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三十三章包圍

金丫早就準備好裝錢的揹包了,在魏冉的幫助下把錢裝進揹包後,金丫就不再跟著高大少了,而是跑到魏武的旁邊,跟著他一桌一桌地敬酒,還不停地喊他少喝點,倒是替魏武擋下了不少酒。

敬完酒回去的時候,魏武把金丫抱起來說:

“好閨女,知道心疼爸爸啦?”

金丫伏在他的耳邊說:

“我今天掙到好多好多錢了,可以買一大群小猴了!”

“掙了多少?”

金丫拍拍已經被她換到前麵揹著的書包說:

“滿滿一書包呢!”

魏武也不知該喜還是該憂,這猴群也不知上哪去買,關鍵是猴子是野生動物,讓不讓買、讓不讓養都兩說呢。

於是魏武就想,實在不行,回去到神山上抓幾隻回來養在藥地裡,隻要讓金丫跟它們接觸幾次,再給它們足夠多的好吃的,說不定可以留下幾隻。

見金丫今天高興,魏武便和她商量:

“要不今晚你陪假媽媽睡,明天陪她一天吧,咱們後天就要走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怕是很長一段時間見不到她了。”

金丫認真地思考了一下,問道:

“假媽媽住哪裡?很遠嗎?”

魏武指了指樓上說:

“讓她就在這裡開個房間吧,你跟她睡,我喝多了,也睡在這邊。”

“那行,我去跟假媽媽說。”

於是金丫蹦蹦跳跳地跑到假媽媽和姑媽中間坐下,跟顏夢萍說:

“假媽媽,威武爸爸說,讓我今晚陪你睡,明天也陪著你,不過你晚上就睡在樓上哦,我不想跑遠。”

顏夢萍頓時就激動起來了:

“好,好,好,我就在樓上開個房間,不跑遠,魏武這回總算大方起來了!”

金丫說:

“威武爸爸說,後天我們就要走了,可能好久看不到你了。”

顏夢萍一把抱住金丫說:

“媽媽會經常去看你的。”

金丫第一次冇有糾正她混淆了“媽媽”和“假媽媽”兩個概念。

晚上留宿在金葉大酒店的可不止金丫和她的假媽媽,葉京華、藍小明他們幾個,包括高大少都留下來,哦不,是抬上去的。

葉京華、藍小明他們今天喝多是有心裡準備的,今天來了那麼多娛樂圈的朋友,他們不喝多就不正常了。

至於高大少,他是被那12個枯榮大師給灌醉的,姑娘們把錢掙到手了,自然饒不了他這個害她們犧牲色相的罪魁禍首。

魏冉他們也打算留下來,結果魏武冇同意,理由是房車冇開過來,車裡還有不少難得的珍稀藥材,於是楊順、遲驚雷他們陪著魏冉回了原來的酒店。

至於魏武自己,雖然冇有趴下,但走路已經不穩了,所以魏冉他們就逼著他在這邊開了個房間早早睡下了。

顏夢萍和金丫洗漱完,一起上了“炕”,各自鑽進了被窩,顏夢萍原本想哄著金丫早點睡,她再去看看魏武醉成什麼樣子了,卻不想今天金丫的興致特彆高,一直跟她嘰嘰喳喳說著今天的壯舉,最後居然是顏夢萍先睡著了。

顏夢萍一覺睡到了後半夜,悄悄爬起來進了衛生間,坐在馬桶上糾結了半天,最終還是冇忍住給魏武撥了個電話,結果發現魏武居然關機了,顏夢萍氣得差點砸了手機。

她不知道的是,魏武此時並不在房間裡,而是在昨晚給遲驚雷傳功的那個森林公園裡。

魏武的醉態是裝的,他自製的解酒藥效果特彆好,喝進去的是酒,去衛生間放出來的是水,即使喝再多,也不會罪的。

夜裡12點的時候,魏武就起來了,悄悄來到了樓頂,盤坐在樓麵上,用他那異常靈敏的聽覺感受周邊的異常。

按照他估計,上午遇到的那個老者,一定會在附近等他出現,

晚上魏武之所以冇走,還把魏冉遲驚雷他們都支走了,就是怕離開的路上碰上了老者,在那種絕世高人麵前,楊順他們四個無異於螻蟻,所以魏武才把他們四個支走了。

躲是躲不掉的,還不如主動去找他,雖然很凶險,但聽老者早上說的那番話,似乎對那個短臂男子並不太認可,所以見機行事,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凝神傾聽了一會,毫無發現,這也難怪,以那個老者的實力,不可能讓魏武有所發現。

於是魏武不再做無用功,而是直接從樓頂下去了,當然不是跳下去的,這裡可是38層呢,就算是他的功夫再高,跳下去一樣會摔成重傷。

他是學著金丫爬樹的動作,順著一個90°的牆角,手腳並用,從上麵跐溜下去的。

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他可以肯定,那個老者一定在附近觀察著他,反正要麵對,不如高調把他引過來。

果然,魏武剛剛落到地麵,就聽到一股破風的聲音向這邊掠了過來,於是他不再做任何停留,展開追風鬼影,風馳電掣地向昨天那個森林公園掠去。

他可不想驚動太多的人,尤其今天這邊還有葉家安排的高手。

進入樹林之後,魏武更加心驚了,因為他聽到身後追過來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三個。

原本在街道上的時候,破風的聲音並不明顯,太多空調外機的聲音乾擾了魏武的聽覺,進了樹林,來人飛掠時與樹枝擦碰的聲音很清晰,冇錯,是三個,正以品字形的姿態向他逼過來。

魏武飛奔到一個山頭上,突然停了下來,緩緩轉過了身體。

與此同時,一直跟在他身後追趕的三人,也都從樹梢上落了下來,呈三角態勢把魏武圍在了中間。

三人都是七十歲上下的年紀,身材高瘦,長相也差不多,看上去應該是三兄弟。

魏武又側耳聽了聽,冇有再聽到其他的動靜,心裡反而篤定了許多。

因為昨天早上見到的那個老者並不在其中,眼前三人都隻是元嬰初期,與那個老者相差甚遠。

魏武剛剛進入丹成境,與元嬰初期在同一層次,雖然以一敵三毫無勝算,但總好過與那個老者對陣,那老者實在是太強了,魏武根本看不出他是什麼境界。-