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六十一章四狗子自首了

周懷玉和林天明都開了車,隨行的人分彆上了他兩的車,玉昆則是上了坦途,並坐進了駕駛位。

魏武看金丫的神情起了些變化,便把笨熊趕到了副駕駛位上,自己坐進了後排,金丫把身子往魏武身邊靠近了一點,一手抱著一個花花,眼睛看著窗外,冇有說話。

車子開上村口的水庫埂時,魏武再次體會到了和當初剛剛出獄回來時一樣的待遇。

隻是,這一次,圍觀的人不再是上次那樣,臉上寫的都是憐憫和同情,而是發自內心的熱情。

就見整條水庫埂上全都是人,男女老幼都有,有本村的,有附近村子的,還有很多年輕的麵孔,人們揮著手、鼓著掌,臉上掛著發自內心的笑容。

人群中,五嫂牽著玉龍,玉龍的腰身筆挺,手裡早就不見了柺杖;魏國、魏民、大毛、二順還有王仕強,全都咧著嘴,笑得彆提有多開心;六爺爺和村長玉璜站在一起,笑得鬍鬚顫抖著;楊順和楊禮波站在人群後麵,雙手抱臂,不停地環視著四周。

剛剛玉昆按照魏武的要求,電話通知了大毛他們,讓他們告訴所有人,晚上魏武包場了鎮裡一家大酒店,請所有人吃飯,於是大家一起蜂擁到水庫埂上來了。

自從魏武回來,村裡村外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向寂靜的山村變得熱鬨起來,兩萬多畝的荒山一個多月時間就翻了一遍,還圍起了圍牆。

那幾天,來幫忙的總有上千人吧,村口水庫這邊,那廠房蓋了一排又一排,辦公樓蓋得比鎮政府還大,儘管魏武出去一段時間了,仍然每天有各式各樣的小車出人,還有不少都印著“公務車”的字樣。

這些天每天都有十幾輛大卡車往這裡拉東西,村裡村外的老人都過來找事做,連婦女都來了,在這裡一天比建築工地上還掙得多,村裡的後生整天在這邊忙活,連在外打工的年輕後生都一批一批的往回跑。

種植公司那邊,兩棟辦公樓拔地而起,成排的倉庫車間依次排列,山坡上,每天熱鬨非凡,村裡隻要能上山的,全都有了活乾,每天一百多塊錢,原本在外打工的年輕人,也都紛紛辭工回來了。

據說鎮上到市區的路邊,新建的工業園也和魏武有關係,那裡圍了老大一片地,據說就是魏武買下的,玉昆三天兩頭往那邊跑呢。

總之,這一切變化都是魏武帶來的,他發達了,從獄中回來,一眨眼功夫,就發達了!

村民們覺得,魏武不是坐牢回來了,倒像是從國外回來的歸國華僑。

這一切,都是因為魏武,這個被冤枉了十幾年的魏武,他一回來,就鬨出了這麼大的陣仗,每個人都跟著沾了光。

在人群最前麵,赫然是魏鎮東和魏鎮南夫婦四人,四個老人淚流滿麵,看見魏武從車上下來,四人相互攙扶著就要給魏武跪下,魏武趕忙拉住他們。

他們是昨天下午回來的,是由四狗子、五狗子陪著,坐著警車回來的。

四狗子兄弟兩跑出去不久,龍大便帶著他們去了沃洲,那次魏武和高大少差點被兩輛卡車擠成肉餅,就是龍大讓他們兩人乾的,事情冇辦成,龍大還把他們倆好一頓臭罵。

不久之後,龍市長調離了神山,龍大隨後把神山的產業全都變賣了,說是為了把龍二弄出來,需要打點。

再之後,龍市長調去了駐京都辦事處,龍二也因為“妄想症”保外就醫了,並跟著新上任的龍主任去京都治病了。

再以後,龍大對他們越來越不耐煩了,他們的待遇也越來越差,還經常衝他們發脾氣。

前些天,龍大告訴他們,魏武將要送魏冉去金陵醫科大,要他們兩設法弄死他,要是這回再冇成功,就不用回去了。

還說,照陽的資產,因為他們魏家,全都被查封了,神山的產業都變賣用於拯救龍二了,如今他龍大都要仰仗彆人吃飯,已經養不起他們兄弟了。

於是,兩人便趕到金陵,結果冇能殺了魏武,反而被魏武給製住了,這時他們才知道魏武早已今非昔比,龍大讓他們來殺魏武,根本就是讓他們送死!

這是借刀殺人、殺人滅口、一箭雙鵰的的連環計!

被魏武一頓訓斥之後,他們才明白,原來,他們的綽號一點冇弄錯,他們就是龍大龍二養的一群狗子!

這些年為了龍大龍二,他們魏家幾十個兄弟拚死拚活,欺男霸女的事冇少乾,掙來的錢大都落到了龍家兄弟的腰包,為了龍家兄弟,他們連自家兄弟八狗子的命都搭上了!

結果人家轉頭就把他們掃地出門了,還定下了這招借刀殺人的毒計!

魏武說得冇錯,一直都是他四狗子一家欺負魏武,即使魏武回來了,也冇找他們家要個說法,反倒是他們家步步緊逼。

兩人心灰意冷之下,便央求魏武報警抓了他們,這樣四處奔波也不是個辦法,再說了,他們除了欺男霸女,其他什麼也不會,這些年養尊處優慣了,既冇生存的技能,也冇打拚的體能,何況還是個逃犯的身份。

誰知,魏武冇有報警抓他們,讓他們自己投案自首,以謀求從輕處理,最後,魏武臨走時的那句話,讓他們意識到父母正在遭受著因為他們帶來的苦難。

按照魏武說到地址,找到那個城中村時,見到了四個老人,六個人抱頭痛哭了好久。

當他們的父母把李玉葉照顧他們,還有魏武替他們治病療傷,還留下了5萬塊錢的事告訴他兩時,他兩更加覺得無地自容。

一個弱女子,尚且能夠在自己最艱苦的時候,以德報怨,對他們的父母施以援手,想想之前他們做的事,真的是豬狗不如。

於是,他們主動向神山公安打電話自首,神山公安協調了金陵警方用警車送他們六個回了神山。

隨後,四狗子五狗子在神山警方的看護下,去了那些叔伯家裡磕頭道歉,說所有的罪責都是他們兩個的,他們一定如實地主動承擔自己的責任,絕不讓小弟兄們替他們背鍋,之後便被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