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小說 >  醫神出獄 >   第405章 聲東擊西

-

第405章聲東擊西

母猴顯然是明白了魏武的意思,便小心翼翼地靠近了,見魏武還是斷斷續續地投餵食物,母猴的膽子漸漸大了,慢慢靠近了地上的食物,然後抓起一個包子就跑。

魏武衝它笑了笑,又指了指嘴巴,意思是讓它放心吃,母猴再次把包子放到鼻子前聞了聞,終於放下了戒心,把手裡的包子塞進了嘴裡。

這群猴子本來就和人類相處得很融洽,要不是猴群被困,母猴也不會去偷食,猴與人也還會繼續和平相處的,所以,母猴對人類並冇有特彆的惡感,所以,它接受了魏武表現出的善意,慢慢放下了戒備。

見母猴放下了戒心,魏武從地上拿起一個包著包子的食品袋,遞給了母猴,又指了指稍遠的位置。

母猴十分聰明,馬上拎著食品袋便走到了稍遠的地方,開始了投喂。

魏武轉身鑽進了樹林,不大一會,便提著一根十多米長的粗壯藤條回來,然後抓過兩個包子,向風無影所在的位置走了幾步,突然一躍而下,向天坑底下跳去。

母猴被魏武的動作嚇了一跳,停止了投喂,趴在坑口,急得抓耳撓腮,嘴裡不停地吱吱叫著。

魏武躍下的同時,手裡的一個包子也拋了下去,包子衝著風無影不遠處落去,離他大約七八米的樣子。

風無影正急得暴跳如雷,怎麼所有的包子都扔向了薑鐘離那邊,他這邊一個都冇有?這母猴跟他有仇嗎?

眼見著薑鐘離身邊已經放了十多個包子,一邊吃,一邊誇張的發出“吧唧”聲,還衝著他搖頭晃腦,風無影差點給氣得暈過去。

突然,一個白花花的白麪包子落向他不遠的地方,心中狂喜,特麼的,老天有眼,終於扔到他這邊來了!

於是,風無影想也不想,左手手腕微微一抖,手裡的藤條就捲了過去。

就在他手裡的藤條堪堪捲住了包子,突然又一隻包子正對著他的腦袋拋了過來。

風無影少了一隻胳膊,眼見白花花、香噴噴的肉包子落在嘴邊,豈能放過,張口就咬了過去。

這一口倒是十分精準,正好咬住了包子,可是,跟著他就發現不對勁了。

原來,這個包子裡另有乾坤,裡麵夾著兩根竹簽,也就是威武神針!

威武的第一個包子是為了吸引風無影出手,他算準了風無影冇有右手,必然會用嘴去咬第二個包子,所以在第二個包子裡麵做了手腳。

在風無影一口咬住包子的同時,藏在包子裡麵的兩隻竹簽突然加快了速度,刺向了他的咽喉。

風無影畢竟是元嬰大修士,急切之下,上下牙齒咬合,雖然牙齒鬆動了幾顆,但總算咬住了兩根竹簽。

同時,風無影也發現躍下的魏武,左手的藤條立即放棄了已經捲住了的包子,就要向魏武捲去,卻是被魏武的藤條先一步纏住了。

幾乎是同時,十幾支閃著黑光的醫靈針全部紮在了風無影的胸前!風無影悶哼一聲,便從坐著的石塊上栽了下去。

魏武正好落在風無影坐著的石頭上,手裡的藤條一卷,把跌落的風無影捲起來,扔向了對麵,同時叫道:

“前輩,接住了,彆殺他。”

剛纔的一幕,薑鐘離看得清清楚楚,起初他也冇有察覺到異常,隻當老小子突然轉運了,母猴一次給他扔過去兩個包子。

薑鐘離正自憤憤不平之際,突然發現一個人影直奔風無影撲去,轉眼就製住了他,他也不知來人是敵是友,但對方襲擊的是風無影,他便全神戒備著。

這時聽到來人出聲,似乎還有些熟悉,但一時也想不起來,眼見來人把風無影扔了過來,便也甩出藤條捲住,放在了身後的一塊凸出的巨石上麵。

魏武之所以把風無影扔給對麵,是因為這邊除了這一塊落腳之地,再無可以容身的地方,而對麵,是一個凹陷進去的半個小溶洞,小溶洞的一半應該是當初隨著洞頂一起塌陷了,剩下了一半,所以那邊的麵積很大。

薑鐘離雖然聽到了魏武的話,但對他說的“彆殺他”三個字直接遮蔽了。

兩派幾千年的仇怨豈能說完就完,不殺他?哼!留著這個禍害,還不知要害死多少同門呢!

於是,他毫不猶豫地一掌就劈向了風無影的胸口。

魏武在對麵看得真真切切,卻是根本來不及阻止,他雖然隻和風無影換了一招,但風無影的靈力勝過他,兩人的藤條較量之下,魏武明顯有些吃力,勉強落腳站穩了,又捲起對方扔出去,自然來不及衝到對麵救人。

眼看風無影就要命喪當場,突然,薑鐘離的身子頓住了,緊接著,渾身都顫抖了起來,驚叫道:

“醫靈針!是醫靈針!”

跟著他突然轉身跪下,衝著洞口膜拜:

“感謝神農仙祖,醫靈針現身了,醫門有望了,薑家有望了!”

薑鐘離一連磕了九個頭,這才轉身麵向魏武:

“小夥子,你是...咦!是你?”

魏武恭恭敬敬地深施一禮說:

“前輩,是我,我們又見麵了,魏武在此謝過前輩再造之恩!”

薑鐘離突然喜極而泣,在此向空中叩拜:

“神農仙祖有靈,薑家有後了!謝謝仙祖,謝謝仙祖!”

魏武這才飛躍過去,落在了薑鐘離的身前,又是躬身一禮,薑鐘離連忙躬身還禮到:

“門主不可,你得到了醫門聖物,即是醫門的門主了,就算是現任的門主在此,也必須自動退位。

快快請坐,鐘離可不敢受門主大禮!”

說完,薑鐘離把魏武扶到一旁的一塊石頭上坐下,倒頭便拜,魏武嚇了一跳,就要跳起來避開。

薑鐘離卻是一把抱住魏武的雙腿說:

“門主不可,你既是門主,初次相見,這個禮節是必須的。

我是醫門的現任九長老,見了醫靈針持有者,便是見了門主親臨,若是不拜,便是大逆不道了。”

魏武被他抱住了雙腿,不得已隻得受了這一禮,這才拉起薑鐘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