在列,而另外四家,有兩家都是之前龍家的關聯企業,還有兩個是個人蔘與拍賣的,都是之前龍大的手下。

顯然這是打算圍標了,看來龍騰勢在必得了。

林天明還說,高大少通過他父親從省裡打聽到訊息,原先省裡有領導接到電話,指定把那個項目給龍騰做,是市裡的朱書記頂住了壓力,堅持依法公開拍賣。

最後,林天明還告訴魏武一個訊息,他在富通大酒店的臨時辦公室,昨晚進了賊,是他從土地拍賣中心回來時才發現的。

那間辦公室是臨時的,所以裡麵並冇有存放重要的東西,除了神威地產的登記檔案,不過這些檔案都在市場管理部門備了案,很容易查到,不是什麼商業機密。

末了,林天明說:

“看來,龍騰對那塊地是勢在必得啊!竟然采取了圍標的手段,這樣下來,就算是我們最終拿下這塊地,恐怕也是天價了。

關鍵是,既然對方如此處心積慮,就算是花再多的錢,也不會讓我們如願的,人家有倭國人撐腰,我們的資金實力怕是遠遠不及他們。

光是拍賣保證金,他們就交了5份,正好是地塊的拍賣低價,可見對方的實力不可小覷啊!”

魏武沉吟了一下,問道:

“如果退出參與拍,拍賣保證金可以退回嗎?”

“不可以,報名之後就不能退了,要等到競拍結果的公告五天後,才能退回,而且,如果放棄參與拍賣,是要扣除違約金的,違約金是起拍價的20%,正好與保證金相抵。”

“下週三拍賣是吧?”

“不對,昨天晚上我說是下週三冇錯,但今天已經是週一了,拍賣就在後天上午8點舉行。”

“好的,我知道了,還是那句話,你們做好參拍前的準備工作,其他的事交給我就好了。”

放下電話,魏武陷入了沉思。

龍騰地產不惜耗資12.5億,拿下5個參拍名額,顯然是不惜一切代價了,如此看來,怕是不僅僅針對他個人了,很有可能聞到了什麼味兒。

916基地在這邊有兩個項目,分彆是乾休所和研究所,按理說,這事不可能泄密,唯一的可能就是魏武和葉家關係匪淺,讓某些人有了猜測,於是就想在這邊埋上一顆釘子,好找出蛛絲馬跡。

如果魏武動用軍方的關係,倒是可以阻止龍騰地產拿下這塊地,但那樣就會讓對方更加懷疑魏武和軍方的關係,所以這條路走不通。

那麼,要想阻止他們,成功拿下這塊地,就隻能拚實力了!可是神威集團剛剛起步,實力與對方的倭國背景想比,差距可不是一星半點。

那現在怎麼辦?想辦法出去借錢?也不是不可以,既然牽扯到了916基地,隻要向鐘文將軍彙報一下這個事,相信鐘文將軍會想辦法弄來足夠的資金,對方的實力再強,也鬥不過。

可這樣做,魏武總是覺得不太合適,如果自己這邊也是不惜代價,同樣會讓對方懷疑,還有就是,在這種小事上,如果還要藉助軍方的力量,怕是要讓人小瞧了,而且也不解氣。

於是,魏武給吳新時發出了兩道指令,一是密切監視龍騰的一舉一動,隻要對方有任何動作,立即彙報;二是設法給對方的電腦網絡搞點事,讓他們亂一下,纔好找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