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四十四章你爸是李剛嗎?

談妥了診費,後麵的事情就簡單了,魏武先是換了白大褂,進去給一老一少的兩個傷者號了脈,然後又出來了,慢慢給銀針消了毒,又不急不緩地開了兩副藥方。

江同偉早被幾個人捂著嘴,拖到行政樓的接待室去了,要不然,可能診費還得漲價。

小護士已經出來催了好幾遍了,直到手機傳出“滴”的一聲響,看過銀行到賬簡訊通知後,魏武才進了手術室。

等他再次走出手術室的時候,兩名傷者都脫離了生命危險,各項身體指標也都開始恢複了。

傷者是一老一少,一男一女,一個七十不到的老頭,一個二十不到的女孩,其中女孩的傷勢要更重一些,一根斷骨刺在了心臟上,老頭的傷勢主要在頭部,顱骨裂了好幾塊。

要不是魏武出手,這兩人絕對挺不過半小時。

兩個藥方都是長長的一大串,每個方子都有60多味藥,而且都是最常見的普通中藥,看上去毫不起眼,可要是像洪老那樣的中醫大家看,一定會拍下來拿回家細細研究。

因為,這麼多的藥材陪在一起,要想冇有任何毒性,還得要有不錯的療效,簡直比登天還難。

魏武當然有更簡單有效的方子,之所以要開出這樣的方子,主要就是不想讓好方子外泄了,倭國的傳統醫術也是華國傳過去的,和中醫差不了多少,那些神奇的方子還是不要給他們看到纔好。

這兩個方子用藥過於普通,看上去毫無稀奇,但是冇有魏武的嗅覺能力,無人敢用,何況魏武是根據傷者的體質、傷情、五行之氣的特征、年齡甚至體重,費了好大勁才弄出來的,這方子隻能用在這兩名傷者身上,若是換個人用,不但冇有治療效果,甚至會加重病情。

臨走的時候,魏武跟那個四十來歲的倭國人說:

“這兩副藥是分彆跟兩名傷者的,每天早晚各一次,開水煎服,要堅持服藥百日,才能徹底恢複,若是中途斷了,傷情必定會出現反覆。”

那個倭國人千恩萬謝地接了過去,雖然他最終花了100億華國幣,但短短兩個小時,他的社長和大小姐都脫離了危險,身體的各項指標都在快速地恢複,這筆錢總算冇有白花。

若不是姓江的那個蠢貨,他就隻需要花20億,還是停劃算的。不行,等社長醒了,得給江家在倭國投資的產業找點事,把那損失的100億找補回來!

魏武現在的境界大升,靈力早就可以收放自如,他在給這兩個傷者救治的時候故意留了一手,冇有讓他們立竿見影地康複,隻是讓他們脫離危險後慢慢恢複。

而且,魏武最後說的並非危言聳聽,若是真的冇有按照他的吩咐服藥,傷情必然會有反覆,到時候就算是神仙下凡也救不了。

魏武估計,按照那個老鬼那種極端**的秉性,很難堅持服用百日的中藥,那他就必死無疑了!而且,魏武有言在先,他自己作死,就怪不得魏武了。

離開的時候,魏武再次遇到了江同偉,就在013醫院大門口的停車場。

魏武上了那輛軍用越野,司機剛剛發動正準備起步的時候,一輛火紅的法拉利跑車突然擋住了車頭,跟著車窗玻璃緩緩降了下來,露出了江同偉氣得扭曲了的臉。

江同偉咬牙切齒地說:

“好小子,龍二一直提醒我不要小瞧你,我一直冇在乎。

冇想到,我還真小瞧了你!

從今以後,我會認真對待你了!”

魏武笑了:

“江大少這是想下車打我一頓,還是一直攔著我不讓走,等葉將軍親自來提車?”

江同偉惡狠狠地說:

“小子,你也彆得意,很快你就會後悔的!”

說完,一腳油門轟下去,跑車飛速竄了出去,可是還冇竄出去十米,突然,跑車的方向一偏,撞向了旁邊停得整整齊齊的一排豪車上,“砰砰”幾聲,至少有七八輛車撞在了一起。

江同偉在車裡呆了好幾分鐘,才被不遠處一邊狂奔過來,一邊怒吼尖叫的車主驚醒了,灰頭土臉地下了車,卻聽見魏武笑著說:

“江大少也就這個本事,不敢撞葉將軍的車,卻拿普通老百姓出氣!”

話音未落,一個肥胖的中年婦女“啪”的一巴掌招呼到了江同偉的臉上,跟著他的後腰又中了一腳,一個趔趄就趴到了地上,接著背上又被踹了好幾腳。

幾個壯漢一邊踹一邊怒喝:

“媽的,老子剛買的車,100多萬呢!”

“老孃這車你也敢撞!”

“惹不過人家,就拿爺爺的車出氣,當爺爺好欺負嗎?”

“揍他,老子最恨這種仗勢欺人,卻又欺軟怕硬的富家大少了。”

等到一群保安衝過來拉住那幾個怒火萬丈的車主,扶著江大少起來時,路人赫然發現地上多了幾顆白生生的牙齒,在路燈的照耀下熠熠生輝。

江同偉氣瘋了,捂住嘴“嘶嘶”地吸著冷氣,整張臉血肉模糊,嚴重扭曲著,嘴裡還不忘逞強:

“你們敢打我?知道我是誰嗎?

信不信老子分分鐘滅了你們全家?”

那箇中年婦女離得最近,二話不說,又是一巴掌招呼上去,結結實實地揍在了滿是鮮血的臉上,罵道:

“打你怎麼了,老孃的車停在車位上給你撞了,還這麼橫,你爸是李剛啊?”

其他幾個車主也喝道:

“打電話報警,把車牌號拍下來,上傳到網上去,看看是哪家的豪門少爺。”

“對,人肉他,看他是個什麼貨色?”

“這輛車好幾百萬呢,該不是他老爸是個碩鼠吧?”

魏武衝江同偉揮揮手:

“再見了,江大少,祝你好運!”

圍觀群眾頓時抓住了重點:

“江大少,莫非是那個江?”

“江家的?怪不得這麼囂張!”

“撞了人家的車,還要分分鐘滅了人家全家,不是那個江家,還要哪個有這樣的底氣?”

“江家的也不能這樣胡作非為吧?”

江同偉這時候也不敢太招搖了,見到有人過來拍他的車牌,急忙跑到車頭去阻攔,卻是一眼瞥見跑車癟著的右前輪上,紮著一根長長的竹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