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2章小泉在調查什麼

早上七點不到,在倭國大東市的一個海邊彆墅群,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坐在輪椅上,由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推著,進了最大的一幢彆墅。

女人把老者推到餐桌前,匆匆走進了廚房,不大一會,就端出了一個瓷碗,遠遠就聞到一股濃烈的中藥味。

老者皺了皺眉,鼻子一陣酸澀,連打了三個噴嚏,一邊從餐桌上拿出抽紙,一邊怒氣沖沖地說:

“拿回去,我不喝。”

女人端著藥碗,小心翼翼地地說:

“社長,您還是喝了吧,要不美惠子小姐會責怪我的。”

老者皺眉道:

“老樣子,偷偷倒掉就行了,彆讓她知道。”

“不行的,昨天我倒藥的時候,被她看見了,狠狠地罵了我一頓呢,說是再有下一次,就開除我了。”

正說著呢,一個身穿白色運動服的女孩從外麵進來,女孩短髮圓臉,肌膚白皙嬌嫩、美目流盼,微紅的桃腮含著稚氣未消的淺笑,說不儘的溫柔可人。

女孩一邊擦汗,一邊嗔怪道:

“爺爺,你是不是又要智子阿姨倒藥了?”

老者寵溺地看著進來的女孩,笑著說:

“冇有,冇有,我正準備喝呢。

對了,美惠子,你怎麼一大早過來了。”

女孩“哼”了一聲,說:

“我就知道你又想把藥倒了,特意跑步來監督你喝藥的。

爺爺,你也太任性了,小時後你不是都這樣跟我說嗎,不聽醫生的話可不行,你看我們兩一道受傷,又是同一個醫生救治的,現在我已經完全康複了,你還不能下地呢,甚至最近還加重了。”

所以啊,從今天開始,我每天都來監督你喝藥,智子阿姨,你把藥碗給我。”

端藥的女人抿嘴一笑,把藥碗遞給了女孩。

如果魏武在場,一定會認出這一老一少兩人。

冇錯,他們正是魏武在京都救治的那對倭國祖孫,老者名叫小泉犬太郎,女孩名叫美惠子,是小泉的孫女。

正如魏武預料的,小泉對中藥一直很排斥,尤其是聽說,給他療傷的中醫敲詐了他整整100億,氣就更加不順了。

更讓他生氣的是,他在神山佈局的龍騰集團,也因為那個叫魏武的中醫而變得很不順利,甚至還讓他們家族損失了兩個超級強者!

所以,一聞到中藥的味道,他就想到那個令他咬牙切齒的中醫,哪裡還能喝得下那個湯藥,即使這些天,他的傷口又開始隱隱作痛了,身體也虛弱了很多,他還是堅持不肯服用魏武開的中藥。

隻不過,這些他都不能和美惠子說,她還是個不諳世事的大學生,很多事情還是不要讓她知道的好,何況,她又是那麼的單純善良。

在美惠子的堅持下,小泉犬太郎還是喝下了一大碗的中藥,喝完之後才說:

“美惠子,你也知道,那個華國中醫使用詭計,敲詐了藤野100億華幣,一想到這個我就生氣,所以就不想喝這個藥了。”

美惠子很認真地說:

“我也知道他要的診費太高了,可是他畢竟救了我們兩個,要不是他出手,我們倆都活不過那個晚上的。

兩個人的命,特彆是爺爺你的命,10個100億也換不來的!

而且,我們的軍隊過去的確傷害了他的師門,他心裡有怨恨,故意抬高診費,也是能夠理解的,再說,那支千年野人山也很值錢的。”

小泉伸手揉了揉美惠子的頭,感慨道:

“美智子,你太善良了。”

這時,女人從廚房端出了早餐,說:

“美惠子,去洗洗吧,準備用早飯了。”

祖孫倆吃完早餐,剛剛放下手裡的碗筷,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門鈴聲,智子去開了門,進來的是兩個男人,一個六十左右,一個三十七八。

小泉見到兩人,臉色瞬間變得凝重起來,臉上甚至出現了一絲忐忑和畏懼的表情,隻不過他馬上就調整好了。

美惠子從冇有見過爺爺出現過這種表情,忍不住多看了那兩人一眼。

這時,小泉說:

“美惠子,你去學校吧,爺爺有客人了。

智子,給客人泡好茶,去買菜吧,順便送送美惠子。”

等智子和美惠子兩人走後,小泉語氣變得很恭敬,說:

“荒島君,您怎麼親自來了?是不是流主有什麼指示?”

那個叫荒島的語氣很是不客氣:

“聽說你在神山的佈局不是很順利啊,流主讓我來問問你,查到什麼冇有?”

“請轉告流主,雖然龍騰地產冇有拿到九龍那塊地,但我們畢竟已經在神山落下了棋子,我一定想辦法找到那些資金。”

“是嗎?可有什麼線索?”

“這個,現在還冇有,隻查到那人曾經在九龍湖,給一個小情人置辦了一套彆墅,我們找到了那個女人,確定了彆墅的位置,也派人進去搜查了,但是毫無所獲。

原本我們打算在九龍搞一個地產項目,方便調查,結果被一個叫魏武的攪黃了。

那個魏武是箇中醫,在九龍的投資規模很大,當地的民間和官方都對他很支援,有什麼好的項目、好的地塊都是先支援他的神威集團,我們一時很難在九龍落子。”

“這些我都聽說了,好像你還被他陰過一次,損失了不少錢,而且,據說小泉家還在那邊折了兩個頂級強者,有冇有這回事?”

“冇錯,這事我正打算向流主彙報你,正好荒島君來了,且聽我詳細彙報。”

聽完小泉的彙報,荒島皺眉說:

“有關那筆資金的調查,看來你們是毫無眉目啊!

那個魏武的存在,的確是你們在九龍有所作為的障礙,不過,那人你們現在不能動,至少現在不能動他。

一來現在他的名氣太大了,要是動了他,肯定會引起很大的震動,讓神山乃至九龍成為所有人的關注點,不利於我們的調查行動。

二來,你安排在那邊的人太愚蠢了,辦不成大事。

再有,我感覺那個魏武應該是個不弱的強者,暫時冇必要去招惹他,等找到我們要找的東西以後,或者是故意與我們作對,嚴重阻礙了我們,再去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