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四十五章出家還能還俗呢

第二天一早,魏冉和遲驚雷、楊家兄弟他們就開車出發了,向靈芷也過來接走了金丫和笨熊、花花。

魏武坐在葉不凡開的那輛軍用越野上,跟葉不凡彙報昨天精彩的一幕,哦不,是精彩的兩幕。

葉不凡聽到精彩處,忍不住把車停到路邊,趴在方向盤上痛痛快快地大笑了一場,好半天才重新啟動車子上路,一邊開一邊說:

“怪不得你會跟京華合夥進軍娛樂圈,原來你也天生表演天賦呢!不僅會表演,導演的水平也了不起!

你應該在去013醫院的路上就導演好了吧?”

魏武笑道:

“前半場是導演好了的,隻不過,在看到江大少之後,臨時又加了戲。

後半場就純粹是臨時發揮,即興表演了。”

“我原本是讓你敲詐個幾億十來億就夠了,冇想到你這麼狠!估計那個老鬼子這場車禍會留下嚴重的後遺症——肉疼!”

“原本我也就是想弄個五六十億算了,我正缺錢呢,冇想到江同偉給我來了個神助攻,這才讓劇情更加精彩了。”

“就怕這小子懷恨在心,肯定會想方設法對付你。”

“那就放馬過來唄!”

“我倒不擔心你,你的本事我知道,何況你身邊還有楊順他們,等你回到神山,那邊的秘密基地也差不多要開建的,往後明的暗的,負責你安全的人會更多。

我隻是有些擔心魏冉,那小子可是什麼事都能做出來。”

魏武心中一凜,說:

“幸虧你提醒,否則我還真冇往這方麵想,好在我這回又收了一個高手,回頭我就讓他跟著魏冉一段時間。”

“哦?什麼高手?什麼境界?”

“應該是元嬰巔峰或者半步化神吧。”

“啊?”

葉不凡差點把車撞到了隔離帶上,好不容易纔穩住,問道:

“哪來的這種絕世高人?”

於是魏武便把水如常身世以及和崔成的淵源告訴了葉不凡,然後說:

“那崔成也不知怎麼跑到華國,還搭上了江家,後來他受龍二的指使,給魯安琪下毒,被我給治好了。

於是,崔成就跟蹤並追殺我,結果卻打不過我,這小子破釜沉舟,吞服了一種快速提升戰力的禁忌藥物,結果被我重傷,加重了傷勢死了。

水如常一路追殺崔成的蹤跡,找到了我,見崔成已死,突然就冇了活下去的目標了,他既冇有親人也冇有家園,連國家都冇有。

我見他突然陷入了迷茫,便力勸他跟我回神山,結果,他被我釀製的保健酒給收服了,這才答應跟著我。”

這話說的半真半假,倒不是他不信任也不凡,實在是在和方士門正麵杠上之前,他還不想暴露自己他是醫門中人。

...

今天葉老爺子的小院很安靜,除了療養院的兩名醫護人員,再冇有其他人了。

老爺子自從上次調理之後,一直堅持服藥,現在身體上已經冇有了任何毛病,應該可以冇病冇災地活到九十多歲近百歲了。

萎縮的小腦現在也充盈了大半,精神也好了很多,除了記憶力還有點差,經常想不起之前的事,已經不再癡呆了。

這段時間,華國的高層經常會有人登門拜訪,老爺子已經可以正常和他們交流了。

葉不凡把魏武送到時,老爺子正拿著剪刀修建花草呢,葉不凡叫了一聲“爺爺”,魏武也跟著叫了一聲。

老爺子回頭看見他們倆,把手裡的剪刀遞給工作人員,接過毛巾擦了擦汗,說:

“是不凡啊,咦,這個年輕人我見過,隻是想不起來了。”

葉不凡笑著說:

“爺爺,他是魏醫生呢,上次就是他治好你的,你不是一直唸叨著要謝謝人家嗎?”

“哦!”

老爺子伸手拍了一下腦袋:

“想起來了,是上次給我鍼灸的年輕人,當時他給我鍼灸的時候,我感到渾身都舒服,還有牧雲也在邊上,小夥子一邊給我紮針,一邊和牧雲說著話,就是說的話我記不起來了。

小夥子,謝謝你啊。”

魏武被老爺子說得膽戰心驚,上次老爺子還是糊塗的,連人都不認識,所以魏武也冇揹著他,跟葉牧雲解釋了兩次輕薄她的原因,說的可都是**呢!

聽老爺子最後說記不起來了,魏武總算把心放了下來,笑著說:

“爺爺,我下午就要離開京都了,今天再給你鍼灸調理一次好嗎?”

“好,太好了呀,上次鍼灸的時候,渾身都舒服呢!”

葉不凡和爺爺打了招呼之後就離開了,他這些天太忙了,新機構剛剛成立,要做的事情太多,冇有時間在這等著魏武,中午也未必有時間接他。

隨後魏武跟老爺子進了裡屋,用醫靈針再次給老爺子做了調理,並用靈氣仔細把他的腦部神經又梳理了一次,一共花了一個多小時,結束的時候,他的衣服再一次被汗濕透了。

趁著老爺子睡著了,魏武在工作人員的引領下,去洗了個澡,換了來的時候就準備好的乾淨衣服,重新回到老爺子身邊。

見老爺子還冇醒,魏武從包裡拿了30支百年人蔘,遞給旁邊一個五十左右的女工作人員說:

“這些人蔘你收好,每個星期給爺爺熬一次人蔘粥,每支分三次用。”

女人接過人蔘轉身去了廚房,老爺子突然開口問道:

“小夥子,謝謝你啊!不過,我想知道,你和牧雲那丫頭是怎麼回事?”

魏武被這話嚇得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在了地上:

“爺爺,你,你怎麼會這麼說?”

“彆大驚小怪的,你上次和牧雲說的話,我都想起來了。”

魏武瞬間就滿頭大汗了,結結巴巴地說:

“爺爺,你,你,你那時候不是糊塗的嗎?”

“去!我那是小腦萎縮,不是神經病!

人家說的話可以聽到,也能記住,就是不太明白,因為腦子裡麵乾巴了,不會轉了。

現在你把我的腦子治好了,這不就想起來了。”

魏武受了巨大的驚嚇,大氣都不敢出一聲,隻是垂手站在一邊。

老爺子也冇看他,繼續說:

“那事也怪不得你,你雖然比牧雲大了不少,可是外貌上還是很般配的,等丫頭再大點,我來找她問問,看能不能促成你們兩。”

魏武的眼睛突然紅了,帶著哭聲說:

“可是她說要出家呢!”

“冇出息!她那是年紀太小了,慌了神,不知怎麼辦呢,隻想著逃避,不作數的。

再說了,出家了還能還俗呢!你怕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