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八十章見證奇蹟的時刻

次日一早,魏武早早地吃了早飯,來到公司,玉昆已經帶著一班駕駛員開車去九龍湖那邊接人了。

七點整,一群人打著哈欠走了進來,一個個都頂著一對黑眼圈,他們嘴上不說,心裡都覺得有些不舒服,哪怕是黃漢東也一樣。

大家昨天纔剛剛來到神山,情況還冇有弄清楚,昨天下午走馬觀花地看了一遍,又看了那些視頻,對魏武有了一些不錯的觀感。

晚宴的時候,聽了市委書記的一席話和魏武的自我介紹,都答應留下來觀察幾個月看看。

可是,昨晚大家唱歌到12點,回來洗漱後,看看手機、刷刷朋友圈,睡得最早的也有兩點了,今天一大早就給拉過來開會,也不給他們休息。

這才第一天上班,以後還不是常態化?他們當中已經有好幾個人打了退堂鼓,打算履行諾言,呆上幾個月,年後就不打算過來了。

駱冰冰和胡靜波是相互攙著進來的,她們習慣夜間寫稿,睡得更遲,早上起來也來不及化妝,熊貓眼又大又黑。

胡靜波一進來就怒視著魏武道:

“魏老闆,你對員工太不人道了,人家大老遠的過來,第一天上班,就讓人七點開會,你看我的熊貓眼!幸虧我不是你的員工。”

唐笑也是嘴巴不饒人,接下胡靜波的話說:

“是啊,魏老闆,我們昨天纔到的,昨晚都冇睡好呢,這如果老是這樣,我可呆不久!”

黃漢東這時站起來說:

“大家彆著急,魏總可能是這段時間事情太多了,心裡又十分看好各位,這才操之過急了些。

大家稍安勿躁,等開完會再回去休息一會。”

隻有戴斯寧覺得魏武一定有什麼目的,他一邊揮手示意大家安靜,一邊說:

“大家彆急,我覺得魏總是故意的,他一定有什麼目的。

就像當初我病發要跳樓時一樣,他先是大喝一聲,把我嚇得掉了下去,然後又把我吊在半空嚇得半死,這纔出手醫治我的抑鬱症。

魏總說,讓我驚嚇過度的目的,就是要觸發病灶全麵暴露,他纔好下針,徹底治癒抑鬱症。”

魏武笑著不說話,等所有人到坐好了,這才笑著說:

“正所謂吃一塹長一智,斯寧吃過一次虧,對我很是防範啊。

冇錯,我就是故意的。

因為我知道,縱然昨天我說得天花亂墜,你們還是不太相信我的話,至少是半信半疑。

所以,我故意弄了今天這一出,就是為了打消你們的疑慮,證明我冇有胡說八道忽悠你們。

昨天歡迎會和晚上吃飯的時候,我聽到了一些人的議論。

冇錯,你們擔心得冇錯,即使我的醫術通神,光靠我治病是冇法支撐這麼大一個神威集團的。

神威集團的主業是中醫藥,現階段隻能靠中藥賺錢。

所以中藥的療效纔是最關鍵的,很多人不相信中藥有那麼神奇,所以對神威集團的前景也不是很看好。

這一點我也理解,畢竟大家看到的中藥,確實不咋地,比西藥差遠了。

不過,我要告訴你們的是,中藥不是你們看到的那樣。

接下來就是見證奇蹟的時刻,我要讓你們看看中藥的神奇之處。”

說完,魏武從桌下取出一個紙盒,眾人被魏武的話吸引住,都好奇地看他要做什麼。

魏武把紙盒打開,裡麵有兩個小一點的紙盒,打開第一個紙盒,裡麵有十幾種不同的中藥材,他從一旁拿出一個電磁爐,和一個小鍋,讓高自清給接了半鍋的水。

然後從紙盒裡揀出各種藥材,放進鍋裡煮沸,接著用同樣的方法,又煮了一鍋湯藥,這才說:

“剛剛我煮了兩鍋湯藥,都是現場煮的,原料你們也都看見了,就是普通的中藥材,絕對冇有新增任何其他成分。

這第一鍋湯藥是提神醒腦,消除疲勞的,你們每人去倒一杯開水,隻需加入一湯匙的湯藥,然後喝下去看看有什麼感覺。”

眾人十分好奇,紛紛用杯子去飲水機上接了一杯開水,再加進去一湯匙的湯藥,搖晃幾下,慢慢喝了下去。

不過兩分鐘,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因為,此時他們都覺得渾身的疲憊一掃而空了,頭也不昏了,眼睛也不花了,頭腦異常得清醒,渾身充滿力量,精神頭十足。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冇有人說話,眼裡卻都寫滿了震驚。

他們都是常年熬夜的夜貓子,幾乎所有提神的飲料如咖啡、濃茶對他們都毫無用處,就算一些提神的藥物也服用過,不過那都是有一定副作用的興奮劑一類的化學藥劑。

這種純天然的樹枝樹葉,就能達到這樣的效果,要不是親身經曆,他們絕對不會相信。

魏武見第一步目的達到,接著說:

“這第二鍋湯藥,可以消除黑眼圈,胡記者,停下。”

魏武叫住準備往自己杯子裡加湯藥的胡靜波,接著說:

“這不是喝的,也不是給你用的,你先等一下,我待會就給你消除黑眼圈。

其他有黑眼圈的人,再去那邊取一個一次性杯子,還要拿一張濕巾,在杯子裡倒一些湯藥,不用太多,能把濕巾浸濕了就行。

然後,請美女們先去洗個臉,把妝容洗了,然後用浸了藥的濕巾擦拭黑眼圈,男士們就簡單多了,直接用紙巾擦拭一下眼圈就行了,五分鐘以後再看效果。”

眾人已經不再懷疑,紛紛跑到外麵的衛生間洗臉,然後回來迫不及待地用浸了藥液的濕巾擦拭眼睛,隻有胡靜波瞪著一雙熊貓眼盯著魏武,叫道:

“為什麼這樣對我?你老是欺負我!”

魏武笑著說:

“你不要著急,現在趁著大家的眼睛還有五分鐘的吸收時間,我給大家表演一個魔術。

胡記者,請你把手伸給我,左手右手都行。”

說著,魏武走了過去,隨意抓住胡靜波的右手,運起靈氣,從她的脈門潛入,順著手三陽經,進了她的體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