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魏總要修路?

這次,魏武打算在山上呆了一星期時間。

為了怕人打擾,他把手機關了。

關機之前,在朋友圈發了個訊息:

“進山采藥,一週後出山。”

這是怕萬一魏冉或師父找不著他著急。

就在魏武去縣城賣藥的前一天傍晚,村長魏玉璜接到了鎮裡的電話。

第二天一早,八狗子一陣嘶吼,玉璜也去了現場,隨後就去鎮裡開會了。

會議的主要內容就是配合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對可能存在的村霸進行排查。

鎮長、書記,還有新來的派出所所長都講了話。

主要要求就是做好宣傳工作,對各村的村霸進行摸底排查,鼓勵受過村霸欺負的村民檢舉揭發。

會議結束的時候,新任派出所所長梁文棟和真正龔飛揚特意留下來玉璜村長。

主要是瞭解魏武的情況。

“魏村長,你們村的魏武,你應該知道,他現在怎樣?”

“魏武啊,當然知道,前兩天還在我家吃飯呢,這幾天進山采藥了。”

“他是因為冤案進去的,和社會脫節了十幾年,你們村裡要多幫助他。”

“這個我知道呢,我一直勸他去村裡暫時幫個忙,龔鎮長知道,李國盛被抓,村裡的事情一大把,有點忙不過來。

可他拒絕了,說先歇歇再說。”

龔鎮長笑道:

“嗯,你做得很好,不過他既然不樂意就算了。

他現在的生活情況怎麼樣,有冇有什麼困難?

你要隨時放在心上,有什麼解決不了的,儘管向我和梁所彙報。”

玉璜抬頭看來梁文棟一眼,欲言又止。

“魏村長,有什麼儘管說。

我們一方麵要關心他、幫助他,同時也有監督他。

如果他做了什麼違法的事,一樣要管。”

“不是他,是有個事,不知要不要彙報。”

“你說”

當天下午,魏武家門口。

一台吊車把那輛大奔吊起來,穩穩地放到路上。

四狗子親自來了,臉色鐵青地站在一旁,一句話也不說。

這輛車是他的寶貝,更是他的臉麵!

買回來一年還不到,總共纔開了3000多公裡。

不是特彆重要的場合,他也捨不得開這車。

這次之所以動用這台車,一來是為了顯擺。

二來嗎,它貴重啊,冇人敢碰!

要不然,普通的車,隻要十來個壯漢,就可以抬到一邊去。

這車,就算給他1萬的工錢,誰也不敢抬!

奔馳600唉!

可是,特麼的,咋弄成了這樣?!

還好,車冇任何問題。

可他為此花了小兩萬!

路太窄,吊機進不了!

冇辦法,把路拓寬吧。

那就必須占用路邊一米左右的農田。

這田是大毛家的。

這小子要了整整一萬!

墊路基又用了十幾車的石頭,還有幾車碎石子。

四狗子這個氣啊!

可是,更氣的還在後頭呢!

“呦,這不是魏總嗎?

魏總這時做好事來了,知道魏武剛回來困難。

你是來幫扶來了,給他修條水泥路?

哦,瀝青的也不錯。

好樣的!要是這些企業家都像魏總這樣的就好了!”

“這…梁所啊,什麼風把您吹過來了。

還冇恭喜你高升呢。”

“高升什麼呀,還不是在縣局擋人道了,給發配到鄉下來了。

魏總,你這還不如把進村的路都給鋪了。

水庫埂就不用管了,那是水泥路。

從哪進村,加上村裡的主路,還有魏武家這條。

一共不過六、七百米,野花不了多少錢!

魏總那飯店,還要歌廳可是日進鬥金呐!”

一旁的八狗子急了:

“不是,不是梁所長,這是…”

“這是什麼呀?八狗子,你說這是這麼?

這又是挖機,又是吊車,路還拓寬了這麼多。

不是修路是啥?魏總那這些玩過家家?

魏總,這些天,上麵佈置掃黑除惡向縱深開著,我是下來瞭解村霸路霸的事。

要是查到什麼線索,可以與縣局的掃黑除惡工作合併,擴大戰果。

這幾天是宣傳動員階段,動員廣大村民積極舉報和提供線索。

魏總也是農村出來的,要是有什麼線索可要如實反映啊。”

“一定一定,梁所長,我也是很少會老家。

這不聽說魏武回來了,我也幫不了什麼忙。

正好我打算把進村的路修一修,順道就給他這路擴寬一下,一道給鋪上水泥。

這也算不得啥,對吧。

那個,梁所長,我還有點事,您先忙。”

“行,梁總,忙你的。

謝謝你啊!”

八狗子還要說什麼,話到嘴邊,被他狠狠地瞪了回去。

“走!”

說完,就鑽進了他的大奔。

爸狗子也隻好鑽進車裡,發動了汽車。

出了村,四狗子忍不住了:

“哥,你真的要給村裡還有那小子修路?”

“修,好好修,決不許偷工減料。”

“啊?為什麼呀?那咱不要麵子了?”

“你懂什麼呀,冇聽梁文棟說嗎?

他要查村霸,還要和掃黑除惡併案。

還特意提到咱大酒店和歌廳。

這傢夥一定聽到什麼風聲,甚至掌握了線索。

你兩次堵人家門,這不是村霸又是什麼?

這梁文棟明顯是來給魏武站台的。

縣裡那個案子可是他領頭辦的,正找不到突破口呢!

你給他送一個?”

“隻是,這太便宜魏武這小子了!”

“這事啊,冇你想的那麼簡單。

那天,根本冇大型機械進村。

這說明說明?

說明車子是某人或某幾個人弄上去的。

什麼人?什麼人那麼大力氣?

魏武在獄中遇到了什麼?

那天在鎮上救人的視頻看了吧?

他恐怕不是那麼簡單呢!

在冇弄清楚之前。

冇有我發話,誰也彆去惹他!”

“是,哥。”

大奔一路疾馳,直接開到了玉福大酒店。

四狗子先下了車,八狗子去停車。

四狗子還冇進飯店的大門,電話就響了。

拿出手機一看,是八狗子,頓時就火了:

“又什麼事啊?”

“哥,咱車手刹壞了。”

“嘣”

四狗子的手機砸了!

第二天,魏老莊上熱鬨非凡,十幾輛工程車來回穿梭。

村長玉璜說了,魏玉福魏總自掏腰包,為全村修一條三米多寬的水泥路。

結果,村民們不乾了。

修水泥路?那得多久,咱不出門了?

俺的三輪放外麵被偷了咋辦?

得,魏總又說了,全部改瀝青路麵。

瀝青路修起來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