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三十四章半白、灰白、全白

三個老人身材相貌都極其相似,唯有頭髮有些區彆,分為全白、灰白和半白,勉強可以分得清。

見魏武被牢牢地圍在了中間,那個頭髮半白的老者冷笑道:

“你是薑家的小子?”

魏武裝傻充愣:

“三位前輩莫非和薑家有仇,那你們可找錯人啦,我姓魏啊。”

“彆裝了,那個小歌星身上的毒是不是你解的?”

“這個前輩應該已經知道的,我隻是暫時壓製住了毒性,並不能解了那毒。”

“這不就對了?普天之下,除了醫門的人,冇有人能壓製住丹藥的毒性!

你小子就算不是薑家的,至少也是醫門的,我們一樣留你不得!”

魏武知道今天無法善了,也無意再隱瞞:

“果然是丹藥,你們是方士門的?”

“嗬嗬,不打自招了?小子,你是醫門的什麼人?”

魏武冷哼道:

“當年方技家老祖立派,將神農所創醫術和丹法分彆傳與醫經家和方經家,是要你們從醫丹兩種途徑探索病之根本和人之潛能,是要你們懸壺濟世的,丹藥本是用來強身健體、治病救人的,怎的到了你們手裡,倒成了害人的毒藥?”

三人同時身體一震,那個頭髮灰白的老者冷聲問道:

“小子,你到底是誰?”

魏武道:

“彆問我是誰,醫經、方經兩家意見不合而分立,本無可厚非,可是暗殺醫家後人、殘殺同門,豈是方技家門規所能容忍的?

回去告訴計無形,立即停止殺戮同門,把精力轉移到丹藥煉製和修煉上纔是正途。

當今的華夏,前所未有的團結、安定和富強,你輩不遵從神農組訓發揚中醫藥,謀求造福人類,卻整天想著法子去暗殺醫門的後人,若是神農九天有知,豈能容得下爾等!”

魏武這一番話說得大義凜然,唬得三人麵麵相覷。

這些話原本是他準備糊弄那個眯縫眼老者的,明知打不過,魏武就打算用自己瞭解到的方技家秘聞,來忽悠忽悠他,因為魏武看出那個老者並非邪惡之徒,說不定可以爭取到一點時間求得一線生機。

灰白老頭一聲怒吼:

“一派胡言!醫經家化身醫門,兩千多年來,殺的我方士門門人還少嗎?”

魏武故意攪渾水:

“醫經家確實和你們一樣,違背了方技家老祖的立派初衷,不去潛心研究醫理藥理,卻是忙於同門相殘,也太不成器了!

不過,你們方士門竟然將枯榮丹用在普通人身上,這也是方士門門規所允許的嗎?”

三個老者頓時張口結舌,半晌說不出話來,半白老者呐呐地說:

“那個崔成是不久前來自外域的,最近才拜在我師兄門下,還不瞭解方士門的門規。”

“哦?不久前纔來自外域?那他如何習得煉丹之法?”

半白老者正要說話,頭髮全白的老者搶先道:

“先不管彆的,拿下他再說。”

於是,三人突然就逼了上來,頭髮花白的老者一馬當先,衝著魏武一掌擊來,另外兩人則是圍在魏武斜後方,並冇有出手,隻是防止他跑了。

魏武上次升階後,進入丹成境,給外人的表象就是金丹境,他們三個元嬰強者,要是圍攻一個金丹,傳出去豈不讓人笑掉大牙。

魏武聽到老傢夥說的是“拿下”,而不是“殺了”,心中篤定了許多,看來這一頓胡言亂語多少起了點作用,隻要他們不下死手,說不定就有了生機。

魏武也不再言語,全力展開**鬼步,配合峨眉刺的招式開始搶攻。

全白老者“咦”了一聲道:

“小心了,這小子有些古怪,似乎不是表麵看到的簡單。”

半白老者當然也不是吃素的,拳腳展開,如風輪一般向魏武壓了過來,魏武不敢硬抗,以**鬼步圍著他轉起了圈子,同時抽空遞出去幾招。

說時遲那時快,不過短短幾分鐘,兩人已經交手一百多個回合,魏武慢慢摸清了對方的套路,突然招數一變,再次搶攻了上去。

這一回,魏武奇招迭出,峨眉刺的招式裡還暗藏著無影鬼手,竟然逼得半白老者連連後退,這時,那個灰白老者突然欺身上前,一拳砸向了魏武的後腦。

魏武做夢也冇想到,這老傢夥太不講江湖規矩了,一個元嬰強者,居然搞偷襲!此時變招已經來不及了,情急之下,手裡的峨眉刺脫手而出,朝著側後的灰白老者電射而去。

卻冇想到,灰白老頭根本就是虛招,他見魏武的峨眉刺招式精妙,把半白老者逼得連連後退,便故意出手假意偷襲,目的就是誘使魏武扔出峨眉刺,這樣魏武就冇法跟半白老者抗衡了。

此時見到陰謀得逞,隻是虛晃一步,便讓開了峨眉刺,站定身子說:

“好小子,還想把老夫拖進來,哼,老夫纔不屑與你動手呢!”

魏武肺都氣炸了,卻又無計可施,對麵的半白老者已經占了上風,好幾次差點就擊中了他,他隻能全力應對。

急切之下,魏武就地一滾,滾出去的同時,從揹包裡拿出來那根髮簪,這玩意接近三十公分,是他身上最長的武器了,而且應該也可以使出峨眉刺的招式來。

魏武髮簪在手,突然長身而起,運起全身靈氣,握住髮簪的尾部,將簪子前端的尖頭衝著半白老者全力遞出。

卻不想,那靈氣透過了髮簪,在簪子的前端發出了半米多長的黑色光芒,半白老者躲閃不及,衣服下襬被掃掉了一大片,跟著肋下就滲出了一縷血線,“噔噔噔”一連退出了十幾步。

魏武冇有急著追上去,一來他也被髮簪的威力嚇了一跳,二來是他聽出了幾百米外還有人,也不知是敵是友,這才站定下來,全神防備。

就在他剛纔向半白老者刺出髮簪,髮簪前端黑光爆出的時候,他聽到了幾百米外有人輕“咦”了一聲。

三個白髮老人冇有他那樣的聽力,此時見半白老者吃了虧,另外兩個都不顧身份地圍了上來,打算一舉拿下魏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