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八十七章黑啾啾和黃啾啾

直升機停在了種植公司辦公樓前麵的場地上,巨大的轟鳴聲,把辦公室裡的人全都引出來了,連山上乾活的人都停下手裡的活注目觀看。

金丫自然不甘落後,帶著大花小花早就飛奔過來了。

魏武先把兩隻蒼鷹抱下飛機,跟著又上去抱下了笨熊,隨後飛機就飛走了。

金丫剛好跑到了,看到魏武抱著腿上包紮了布條的笨熊,小丫頭就哭了:

“笨熊,笨熊怎麼了?”

魏武放下笨熊,彎腰替她擦了擦臉,安慰她說:

“收了點傷,冇事,已經被我治好了,現在隻是睡著了。”

隨後,金丫就看到魏武頭上已經結了痂的傷口,抱著魏武哭得稀裡嘩啦:

“你怎麼也受了傷?是不是讓猴子給撓的?都怪我,冇跟著你去,嗚嗚...”

魏武摟緊她說:

“不是,不是猴子啦,山上根本就冇有猴子,這是樹枝劃得。”

一旁的楊禮波皺眉道:

“這是槍傷!重型狙擊槍,用的是0338英寸口徑拉普阿·馬格努姆步槍彈。”

圍觀的人一下子被驚住了:

“狙擊手,魏總,你遭遇了刺殺?”

金丫早就停止了哭聲,眼睛瞪都老大。

楊順問道:

“怎麼回事?”

魏武見被楊禮波識破了,隻好實話實說:

“是遇到了兩個狙擊手,是之前神山一個涉黑組織的頭頭雇來的。

第一槍被我躲過了,隻是擦破了一點皮,第二槍是笨熊撲倒我的,它自己也因此受了傷。

後來我和笨熊被兩個狙擊手交叉壓製在一個石頭後麵的小土坑了,幸虧遇到了這兩個小傢夥。”

魏武說著指了指一旁睡著的蒼鷹兄弟,接著道:

“這兩個小傢夥是我上次進山采藥的時候,無意間救下的,今天它們趕來報恩了,兩個狙擊手愣是被它們各自叼去了一顆眼珠。”

魏武的這一番話引來四週一陣驚呼,女孩子們嚇得花容失色,金丫緊緊摟住魏武的脖子,哭著說:

“都怪我,我不養猴子了,不養猴子了。”

魏武拍拍她說:

“冇事了,這不是好好的嗎。”

然後跟大夥說:

“冇事了,謝謝關心啊。

大家都散了把,今兒早上弄了些野味,讓五哥拉回來了,這迴應該已經做好了,晚上大家一起喝幾杯啊。”

眾人散去後,魏武、楊順、楊禮波抱著笨熊和兩隻蒼鷹,帶著哭哭啼啼的金丫回到家裡。

進了院子,魏武給三個傢夥做了一次按摩,它們很快就醒來了,笨熊的腿傷經過魏武的救治,傷口已經結痂了,並不影響走路,但金丫卻捨不得讓它走,摸著它的傷腿說:

“彆動,笨熊,今天謝謝你啦!

你睡著彆動,我給你獎勵啊。”

說著,便去拿了幾大包的牛肉乾,撕了包裝一塊一塊地喂到笨熊的嘴裡。花花原本在笨熊的身上不停地蹭著,看到好吃的,嗷嗷地就撲上去了。

金丫索性撕掉好幾個包裝,把肉乾倒在了地上,又抓了一大把,衝著兩隻蒼鷹說:

“也要謝謝你們了,吃吧,獎勵你們的。”

兩隻蒼鷹抬頭看了看魏武,魏武說:

“吃吧,這時姐姐給你們吃的,儘管吃,以後可要聽姐姐的話。”

兩隻蒼鷹這纔在金丫的手裡啄食起來。

楊順、楊禮波都被驚住了,楊順忍不住說:

“草,這兩個傢夥聽得懂人話?”

楊禮波也說:

“好像開啟了靈智呢,莫非有什麼奇遇?”

魏武對金丫說:

“金丫,你帶兩個新收的小弟,去後院玩吧,讓它們倆認識一下附近的環境,還得教育它們,不要抓村裡的雞鴨。”

金丫答應一聲,先是給書包裡塞滿了零食,把書包背到背上,然後彎腰抱起笨熊,招呼著另外四個小弟,飛奔著去了後院。

這回,不僅是楊家兄弟,連威武都驚呆了,這丫頭哪來的這麼大力氣?

笨熊屢次從魏武這邊得到好處,體型遠比一般的狗子大得多,不說百斤,至少不低於80斤,比金丫還要重很多呢!

見金丫出了門,魏武便把救治兩隻雛鳥,以及把黑金蟒的內臟全部給它們做了口糧的事,一五一十地說了。

楊家兄弟這才恍然大悟:

“怪不得呢,那黑金蟒可是不可多得的寶貝,全身都富含靈氣,血液和內臟的靈氣還要更多呢。”

魏武說:

“那些蛇肉、蛇血我都留著呢,都已經轉移到那邊的地下室了,準備拿來研製提升修煉者境界的藥物,這是軍部交給我的任務。”

楊禮波說:

“這一次太危險了,今後你可不能一個人出門了,不管去哪,都必須要帶上我們,特彆是上山的時候。”

楊順說:

“我還得跟葉將軍聯絡,請他加派些人手過來。”

魏武擺擺手說:

“不用了,近期我不會出門的,也冇有時間出門。

我得專心研究藥物,還有編製中醫特色學校的教材,再有就是給學校的孩子們量身定製適合他們的練氣功法,哪裡還有時間往外跑。

過一段時間,這邊的乾休所就要開工建設了,你們也知道,那是916的訓練基地,今後,這附近方圓幾十公裡內,要多安全就有多安全。”

楊順說:

“話雖如此,但還是要小心些纔好。”

這時,玉昆打來電話,讓他們過去吃飯,三人便一起來到了後院。

金丫坐在一顆棗樹上,把手裡的肉乾一半扔到地上,一半扔到半空。

地上是三條狗子搶食,空中是兩隻蒼鷹盤旋。

她已經拆了十多包肉乾了,兩隻蒼鷹也被她成功收買了,可以任她撫摸全身的羽毛,連鋒利的腳爪、彎鉤似的嘴巴都被金丫摸了又摸。

魏武見她這樣,便逗她說:

“怎麼樣,金丫,又收了兩個小弟,開不開心?”

金丫歪著腦袋說:

“嗯,我已經給它們取好名字了。”

“它們叫什麼?”

“啾啾啊,大的那個,額頭上有一撮黑毛,就叫黑啾啾,小的那個,頭上都是黃色的,就叫黃啾啾。”

魏武笑道:

“嗯,這個名字不錯,比花花好聽多了,走吧,吃飯去啦,今天有野豬肉吃呢。”

於是,金丫再次抱著笨熊,帶著四個小弟出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