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小說 >  醫神出獄 >   第400章 搶救

-

第400章搶救

接下來的會議,就是戴思寧對後續工作進行安排,要求各部門圍繞11月11日這個時間節點,儘快把前期工作做好。

魏武這時候已經坐不下去了,就想著找個藉口離開,突然,會議室的大門被推開,楊順急匆匆地走了進來,彎腰在魏武的耳邊說:

“魏總,你出來一下。”

魏武跟戴思寧示意了一下,又衝文洪二老點了點頭,跟著楊順出了會議室,就見楊禮波也站在門外,楊禮波的眼睛通紅,好像是剛剛哭過。

魏武心中一沉,忙問道:

“什麼事?”

楊順說:

“剛剛得到訊息,禮波的小叔,也是我的族叔,在邊境阻擊欲偷入國境的暴徒時,被對方一枚火箭彈襲擊,全身多處受傷,生命垂危。”

魏武急道:

“那地方離這裡有多遠?”

“直線距離近600公裡。”

魏武二話冇說,給吳堅打了個電話,請求他派一架直升機,吳堅聽說情況後,立即答應了。

掛了電話,魏武對楊禮波說:

“你趕快收拾一下,隨我飛過去救人,楊順繼續留在這邊,我也要準備一下。”

說完,便鑽進了地下室。

二十幾分鐘後,空中傳來了直升機的轟鳴,魏武也從地下室出來了,背上揹著那個雙肩包。

金丫早就在等著他了,不過這回她冇有吵著要跟著,而是來送他的,並一再囑咐他注意安全,早點回家。

飛機飛行了大約三個半小時,降落在了一座軍營,在軍營內的醫院裡,魏武見到了傷者。

傷者四十歲不到,金丹築基後期的境界,火箭彈是在他右前方爆炸的,當時他的反應還是很快的,在火箭彈落地的瞬間就躍身趴伏到了地上。

但是,由於火箭彈距離太近,爆炸幾乎和他胸腔落地發生在同時,劇烈的爆炸把他的胸骨震斷了好幾根,心肺全都受損。

戰鬥發生在天亮不久,到戰鬥結束,全殲暴徒時,已經是上午快十點了,距離那裡最近的醫院也有100多公裡,也就是這座小軍營的醫院了。

打電話告訴楊禮波的是另一個楊家兄弟,他是在戰鬥結束後先向上級請求救援之後,第二個打給楊禮波的,所以魏武到達這裡的時候,傷員也是剛剛被送到。

魏武他們趕到的時候,在一個簡陋的手術室門口,醫護人員正慢慢推著用白布蓋上臉部的傷員,從手術室裡出來。

楊禮波乾嚎一聲就撲了過去,被旁邊一個滿身血汙的軍人一把抱住,痛哭失聲。

魏武後發先至,搶在楊禮波之前閃到了傷員的跟前,伸手探進了白布裡麵,立即就喝到:

“禮波,彆哭了,把人再推進去!”

楊禮波一個機靈,一把推開抱著他的軍人,衝一旁的醫護人員大喝一聲:

“閃開!”

說完,不顧目瞪口呆的眾人,飛快地把傷員又推進了手術室。

魏武一邊取下揹包,一邊道:

“出去把好門!”

楊禮波目中精光爆閃,兩步就搶出門外,隨手帶上了手術室的門,堪堪擋住了正要衝進去的醫護人員。

一個五十多歲的白大褂,伸出還戴著沾血的手套的手,指著楊禮波叫道:

“你們是什麼人?趕快離開這裡。

來人,把他拉開,還有裡麵那個。”

旁邊幾個軍人一擁而上,就要向楊禮波撲過去。

剛纔和楊禮波抱在一起的軍人急忙衝到中間,背對著楊禮波,張開雙臂,攔住撲上去的軍人,急急地說:

“彆,彆誤會,他是楊隊長的親侄子。”

幾個作勢要撲上去的軍人,這才停下了,全都紅著眼睛低下了頭。

剛纔那個說話的應該是個軍醫,這時態度也溫和了許多,一邊摘下帶血的手套,一邊歎氣說:

“咳!年輕人,節哀吧,我們已經儘力了。”

然後邊解開白大褂邊說:

“你的心情我們理解,可是,這樣有用嗎?還不快把裡麵那個人喊出來!”

脫了白大掛,楊禮波才發現,這人還是個大校,這在軍醫中,級彆已經很高了。

楊禮波雙腳一併,給對方一個標準的敬禮,然後繼續一聲不吭地把在了門口。

大校回了一個軍禮,說:

“原來也是一名軍人呢,執行命令吧。”

楊禮波還是不說話,剛剛那個楊家子弟也忍不住了,問道:

“**,什麼情況?還不讓開?還有,裡麵那位是誰?”

楊禮波這才說:

“你們稍安勿躁,等等再說吧。”

一旁一個四十出頭的中校有些不耐煩了:

“等等?等什麼?這不是瞎胡鬨嗎?

那個人是誰?他在裡麵做什麼?”

楊禮波這時候隻能實話實說了:

“他是醫生,正在救治我叔叔,救治傷員。”

那個大校再也忍不住了,厲喝一聲道:

“瞎胡鬨!人已經犧牲了,怎麼救治?”

中校更是怒不可遏:

“你們這不是救治傷員,是對烈士的侮辱!

來人,把他拖開!”

剛纔那幾個要撲過來的軍人作勢要動手,卻又紅了眼睛,紛紛低下了頭。

中校衝後麵站著的幾個軍容整齊的士兵一招手,說:

“來人,他們不忍心,你們幾個上。”

楊禮波一見,伸手就摸向了腰後,那個楊家子弟一把抱住了他,哭喊道:

“**,你冷靜一點,隊長已經走了,走了!”

這時,手術室的門突然從裡麵開了,魏武站在了門口,疲憊地說:

“吵什麼吵呢,快準備血漿,傷員失血過多,必須立即輸血,否則馬上又要休克!”

一句話,讓外麵的人全都驚呆了,幾個作勢欲撲的軍人保持著向前衝的動作,如同被定住了一般。

那個大校呆了許久,突然很不合時機地笑了:

“嗬嗬,小夥子,你不是發癔症了吧?”

中校也反應過來了,怒喝道:

“神經病,把他拖出來!”

一群士兵再次衝了上來,甚至有兩個上前扭住了楊禮波的胳膊,楊禮波被他的本家兄弟緊緊抱著,根本無法反抗。

魏武這時也忍不住了,發出了一聲斷喝:

“服從命令,準備血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